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学研习者《血源诅咒》篇:诅咒之血

发表于2018-09-10
评论0 979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程序行业精英群

711501594

经过了劳斯波尔的土地拍卖市场时,突然间,有一扇竖铰链窗子刚好在我头上猛地打开,然后有个女人发出来三声吓人的嚎叫声:“哦,死亡,死亡,死亡!”这让我猝然惊恐起来,连血液都凝固了。整个街道不见人影,也没有任何其他窗户开着,因为人们现在不存在任何好奇心,也没有人会互相帮助,于是,我没去理会那发疯的女人,并走进了贝尔小巷。


以上描述来自于经历了那场大瘟疫的当事人,丹尼尔·笛福出生在英国伦敦的圣珈尔教区,他在莫顿学院就学,并立志成为长老会的牧师。1665年他所在的城市发生了英国最大的瘟疫,当时他5岁,57年后他回忆往事,通过寻访生还者和查阅了大量资料,最终完成了结合史实和个人回忆的《瘟疫年纪事》


上期看了不少朋友的评论,我发现有很多人对兽化和血疗的时间顺序产生了异议,那么,本着一切理论都建立在证据上的魂学家的精神,我打算就这个问题提前进行解答。以免出现更多歧义。


游戏中我们来到的第一个场景是亚楠街道,这里的居民热情好客,我们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了一片,这些居民属于社会底层的人员,他们穿着破旧,手里拿的是柴刀.叉子.勾镰等农具,这些被抛弃的人在猎杀之夜做着最后的抵抗,富有的商人早已放弃马车和贵重物品,拖家带口回到自己的家中,祈祷能活到第二天的黎明。


混乱的街道,冷漠的居民以及不见踪影的当地政府组成了当时亚楠的风景。


事实上,亚楠兽化病的灵感来源正是《瘟疫年纪事》里那场席卷了整个伦敦的大瘟疫。从历史角度看,欧洲人对瘟疫并不陌生,在欧洲历史上一共发生了三次规模空前的大瘟疫,在1665年发生的正是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



而血源诅咒世界观中也发生了三次兽化病,一次爆发在地下,两次爆发在亚楠。


第一次兽化病摧毁了整个洛伦城。


洛伦城目前只能通过地牢中窥出一二


罗伦城是一个在风沙中消亡的旧地,据说悲剧发生的原因是兽化病的肆虐,被瘟疫笼罩的此处,应该就是亚楠未来的光景。


第二次,同时也是第一次的亚楠兽化病摧毁了整个旧亚楠。


血月将近,这条街上已尽是怪兽。 做什么都为时已晚,只能把这一切付之一炬。


第三次兽化病,发生在新亚楠,爆发也催生了猎杀之夜。


当时的伦敦居民没有想到,就在次年又发生了震惊整个英国的大火灾,城市四分之三的地区受到影响,大量房屋被烧毁,而在火灾发生时,政府因不知名的原由短暂关闭了城门,将难民隔离在外。



游戏中的原文叙述道:


在猎杀之夜,去往教堂街的大桥已被封锁。治愈教会企图抛下我们。就如同那个月夜他们纵火焚烧旧亚楠时一样。


亚楠的宗教说


当时的伦敦居民信奉基督教,城市划分为97个教区。在瘟疫发生时,政府官员常常因为失职而被教会的神职人员监督尸体的运送工作,但随着疫情的扩散,最后就连牧师自己也从教会逃离,此时的教堂里充斥着很多非国教教徒,他们在别人的地盘上救济难民和进行布道。


在游戏中的亚丹小教堂里有一个红衣老太太,从穿着来看,她不属于教会的任何一派成员,可她却在小教堂里自诩为主人,请求我们帮助她寻找幸存者。



游戏后期我们会带来不少的NPC,他们来自不同地区,拥有不同信仰,而在此时他们共同在小教堂里避难,如果玩家处理得当,这些幸存者可以一直活到我们通关为止。


对此这个红衣老太太似乎很满意,并会试探性的提出一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请求。


她想要试图和玩家成为朋友


我们可以看出她曾经是一个备受冷落的人,甚至没有一个朋友,从小巷子里救出来的傲娇男告诉我们,她是一个盲人,靠听觉和嗅觉生活,但却没有人会同情她,在流程中如果有大量的NPC死去,她甚至会提到:就连她的母亲也认为她不会成功。那是什么原因让这个红衣老太太备受冷落,她的存在又意味着什么呢?


其实原因来自信仰的不同,这个红衣老太太是整个血源诅咒故事中唯一一个生活在亚楠的异教徒,她在现实中代表的是“罗马公教”,而与之对立的,自然是对亚楠拥有实际控制权的治愈教会,对应现实中的“圣公会”。


圣公会也称为“安立甘会”即英国国教,这个教派正是1665年,大瘟疫流行时期控制教区的派系,而游戏中的亚楠,主城区的所有教徒都无影无踪,就连主要神职人员都龟缩在上层的教区,这也和大瘟疫时期的伦敦如出一辙。


简单来说,圣公会的前身是天主教,他们实行三阶级的圣职,即第一为:主教(Bishop)第二为:牧师(Priest),其次为会吏(Deacon)。虽然他们也自称为天主教的继承者,但“圣公会”却不承认宗教最高领袖“教宗”的地位,因此罗马方面并不承认他们为天主教,而是称其为“新教”。


而罗马方面的高级神职人员“枢机主教”其服装以红色为主,民间俗称“红衣主教”。


真实红衣主教们


事实上亚楠地区原有的教会就是这个红衣教会。


直到现在他们依然存在于旧亚楠,当我们对抗旧亚楠的渴血兽时会发现,它的头上有一块红色的破布,同样,当我们欣赏了白羊女-阿梅利亚兽化之后,属于他的白袍也变成了头巾,如果这还不够明显,在旧亚楠的大教堂里我们还见过另一个渴血兽,这里我们可以更加容易的观察它的头巾,是不是感觉有些眼熟,没错,渴血兽的头巾和亚丹小教堂里的老太太所穿的是同一种服装,他们都来自曾经的旧亚楠红衣教会。


旧亚楠大教堂挂在中间的渴血兽尸体


随着第二次兽化病的蔓延,原本的红衣教会无计可施,当时他们可没有所谓的血疗术,而是使用一种白色的小药丸充当解毒药,结果却适得其反,感染者数量持续攀升,教会的失败造成了整个旧亚楠的毁灭,值得注意的是旧亚楠的兽化病和如今亚楠的兽化病不是一个品种,旧亚楠的兽化病来自洛伦城,传播方式现在我不想说,但可以说明的是其毒素来自于地下遗迹。


在这次事件之后,治愈教会迅速崛起,利用人们对于旧教会的不满和信仰的渴望,建立起了一个用宗教垄断的新政府。


血诅咒的起源


套用我们上一期的主梦境理论,我们可以推测出第二次兽化病和第三次的间隔时间,首先我们要知道,只有完成成人礼才可以加入教会,此时我们假定红衣老太太加入教会的时间为30岁,那么,不管是50岁还是80岁都是可以接受的衰老范围,这样我们就推测出了新亚楠的存在时间为20到50年,这一点我们也可以通过观察老猎人酋拉的衰老程度来得以证实。


治愈教会的开创者是拜伦维斯的学者劳伦斯,他曾经和校长威廉一同发现了一种神圣的血液,并用其开发了血疗术,在此期间拜伦维斯成功治愈了一部分地牢中的兽化病患者,并把他们带到了地面上生活,他们就是苏美鲁人,作为回报,拜伦维斯得到了一个只有苏美鲁人才知道的秘密。


大教堂门前的巨人、拿着木桩子的面具男 其实都是苏美鲁人


如果说要把学者分为理论派和实践派,那么威廉应该是理论派,而劳伦斯是当之无愧的实践派,在他有生之年遇到了第二次兽化病,而这次就发生在旧亚楠。


关于是否可以把血疗作为核心,并创立一个医疗教会,劳伦斯和威廉发生了争执,争执的结果是威廉反对使用圣血创立教会,一方面是威廉对于血液的力量存疑,另一方面他十分担心再次遭遇背叛。


威廉老师,我是来向您道别的
啊,我知道。
连你也要背叛我吗?
您还是没变,和以前一样固执。
(最后给你一句忠告)千万谨记箴言
我们从血中而来,先成为人,然后不再为人
不知不觉者啊
畏惧血吧
(一直以来)承蒙您照顾了
畏惧血吧、劳伦斯


以上的对话相信大家都在游戏中见过,他来自于劳伦斯创立治愈教会之前和拜伦维斯校长威廉大师的最后一次对话。


劳伦斯是威廉最得意的弟子之一,此前已经有一个弟子背叛了拜伦维斯,并把血液献给了该隐赫斯特的血族,我曾在上一期节目中提到过这件事,想必大家也应该猜到了那个叛徒是谁,他就是尼古拉斯,曼西斯学派的掌门人,所有派系中,他是最早分裂的,却是最晚实施计划的,原因我们以后再说。


由于威廉曾经被爱徒真正的背叛过,所以此次,劳伦斯的离开也被视为一种背叛。


那么怎么样的血液才适合作为血疗呢?


血源诅咒里的血液按照物种和年龄的高低分为不同的等级,最低级是人类的血液,而后是眷族的血液,所谓眷族,就是上位者的子孙或者亲族,一般来说属于有血缘关系的不同物种,他们一般有着和同族上位者相仿的外形,这一点借鉴了克苏鲁神话的概念,而最高级的就是上位者的血液。


眷族中的吸脑怪


血源中的上位者也和克苏鲁的设定一样,拥有高低之分,低等级的上位者会在各个方面受制于高等级的上位者,而且也无法通过自己的力量战胜高等级的上位者,因此只要找到足够强大的上位者血液就可以治愈低等级血液造成的疾病,这就是血源对于血疗有效性的基本设定。


由于圣血被威廉大师所控制,而且早在劳伦斯创立治愈教会之前就被仪式封印起来了,因此,劳伦斯不得不寻找替代品,他正是在完成这一步时出了问题,才导致其变成了野兽,不过,事实上,治愈教会并没有因为劳伦斯的兽化而停摆,关于此事的原因我们以后再说。


第三次兽灾


新亚楠欣欣向荣,并没有因为过去的兽化病造成任何影响,从老猎人酋拉处我们了解到,旧亚楠的野兽被封锁在这里多时了,并没有向上层流窜的情况,所以说,兽化病没并有因旧亚楠的沦陷而发生蔓延,那么又是什么造成了第三次兽灾呢?


答案仍然和宗教有关。


劳伦斯死后,治愈教会的新任主教变更为了阿梅利亚,而与她相关的场景大教堂,在整个游戏中出现了三次,这是一个具有极大暗示性和宗教符号的场景,现在就让我们来分析一下。


按照时间线排序应为:


DLC的升降梯处,打劳伦斯的场景和主线的白羊女场景。


先来说说升降梯处的暗示物品,这个场景是拜伦维斯时期的大教堂,中间的白衣女性是年轻时的阿梅利亚,她在此处默念祷文,而最为明显的就是这个场景的血疗病床,这些病床在随后的两个场景并没有出现。



预示着真正的血疗术已经遗失,这个场景的第二个暗示物品是老鼠,1665年,那场大瘟疫的罪魁祸首就是老鼠,这种名为“腺鼠疫”的瘟疫,由小型兽类和啮齿类进行传播,由一个小巷,迅速传遍整个伦敦。


而游戏中这些老鼠正是躲在阴影处,与光明圣洁的大教堂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随着玩家的出现,老鼠走出阴影,象征着兽化病的传播。



第三个是主祭台,这个场景的的祭台位置是错误的,我们需要先把手术祭台升到上方的实验大楼处,这样就可以让原本的祭台归位,此时我们会发现原本阿梅利亚的位置,正对着祭台上的劳伦斯头骨。


主祭台


劳伦斯的头盖骨:



游戏中描述道:


治愈教会的第一任主教—劳伦斯的头盖骨。事实上,他最终化身为了第一头神职人员野兽。人类的头盖骨只能存在于噩梦之中。这个头盖骨代表着劳伦斯终究未能信守的誓言,因此他一直在寻求此物,(然而即使他找到了)过去的光景也无法从头来过。


事实上,并非真正存在着一个这样的头盖骨,它所代表的正是在拜伦维斯时期的劳伦斯,未能信守的誓言就是拜伦维斯的箴言“畏惧血液”,而这个头骨之所以摆在这里也是一种暗示,在主线中有着劳伦斯兽化的头骨,而DLC入口处则是劳伦斯的尸体,关于劳伦斯此时尸体的状态我会在以后做进一步的分析,而现在让我们理解一下这个劳伦斯祭台存在的意义。


首先通过观察祭台我们会发现两边的雕像均是望向天空,唯独最上面的雕像弓背屈身,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场景雕像是面朝左边的,而有劳伦斯尸体的场景则是面朝右边的,这个雕像明显是一个女性,双手捧着水坛,正向下倒水,而正下方就是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劳伦斯,就好似雕像有意要把劳伦斯身上的火浇灭一样,请注意此处的剧情动画。


对阿梅利亚始终没有给出面部特写,但直到最后她变成了野兽时,镜头终于给出了一个完整的面部特写,在她变身之前手里紧紧的握着一样东西,那是劳伦斯继承给她的金色吊坠。



这个名为金色吊坠的物件是治愈教会主教历代相传的信物,也是教众恪守箴言的象征。


事实上,这个所谓的信物从一开始就是自相矛盾的,劳伦斯正是因为背弃了箴言而创立了治愈教会,也正是因为治愈教会而变成了野兽,不知道现在各位是不是已经理解了大导演宫崎英高想要表达什么了?


最上方的雕像代表一个不愿意透露真实情感和自我的女性,雕像左右的变化代表着“选择”,浇灭劳伦斯的火焰代表“拯救”,而与望向天空的动作和其他雕像相反代表“违背”。


没错!这个出现了三次的祭台代表的正是阿梅利亚对劳伦斯的爱慕和敬仰,而劳伦斯的矛盾也正是阿梅利亚所要继承的,甚至包括“继承”本身也是矛盾的。



当我们杀死阿梅利亚,获得吊坠之后会在里面找到一块血宝石,它的作用是增加对兽化敌人的攻击力。


而阿梅利亚正是紧紧地握着这块能击杀野兽的吊坠变成了野兽。


在教会中婚姻和爱情是被禁止的,尤其是像阿梅利亚这样身份的大主教更是如此,所以她一直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自己对劳伦斯的爱,但却用实际行动继承了劳伦斯的遗志,劳伦斯死后发生了很多事。


比如曾经的教会圣剑猎人和路德维希的失踪,拜伦维斯被治愈教会列为禁地,并派遣了苏美鲁祭祀之一的亚楠之影进行把守,替换所有质疑血疗可行性的教会成员,并把看守大教堂的工作交给了住在地面上的苏美鲁人执行,阿梅利亚做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保住劳伦斯的秘密,以便让血疗重回亚楠。


新亚楠的陷落


此时的亚楠并没有兽化病,经过了几十年的建设,亚楠已经非常平稳,即使是治愈教会也没有理由让没有病的人接受治疗,那么阿梅利亚是通过什么方法让亚楠居民接受圣血的呢?


当我们在亚楠与好友联机时,会在因为一扇门而受到阻碍,这是一处通往大教堂的近道,唯有打开它,才能使用召唤道具。



狩猎之夜,大门紧锁,唯有狩猎队长的徽章才能打开大门,而徽章上的图案和大门上的图案如出一辙,这个标志代表治愈教会,名为“受领救济”。



我们可以在官方设定集中看到它的高清版本,这个符号是血源诅咒游戏独创的,现实中没有对应符号,但同时这个符号又可以单独拆分为若干个不同的独立符号。



我们此处要引用一些符号学概念来解释这个标志的来源和表达的含义。


中文是典型的象形文字,其演化基于对真实物体的简化,其实【受领救济】也是一种象形文字,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把它再次简化,从而得到以下卡尔符文。



这个符文的日文直译为“受领”中文为“圣餐”,可以看到三个边角的花和原本的树叶造型做了简化,并直接去掉了两个人,还把中心做了变形处理,这是典型的象形文字处理方式,我们可以在游戏中的研究大厅里看到很多指示牌,此符号就出现在门上,同时这也是流程中我们可以实际得到的卡尔符文之一,想要理解这个符文要表达的意义,首先我们需要仔细观察“受领救济”这个标志。


这次我们只看其下半部分,画面中两个穿着长袍的人,正在伸出双手,面对一个类似于喷泉的物体,但由于经过象形文字简化,暂时看不出个所以然,所以在此我要为大家讲一个故事。


最后的晚餐时,耶稣和十二使徒共席。

用餐的时候,耶稣说:“我告诉你们,你们当中有一个人要出卖我。”

使徒们非常忧愁,交头接耳地问他:“主啊,不会是我吧?”

耶稣回答:“跟我一起在盘子里蘸饼吃的那个人要出卖我。

出卖耶稣的犹大也开口问:“老师,不是我吧?”

耶稣说:“你已经承认了。”

耶稣拿起了饼,先献上感谢的祷告,然后掰开,分给门徒,

对他们说:“吃吧;这是我的身体。”

接着,他又拿起酒杯,向上帝感谢后,再次递给了门徒,对他们说:“喝吧,这是我的血液,它印证了上帝与凡人的誓约,是使众人的罪责得以赦免而流的血。


从此以后,这个源于以上故事的仪式,成为了为希伯来宗教的主要仪式之一。关于这项礼仪的称谓,天主教称“圣体圣事”,对其礼仪称弥撒,东正教称“圣体血”而新教称之为“神交圣礼”,又名“圣餐”。


简单来说,所谓的圣餐就是用现实中的面饼和葡萄酒代表耶稣的血肉,并效仿十二使徒的一种宗教仪式,圣餐的基本道具是酒杯和面饼,在教徒中把酒杯称之为“圣爵”,代表圣血,而面饼叫“圣体”,代表耶稣的肉体。


“受领救济”的树叶形底部就是圣爵的杯底,而上方的圆盘就是圣体,按照“圣公会”的传统他们在进行圣餐时会同时举起圣爵和圣体,这也和此标志吻合,两边两个穿着长袍的人是教徒,他们伸出双手接受来自神的躯体,以使自己的罪责被宽恕,而上方的三角形顶部代表大教堂。


大教堂在现实中的原型为捷克布拉格的“圣维特大教堂”,可能大家对于星辰钟塔的那个巨大时钟有着很深的印象,这个钟的表盘就来自圣维特上层的图案,而其正门的三角形与叶形门框正是对应了“受领救济”和“圣餐”这两个符号的形状。



血疗是对圣餐仪式最终的探索,换句话说就是:圣餐为血疗而生!


现在大家明白了吗?


治愈教会的宗教核心就是圣餐,即“受领上位者的血液并救赎自我”。而这个宗教核心又是为劳伦斯最初的理想而服务的,那就是用血液治疗亚楠的居民。


我们知道在血源的世界观中,血液是可以独立于肉体而存在的,因此治愈教会的圣餐并没有包括“圣体受领仪式”,关于这一点游戏其实并没有忽略,只是转而用其他的方式呈现,这一点我们以后再说。


大家现在看到的就是“圣公会”进行圣餐仪式的场景,此处还可以提到一个细节,当我们来到大教堂时,门口站着两个拿着奇怪“十字架”的教徒,而他们的武器造型就来自“圣公会”的圣餐主祭所穿长袍的图案。


在进行圣餐时,主祭会首先喝下圣血,并把圣爵递给信徒,让他们一一受领,直到最后圣爵见底为止。


换句话说,亚楠的居民在受领着救赎之血的同时喝下了瘟疫之血,而阿梅利亚也和他们一样,成为了自己行为的受害者。


可能有些人会奇怪,阿梅利亚是不是不知道如今的血液已经被污染了,所以才会和教徒一起接受圣餐?


以下是日版阿梅利亚的祷告,让我们看看她到底知不知道血液的问题


聖血をおえよ
追求圣血吧

祝福をのぞみ、よく祈るのなら、拝領はあたえられん
期望得到祝福(的人啊),(只要你们)诚心祈求就终能获得受领

拝領はあたえられん
终能获得受领

みそかなる聖血が、ちの乾きだけが我等を満たし、また我等をしずめる
深厚的圣血即使干竭,依旧能使我等充盈、内心平和

聖血をおえよ
追求圣血吧

だが、人々は注意せよ
但是,凡人们须注意,

きみたちは弱く、またおさない
你等如此稚幼弱小

冒涜のけものはみつを囁き、ふかみから誘うだろう
要时刻警惕那些亵渎(神灵)的怪兽对你低声私语,引诱你等堕入深渊

だから、人々は注意せよ
所以啊,凡人们须注意

きみたちは弱く、またおさない
你等如此稚幼弱小

恐れをなくせば、誰ひとり君を嘆くことはない
若丧失了敬畏之心,将无人再为你哀叹


如果要用一个词在形容阿梅利亚的话,那就是“矛盾”。


她爱着劳伦斯,却无法表达,她身为箴言的继承者,却违抗箴言,她明明知道血液已被污染,却仍然自欺欺人的说服自己:只要足够虔诚,就可以免除兽化之苦,最终得到救赎。


当然,她最终迎来的并不是救赎,而是苦难和猎杀。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