TGDC |《魔龙与光笔》-个人作品世界观展示

阮佳 资深概念设计师

8月11日,由腾讯游戏学院举办的第二届腾讯游戏开发者大会(TGDC)在深圳举行。大会艺术论坛中,国际知名CG艺术家,资深概念设计师阮佳带来了《魔龙与光笔》-个人作品世界观展示的主题演讲。演讲中,阮佳介绍了自己在国外亲身参与制作3A游戏开发的工作经历,给大家展示了近期的部分作品,以及讲述了自己的IP世界观故事,《魔龙冠》和《喵喵基地》的创作历程,详细介绍了每张图背后的绘画思路与具体的作图细节。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阮佳,非常荣幸能够被TGDC腾讯游戏开发者大会邀请,给大家做分享。 我是2001年3月份加入游戏行业的,在国内游戏公司工作了差不多8年半左右,然后去了加拿大一家外包工作室,主要是承接各种各样的3A商业游戏外包,在这期间参与了《魔兽》和《暗黑3》以及各类游戏中的插图和杂志和书籍的绘制。

    我在加拿大待了两年,跳槽到了美国ARENANET,把所有的时间投入到《激战2》这款产品当中,制作了差不多一年半左右,后来又接受了美国微软的西雅图343工作室的邀请,参与制作了《光环》最新的大作-《光环无尽》这个项目,这款游戏我差不多做了3年时间,算是我跟得最久的一款游戏。我回国的主要原因就是,这十几年来参与了各种各样的项目,包括Q版、机甲、科幻的,中国武侠、玄幻,各种各样的都有,想要花更多的时间来沉淀自己的项目。

1. 世界观《魔龙冠》的故事:

 

2006年的时候,当时自己编了一个故事,画了一系列的插图,想要打造个人的IP世界观,但是时间上不太充裕,只能在工作之余偶尔画一张、两张,相对来说投入的时间比较少。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我个人的安排是1/3时间接一些单子,1/3的时间做一些教育类的,剩下的1/3做一些自己的项目,可能会先以画集的形式出一本,慢慢的把世界观铺开。

《霜》

《霜》是我最新的个人作品。她是国王的长女,叫做爱瑞莎·雷云。爱瑞莎在很小的时候接受古代神明的祝福并长大后通过了各种训练和试炼,她可以小范围的控制雷电,在我的世界观设计里面她在武力方面几乎是最强的。

    这张图从起稿到结束差不多花了两年的时间,但是这两年的时间是在我有空的时候,比如是我画完个人作品或者接一些单子的时候,抽空画一画,并不是两年都在画,我估计现在让我重新画这张图,可能15-20天不到就可以画完。中间主要花费的时间是在调色彩,比如头发冷暖倾向,瞳孔颜色的选择,背景的饱和度调式,眼睛、嘴巴的饱和度、对比是怎样的,以及补色,花了很多时间调整。

这张图相当于在研究一个新的配色,基本上一看到这张图的时候,这几种颜色的搭配主要是我在用,当时创作的时候,也是在尝试比较清新点的配色,所以在不断修改。

《霜》-细节

 

这是细节部分的展示,脸上有点雀斑的感觉,头上有一点金箔跟蓝色的色彩混在一起,原图是一张很宽的作品。

《魔龙冠-一击入灭》-示范

这张图我2006年开始创作的,最近才刚刚起好名字,叫《魔龙冠》,当时的设想是一个星系,里面有很多形状,有水瓶座有人马座,我设计的这个世界观整个星座是魔龙的形状,就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当时我示范的时候只细化石头的部分,然后画一个人物站在这里,把城堡给毁掉。过了几个月以后,我觉得这张图设计还挺好的,稍微细化一下,把色调全部做了调整,人物也加了一些细节。画到这个程度的时候,觉得画面有些地方太空荡了,只有一个与地面没有接触的城堡,单独被切割出来,所以我把城堡复制出6个,最后才呈现出画面中的样子。根据这张图我设定了一个故事,其实这就是创作过程中有意思的地方,有时候你可以根据一段文字,严格按照文字画出符合的作品,有时候你画完一张作品,可以让文字把图里面的东西合理化,编撰一个故事,这在项目制作过程中其实还是挺常见的。

图中的角色叫阿扎斯,他到了一个幻境之城,画中的城堡都是一些幻象,我的设定是城堡里面只有一个是主体,你如果要从这里逃出去,必须把城堡里面核心的地方摧毁掉,如果没有找到真正的主体,打其他的地方是无效的。当然只要把主体摧毁掉,其他的幻象都会跟着消失,这是之前的现场示范,下面是细化过的作品。

《魔龙冠-一击入灭》-细化

《黑骑-阿扎斯》

 

阿扎斯一开始的角色设定是黑色的头发,到后来为了追求绝对的力量把自己陷进去以后头发变白了,这个脸应该会变成老人的脸,会瘦下去,这还不是最终版的。

《阿扎斯到达白龙神庙》

这张作品是《魔龙冠》里面的一个其中一个情节,阿扎斯召唤了白龙。

《罗门岛之战》

罗门岛之战这张,讲述灰色的龙摧毁了整个罗门岛,骑士准备跳到龙的身上去攻击他,但是力量无法与龙抗衡,军队也根本无法靠近它,结果骑士被龙打败,罗门岛也被摧毁的故事。这张作品,龙的尺寸有点偏大,真实的龙可能会比这个稍微小一点。目前这张作品还在画,不满意的地方在于龙的脖子看着不是很舒服,也改过很多遍。因为我创作每张作品的时候,都希望有一点点小突破,或者在图里面学到一点新的东西。

 

《罗门岛之战》

  

《爱瑞莎 雷云》

 这张作品表达的是,爱瑞莎在罗门岛被刺客追击。爱瑞莎回到城堡修整的时候被一些刺客突袭,准备穿盔甲跟他们战斗,因为被突袭所以只穿了一个袖子。正常情况下是全副武装的,这次正好被袭击,所以衣服没有穿完整,相对来说会稍微性感一点。

   创作这张作品的时候,我想尝试的方向是把材质区分得非常开。我早期的很多作品材质是混在一起的,比如地板上的泥土、身上的皮肤以及盔甲、头发看起来都像是一个材质做的。所以这张图我把材质分得特别开,比如头发质感,不会那么实,而是有点透明的,还有身上蚕丝这种透明的有点塑料的材质,以及盔甲、皮肤、后面的建筑,包括金属差距拉得非常开,这是画这张作品时所考虑的。

    我有一次到意大利做讲座,顺便旅游,我最喜欢就是罗马,所以当时去的时候拍了很多照片,这是他们非常有名的一个经典的广场,任何学美术的人我都推荐去罗马,巴洛克的风格是最经典的,在这个广场我拍了一些照片,我正在画艾丽莎的时候就会把巴洛克的元素用到爱瑞莎身上。巴洛克是什么意思呢?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有研究,我大概看过像花瓣或者树叶的走势,那种花纹,包括衣服的一些品牌,意大利人设计的品位包括对于美学的研究真的是非常细腻,上面的很多花纹其实就是来自于巴洛克,早期的巴洛克其实都是黄金、黑金,用得非常多,很多雕塑最后褪色以后变成了白色,很多之前有颜色,这是我在圣彼得大教堂里面拍的米开朗基罗的一个雕塑,这个天使特别特别漂亮,身上的花纹、羽毛,我当时受到了影响,把黄金的巴洛克的图案用在身上,完成了这张作品。

   之前有人问我,盔甲这么重,你用蚕丝会不会衣服掉下来?我就说这个故事的世界观是我编的,我的设定是身上的衣服是天空蚕的蚕丝,蚕差不多有两辆大卡车那么大,吐出来的蚕丝是非常坚固的,所以我的设定里面他非常牢固,绝对不会掉下来。

《罗马分享示范》

这张是我在意大利罗马的时候给学员做的现场示范,画差不多8个小时,然后回家花了两天时间调整了一下。根据他们现场给我提的关键词:法师、战士、丛林、蓝色的裙子、金色的头发、美女,把这些关键词整合,完成了这张作品。

《爱瑞莎的迷雾之森》-未完

 

当时画这个丛林的时候,我觉得配色还是很舒服的,我就把同样的调子,延续到这张叫做《爱瑞莎的迷雾之森》的作品里面,有时候我示范是一个整体,我就不花时间研究细节了,中间用同样的技法和思路套用在里面,这样主要来研究巴洛克花纹和绑头发的动作,这张图还在画,估计画完会贴出来。

 以上都是分享的都是魔龙观的内容。

2. 《激战2》3A大作,工作经历分享:

 

接下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在国外参与的一些3A项目的作品。

Guild Wars 2 Illustration

这是《激战2》的一个插图,这是一只巨型的冰霜巨龙,袭击诺恩的城市。这是一条白龙袭击《激战2》的一个港口城市-狮子拱门,我画《激战2》龙的时候,基本上画的都是龙虐待人类,人从上面掉下去,一直在逃跑,根本没有办法对抗,这样才有说服力,就像哥斯拉一样,这样看着才过瘾。

Guild Wars 2 Illustration

Guild Wars 2

Guild Wars 2 conceptual art

这是给《激战2》画的一条中国龙,刚开始设计的时候,我会跟团队讲很多西方的游戏、电影在设计中国龙的时候,他们以为中国龙的龙头就是如同蜥蜴一样,其实并非如此,中国龙是有很多的胡须和毛发,鼻子和嘴巴也并不是那么像蜥蜴,特别是嘴巴有一个圆弧形状,他有龙须和龙珠,龙角也是类似鹿角一样的。中国龙在《激战2》设计出场的时候,我也跟团队强调,一定要切记,不要像西方龙一样跳出来,如果把中国龙和西方龙用同样的形式呈现的话会出现一个问题,中国龙像筷子一样,就像人赤身裸体的站在那里。中国龙出场很讲究气氛和氛围,一般天都要阴掉,突然间出现一些云彩、几片乌云、几道闪电,先渲染一下气氛,然后龙在雨雾之间若隐若现穿梭。我当时还给他们翻译了一句话“神龙见首不见尾”,表达的意思就是这个龙不能看到他的整体。所以画的时候比较在意不要把整个龙画出来。

 

这是给《激战2》快速画的几个角色的全家福,表达的一些想法。有些游戏在早期,可能资金投入不是太多的时候,一开始把你想要表达的东西用线条画出来,拿去开会,他可能觉得这个想法不错,继续画,如果想法不好就不要往下做。这是在项目很早期的时候,概念设计提前进入头脑风暴,快速画很多的图,最后开会找一个方向。

3. 日本游戏卡牌设计:

(Smash) Gaizka, Battleaxe Bearer

 

【陽炎】黒炎の騎士

Primeval Dark Demogorgon

Orcus ,Necrodemon

这个是给日本的游戏公司画的一系列卡牌,当时的要求是,游戏里面已经有很多性感的妹子了,希望画几个恶魔系的帅哥,画完以后基本没有反馈,顶多说再细一点,画完他们自己编一个故事,比如这是什么暗影之王,而我只要画我自己喜欢的就好。

4.3D转2D创作之路:

    这个是我还是3D的时候,魔龙冠的第二张图,2006年的时候做的,这张图画的只是一部分。当时我还是3D,我想只要能够制作一张图就好了,不在乎用什么方法,所以一开始用3D建模,然后用照片直接贴上去,下面的细节也是用了很多照片,最后拼成一张图,早期的时候对于绘画不是很在意,但是2007年以后,当我转成职业画师以后,3D就不用了,照片也不用了,因为3D转2D最大的障碍在什么地方?你老是会想用一些东西辅助,这些东西在我刚开始转型的时候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以及很大的障碍,所以为了克服这一点,我就不用3D,不用照片,强迫自己用手一点一点的画。

2007年的时候,这些东西都不用了,但是还是会用一些PS的小技巧,比如选取,图层工具,毕竟手绘能力还是不够,直到去了加拿大,2011年的时候,我的手绘部分越来越多,工具使用越来越少。比如说这里有一块油画布,我在这上面画的结果跟我电脑上画的结果是一样的,作为原画师来说就是最好了,目前越来越接近这个状态。

虚空征服者Void conqueror

这张作品是2006年的时候创作的,中间的盾牌贴了古代波斯的一个文物照片,地下的草也贴的,只有快马和人物都是我画的。之前是贴的部分特别多,像云的地方,城堡都是贴的,到这张图贴的越来越少,到后来就不贴了,一点一点的过渡。

    这个角色叫末罗菲斯,是主角之一。这是刚开始第一张,当时画的时候我有刻意组合自己的风格,我就看了很多伦勃朗的油画和克林姆特作品,克林姆特别喜欢加一些金箔,以及伦勃朗的打光,还加上印度和古代波斯一些图案,当时我也是一个游戏玩家,玩《恶魔城》《最终幻想》,就把他们做一个结合。

当时画的时候,还有一点,当时一直在探索新的风格,有一次晚上太累了,做梦鬼压床,脑子清醒身体不能动,那时候看到好像自己在很深很深的海底,看到一个人物半透明的脸,结构也看得很清楚,好像可以透过皮肤看到里面的骨骼,看到里面的很多构造,有一点像水母的质感,但是又是人类的感觉,所以我就把这个风格加到画面里去,当时试了很久的时间,最后试出这个风格。这个照片发上CGTALK去以后,因为风格比较独特,获得了在加拿大《激战2》的工作机会,现在可能到处都可以看到这样,但是当时比较少一点。

5. 《末罗菲斯》,《北镜之皇女》:

血琉璃 Blood glaze

    根据末罗菲斯的图,用同样的色调画了很多,这是其中一张,这也是用类似的风格画,叫做《血琉璃》这是我当时设定的故事里面的法师,他会把一些技艺,他们不去看书,那个世界就是法师如果要学东西,就从古代的琉璃里面抽取一些记忆,比如他要写书的时候就把记忆传到琉璃里面,琉璃存储他的记忆,后人就从里面读取记忆。如果记忆是相对美好一点的,琉璃是白色,如果相对黑暗一点的,比较难受一点的记忆就会变成血红色,所以叫血琉璃,如果痛苦到不行就是黑色。作品中画的是一个术士,正在抽取血琉璃里面的记忆,这是当时的设定。

  

禁斷之門 Door Of The Forbidden

《北镜之皇女》

这张是去了美国以后厚涂跟我自己的风格做了结合,现在很多图还是用的这个配色。这张是尝试螺旋构图,这样子有一个螺旋,刻意把画面暗示出一个螺旋的形状。这是北境之皇女里面的三公主,这张图也是画了一年半左右,当时抠了很久。

半兽人

    这是一个兽人的图,具体出现在什么地方我现在还没有想清楚,总之要有一些反派,当时也是为了挑战一下,画一些肌肉上的细节和纹理,抠得比较细一点,这张图前后画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还魂饰 末罗菲斯》

这张是末罗菲斯,他身上有一个诅咒,会被魔化。当他受伤或者性命垂危的时候,身体里面的魔鬼会被觉醒,需要用法术把魔鬼镇住。

《灵音 第三公主》(北境之皇女)

这张是魔龙冠里面北境皇女-灵音公主,这是一个很高科技的文明到了魔龙冠这个星系以后,帮他们开发一些矿产,这张作品是她穿上他们的战斗服以后的样子。

    

《外域旅者》

这张作品是外侧文明的基地飞船的场景,他们在魔龙冠一个王国那边建了一个基地,飞船去探测当地的一些矿产,后来是矿区发生了一些突发事情,当地有一些魔界之门打开,灵音公主过来处理。

   

 

6,世界观之《喵喵基地》:

《喵喵基地》

这是我画的另外一个世界观-喵喵基地。核战以后,整个世界秩序全部崩坏,乱掉。当时是看了《辐射》这个游戏,特别喜欢。当时出了很多这种游戏和电影,所谓的末世,废土朋克之类的,我就是基于这个世界观做的设定。这个世界观里面就是说大部分地方已经被摧毁掉,人类要重新重建这个城市,基本上是高科技的,加上一点点中国元素。之前的《魔龙冠》有点偏西方的龙与地下城的感觉,这个《喵喵基地》是有点偏科幻+中国元素,两个世界观一起画,科幻画腻了就画一点奇幻,奇幻画腻了就画一点科幻的。

《喵喵基地》

这是一个部落,他们自己把一些古代和外星人的科技结合在一起,造了一个巨型的机甲,跟其他的部落进行对抗。这是一个比较繁荣的城市,被摧毁以后重建,因为这个地方是有水源的,所有的人类都集中到这个地方。

《凤凰城》

《飞船维护》

这是一个比较偏贫民区的地方,相对比较穷一点。这个是飞船厂,在一个城市里面的飞船厂,有比较高科技的飞船,这是维修厂,也是同一个世界观,这其实就是以中国风为主。

《喵喵城》步骤图:

 

 

这是一个喵喵基地的示范,是在一个主城区,这里有保安和守卫,参考明朝锦衣卫的设计。女角色有点像古墓丽影的设定,在城区里面偷一些黄金。

技法是示范的叫做AO画法,这个画法是先画线条,把缝隙加大,自然会呈现出真实的感觉,呈现出一种所谓的漫反射的灯光。线条起稿,最后画成写实的示范。

配色层

这是一个配色,把配色加上去。

光影层

线条层

他有一个线条层、光影层、配色层,三个层。在PS里面把这三个层用手画清楚,最后把三个层叠在一起,变成相对写实的画,当时有人以为我在画二次元,其实是一个示范,怎么把二次元画写实。如果你要往下深入的话,配色再调整还会变得更写实。

这个是最后的成品,这张图画得最累的地方就是要把203个名字变成广告牌贴到画面里面,又不能把他们全部堆在一起,大小都不能一样,所以最麻烦的地方在于怎么分配广告牌,这张图里面有6个角色,当时差点画吐血掉,画了一个多月,都不是画图了,安排的特别辛苦,一般这种图是用3D建模,而不是像我用纯手动画。

    我在网络上有发这张大图,6000*4000的尺寸,可以看到这个建筑的设计,我当时有特意研究过,关于中国中式建筑的屋顶,他有分很多种,目前国内最常见的菱字形,叫千鸟破风,另外一种叫做唐破风,目前只有在日本有,而且日本到处可以看到唐破风的形状。一开始我画的时候很担心人家说这是日本,后来我查古画宫苑图,明朝一个画师画过,里面有大量的唐破风的屋顶,画面加进去以后,整个节奏和屋顶的形状变得非常丰富,其实这是中国的东西,只是说失传掉了,目前只有画里面可以找到,实景里面没有。我在设计的时候查了很多资料。这个是千鸟破风,把唐朝、明朝时候的建筑跟高科技的东西结合在一起,再加上一点点中国香港广告牌的设计,全部混在一起,最后画出这张图。

    我在目前这个阶段,在这两个世界观上花了大量的时间,把这个故事先给他设定好,如果说以后要做游戏或者是出画集,出漫画,都是一些非常原创的个人的东西,先把基础打下来。现在我觉得有很多游戏和电影其实早期在规划和写剧本的时候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可能看哪个东西火就照着他做,没有世界观,没有故事,我想打造自己最喜欢的两个世界观的故事,把他互相讲合理,把故事编得有趣,根据故事再延伸出新的东西,这是我目前花最多心思在做的事情。

《魔炎01》

这是一个闪金猎人,叫做魔炎,画面一开始画的太油腻了,这是一个失败的尝试,当时想画非常极致的细致盔甲感觉,试试画油腻掉以后能不能控制住,结果不能控制住。

《魔炎02》

 

这是另外一个版本的魔炎,没有那么油腻了,也是比较穷一点的。就算到了核战以后,到了末世,也有一部分人生活比较好,一部分人生活比较差。

7. 材质球画法作品:

《剑与家园主城》

接下来就是我接的单子,这些作品,我在里面学了很多东西,我以前画的都是比较灰暗的,这种是比较清新一点的,这是当时接的一个单子。屋顶的蓝色、城墙的白色和绿草,材质分的非常开,当时画这张图的时候用的是材质球画法,其实思维还是3D的思维,虽然不用3D的软件了,但是3D的一个思维方式和怎么样构成一张图的方式对我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因为我觉得很多东西是比较合理的,比如材质球,城墙的材质,屋顶的材质,绿色草地的材质,云彩的材质,人物身上红色的材质。我画城墙的时候,亮度是什么颜色、暗度是什么颜色,反光的地方是什么颜色,我一开始画在这个地方,天空这是蓝色,城墙比较靠天空的,天空照亮城墙的时候,我会用吸管吸反光颜色,到时候不用再选择了,之前定下来以后就不用再调它了,两张底稿给团队看,他喜欢这个角度,我就从这个角度画,他们喜欢右边这张图,我就细化他。这张图差不多画了7天时间。

 

8.示范作品:

《Saber同人》

这是我给大家做的一张塞巴同人示范,很多新人我推荐他们一开始不要画创作,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创作,让他们设计的时候脑子里面空空的,什么都设计不出来,我建议他们先画同人,先把现有的设计表达好了,然后再去设计自己的东西。我基本上一开始是练习,练习久了画同人,同人熟了再创作,有一个渐变。

   

这是花了一天的时间中国古风的示范。我特别推荐大家画中国古风的话,多看一些唐朝的东西,这个配色不是我自己配的,是一些唐朝古画里面的还原。

9,《月之輪迴》创作思考:

《月之輪迴 Rondo of Moon》

这张图是我在加拿大起的稿,在美国的时候完成的,因为当时老外吸收到的东方文化主要来自日本,他们左右领的汉服华服就说是日本的,他们不知道以前中国都是这么穿的,所以他们对中国文化没有什么认知。那时候我画西方题材比较多,但是偶尔觉得应该画一张中国风格的东西,当时在网络上听到笛子的音乐,开始起这样一个稿,画一个中国风的女孩子吹笛子。笛子的蓝色来源于我当时在重新看《射雕英雄传》,东邪黄药师里面的笛子就是这个颜色。

   

接下来我要加一些特色,比如眉毛和额头是唐朝时候贵妃、皇后会使用的图案。我在设计一个头上的装饰或者风格是韩国跟日本都没有做过的,他们学的可能是唐朝的,或者是明朝初期的一些东西,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他们还没有学过去的,我当时找了很多的材料,发现都有点翠,就是头上蓝色的搭配饰品,我接下来开始研究,找了很多材料,点翠是什么东西呢?先用黄金打一个底,打一个外形,接下来用翠鸟的羽毛,必须是活的翠鸟,把毛拔下来,翠鸟背后的这个区域的毛,如果要做上等的点翠就只有背面这个翠蓝的部分毛,差不多只有20多根,品质就是他翅膀两侧的这个地方叫雪青,翠鸟有90多种,身上最艳的翠鸟叫蓝耳、冠头,做这种点翠要猎各种各样的翠鸟,所以做一顶头冠可能会花上万只的翠鸟,这个东西已经失传了,以后也不会复兴,因为拿濒危动物搞这种东西是绝对不允许的。虽然很残忍但是真的很漂亮,300、400年颜色不会褪色,他不像人工色彩,人工的蓝就是单独的颜色,没有别的颜色,用显微镜看翠鸟的蓝色色谱里面是有一点点红色的,中国有一顶明朝皇后的头饰是用点翠的,从不同的角度看蓝色是不一样的,有时候偏湖蓝,有时候偏深蓝,而且饱和度非常高,用颜料配不出来,而且还不会褪色。这是中国艺术品里面非常独特的东西,日本没有,韩国也没有,当时画出来贴到网路上去以后,外国人说这个东西从来没有看过,我会跟他们讲里面的故事,跟他们科普一下。

    差不多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现场提问。

阅读与本文标签相同的文章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