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鹏又见鲲鹏”,悄然兴起的神怪志异题材手游

发表于2018-11-24
评论0 868浏览

2016年9月网易和风手游《阴阳师》上线之后,经由各个圈子的广泛传播迅速攀上多个游戏排行榜的Top位置,“肝”、“氪”等手游玩家的戏谑之辞也为大众所熟识,而在这两个字眼背后的,是大天狗,是玉藻前、雪童子等一系列魑魅魍魉。取材于民间传说的怪谈文学、绘画经过了多个世纪的流转,被赋予了另一种瑰丽的绮想呈现在玩家面前。


阴阳师:玉藻前


时隔两年后,网易推出了另一款妖灵题材手游——《神都夜行录》。与《阴阳师》不同的是,此次走的是国风路线,游戏中的妖魔鬼怪均为土生土长的、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色。既然日本百鬼有70%均出自中国,国人自然没有背靠金矿却四处借财的道理。


将中国的妖怪文化搬到游戏中来并非是《神都夜行录》创的先河,宽泛地说,取材自《西游记》、《封神演义》等神魔志异小说,或是改编自《蜀山剑侠传》、《诛仙》这一类近现代小说的游戏,多少都带着一些妖怪的元素在内。


但是以神灵、妖魔、异兽为主要宣传对象的却并不多见,换句话说,比起那些建立于《西游记》、《诛仙》等小说IP上的游戏,以《山海经》、《太平广记》、《搜神记》等古籍为蓝本、旨在塑造一个原生的妖魔世界的游戏相对较少。


画师杉泽绘制的《观山海》画册


得益于今年年初疯狂刷屏的“鲲”系广告,那些对于国人而言亲切而又陌生的异兽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有不少厂商趁热打铁,以“鲲”为主要宣传对象,推出了一堆挂羊头卖狗肉的“山海经”异兽游戏,可惜的是,《山海经》中压根没有“鲲”这种生物。


开局一条鲲


但以本土神魔妖异为题材,不失为一个好的思路。


在中国青年报所做的一份社会调查中,有86.6%的受访青年喜欢带有传统文化元素的游戏,将传统文化元素融入游戏之中,61.4%的受访青年认为能让年轻人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53.7%的受访青年认为重新包装的传统文化更接地气,64.4%的受访青年建议深入挖掘传统文化元素与游戏产品核心结合点。而从游戏类型来看,角色扮演、冒险、动作这三类最受受访青年期待。


这份调查能否代表多个年龄层的玩家暂且不表,但带着传统文化要素的游戏确实出生自带光环、话题,传承中国北方少数民族神话的《尼山萨满》如此,促织专精、武学传承的《太吾绘卷》亦是如此。无论是话题渐热的功能游戏,还是旨在宣扬游戏的文化价值,传统文化都是一个最佳切入点,而神魔志异则是其中之一。


市面上有哪些正经的神魔志异手游


撇开西游记、仙剑系列不谈,神魔志异题材的手游在国内长期处于不愠不火的状态,偶尔能出现几款佳作,但依旧只活跃在小众圈子内。套着各种人气网文IP的游戏则多被玩家诟病为换皮手游,除了美术差异,玩法基本换汤不换药。今年借着“鲲”这股东风,倒是涌现出了不少“山海经”题材手游,有纯粹蹭热度的,但也有精雕细琢的作品。那么,目前市面上有哪些正经的以神魔妖异为题材的手游?


(1)神都夜行录



从世界观、美术、配乐再到妖灵设计,网易从多个维度打造的国韵妖灵手游《神都夜行录》,与《阴阳师》虽题材相似,但走的却是国风路线。 游戏以栾保群所著的《中国神怪大辞典》为底子,无支祁、貔貅、河伯、金乌等神魔妖异均是在古典文献中有名有号的角色,借由网易精致的3D建模以及在细节、考据方面的深耕,游戏呈现了一个人妖共处的盛唐古都。作为一款即时战斗机制的MMORPG,游戏融入了卡牌系统来承载妖灵这一特殊群体。


(2)妖怪正传



水墨风格的妖怪题材手游,于今年9月29日正式开启公测。游戏以《搜神记》、《山海经》及民间传说为心,策略战棋玩法为筋骨,自由探索为双足,历经两年研制。为了贴合国风这一特色,游戏场景、角色均以传统水墨技法绘制,背景设定与宋朝祥符年间,妖魔现世,玩家将扮演冲虚观小道士踏上捉妖、修道之路。游戏同样加入了卡牌系统,通过抽卡来领略各路神魔妖怪风采。


(3)山海异闻录



与那些以魁梧、狰狞的异兽为卖点的山海经手游不同,《山海异闻录》更加侧重于角色立绘,国风、日和相结合的插画风格与3D建模,整体而言与《神都夜行录》较为接近。剧情则为神话传说的再演绎,通过过场CG与多流程任务的形式呈现,而神魔妖异,则是融入在游戏的奇遇式玩法之中,通过剧情进展与自由探索收集妖怪图鉴。


(4)九黎



2017年发布的水墨风动作类单机手游,游戏背景设定于黄帝与蚩尤大战的上古时期,玩家扮演“九黎”,在与共工、夸父、刑天、饕餮等神魔的斗争中,揭开自己身世之谜。游戏采取的是动作类闯关玩法,以小鬼喽啰为拦路主力,以有名头的神魔为关底Boss,搭配上自成一体的游戏剧情与粗犷的画风,让游戏在这一系列“神魔志异”题材手游中显得与众不同。


(5)长安幻世绘、山海镜花


《长安幻世绘》尚处于内测阶段,3DMMO、卡牌、回合制为游戏关键词,游戏背景同样设定在盛唐,歌舞升平之下,万国妖灵云集,玩家作为捉妖师将踏上未知的奇异之旅。开放式的探索地图、roguelike秘境、抽卡炼妖系统还有花样频出的奇遇小游戏,目前游戏展现了不少趣味性玩法。



《山海镜花》则处于研发阶段,开发商为发行《刀剑乱舞OL》的新番工作室,从宣传视频看,游戏虽依托于山海经,但却是原创剧情,具体玩法尚不清楚,但现阶段立绘是游戏最大的卖点。



现有手游如何体现神魔志异?


从市面上出现的手游来看,这些国风神魔志异题材的游戏大多以MMORPG为主,以降妖、伏妖、捉妖的形式来体现那些记载于文献中的魑魅魍魉,卡牌、图鉴是游戏美术外的文化表达,NPC、剧情也相应地添加了一些神魔志异的元素在内。


神魔妖异的视觉设计被摆在了头号位置,“鲲系”偏写实,以暗色调、恢弘狰狞为主,从某种程度而言,相当于国风克苏鲁,神秘、恐怖是第一印象。精美的立绘则是卡牌系走的路线,无论是水墨风还是其他什么国韵、国风,卡面赏心悦目是主要诉求。为此,不少妖怪的设计会采取拟人化的方式。


但在角色设定外,如何在其他方面融入这一题材,不少游戏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套路化的剧情”、“又一刷刷刷游戏”、“驾驭不了山海经这一题材”的评论时常出现在游戏论坛中,换句话说,玩家无法在游戏中感受到游戏题材的特质与魅力。


美术、角色都只是游戏的皮而已,当它换个姓名与造型时游戏体验依旧不变,那游戏仅仅只是有个神魔志异的噱头。


文化表达、游戏性、商业追求成为了摆在开发者面前的三座大山。


卡牌类则是最为折中的一种选择。以山海经为主的神魔志异题材本身就是一种小众文化,通过元素融合扩大受众是常见做法,青少年广泛接受的二次元自然就被抬了出来,《阴阳师》的走红也能证明这条商业化道路是可行的。从另一个角度讲,通过游戏的热度带动文化的讨论不失为一种明智之举,《仁王》的妖怪塑造,《王者荣耀》的新文创做法均是如此,先通过


养眼、能舔的卡牌提高热度,在经由考据玩家的讨论挖掘文化价值,无论是营造玩家圈子或是提高游戏知名度均有裨益。


仁王


而以文化表达为主的,尚在测试阶段的《绘真·妙笔千山》可视为典型,无论是对山水画的真实还原,还是对志怪传说的刻画,其艺术性远大于游戏性与商业性。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游戏能够驾驭这一题材?


那些冲着山海经、妖怪题材的玩家们追求的是什么样的游戏?换句话说,游戏应该怎样体现这一题材的魂?


对鲲系广告感兴趣的玩家实质上是对克苏鲁的风格、氛围感兴趣,相较于养成,探险游戏或许更合他们胃口,洪荒异兽,人类骨子底的好奇足以驱使着他们去冒险。但对于那些看重文化表达的玩家来说,从画面到玩法,从剧情到思想,多元素的有机整合才能打造出满意之作。


叫好不叫座的《大神》或许就是个典型。由白金工作室前身四叶草工作室打造的PS2 游戏《大神》,画面采用日式水墨风格,以绘卷形式重新演绎日本传统神话,神笔马良式的笔调系统可广泛运用于解谜与动作场景,《大神》做到了文化与游戏的完美结合。白金工作室新推出的手游《World of Demons》(内测)则延续了《大神》的艺术风格与笔调系统,以另一种形式诠释日本“百鬼夜行”题材。


大神 绝景版


手游百鬼世界


建立一个基于神魔妖异的世界是基础,亦且要保证风格的统一性,在共工、刑天等一系列上古人物中跑出个聂小倩、白娘子会让人觉得很违和,除非开发者想做的是类似于《史上第一混乱》(小说)这样的无厘头而又能自洽的大杂烩。时代背景、场景建筑及其与之适配的灵异,诸如此类的细节能够营造出更深度的沉浸感。游戏玩法同样应该与之适配,灵兽坐骑、镶金嵌玉的装备、奇经八脉,并不是每一个游戏世界都适用这些套路。


神舞幻想:基于《山海经》构设的游戏世界


能基于神魔妖异世界观讲一个好故事是游戏内涵所在,是对传说的新诠释还是原生的新剧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想要借此传达什么观念,中国并没有系统化的神话传说,因此大可借由游戏的方式将这些零散的故事联系在一起;又或者围绕着“妖”这一群体,讲点有人情味、有本土味的故事。


结语


神魔妖异诸见于仙侠游戏,但多数都只是路人角色而已,将其作为主体来刻画的并不多见,依托其建立的游戏世界更是屈指可数。《山海经》也好,妖怪也好,其在国内的传播度远不如西游,套用日本百鬼夜行题材游戏的做法也不是什么万灵膏,开发者看中了这一题材潜在的商业价值,却未必能承载其文化价值。“又是一款xxx游戏”的困惑,依旧摆在开发者面前。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