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试图在网游里玩角色扮演,还真的演出了文化氛围

发表于2018-11-06
评论0 340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美术行业精英群

167422913



能激起一群人角色扮演欲的网游不算多,但仍然有一些做到了。



最优秀的单机游戏总会激起人的“角色扮演欲”,无论它是不是角色扮演游戏。


在《上古卷轴5》的荒野中骑马,如果月色正好,你也许就回想起行遍天际省的种种经历,不由得放慢脚步,代入自己扮演的角色;


《使命召唤4》虽然是个射击游戏,但切尔诺贝利关卡氛围烘托极佳,让人沉浸在恐怖分子狙击任务当中,你压低呼吸声,紧张得手心出汗。

 

《使命召唤4》刺杀扎卡耶夫


这俩都是玩家耳熟能详的例子,代入感与沉浸感也是大家老生常谈的话题。


大量优秀的单机作品能让我们不由自主地产生“角色扮演欲”,小到放慢脚步、压低呼吸,大到举起双臂高呼“赞美太阳”、见到草垛就有信仰之跃的欲望,会主动去做一些符合角色身份和性格的事情。


有扮演欲非常正常,别不好意思。哪怕小时候玩老鹰捉小鸡,许多人都有角色扮演精神,老鹰、母鸡、小鸡都装得有模有样。


单机游戏是成百上千个开发者为我们专门打造一个虚拟世界,对这个世界有认同感,特定场合下主动代入角色,再正常不过。


然而在大型多人网游中,我们的角色扮演欲却常常被打扰


在网游里,我们多是跟真人交流,而不是跟NPC。如果是NPC,他们会跟你这么说话:“可别死了啊,我的笨徒弟”“我要把你的头盖骨当碗使”,甚至就是一句简单的“你好!旅行者”。


但网游玩家一般不这么拿腔拿调,他们会说:“STSM 4=1


然后你回:“111。”


这就很难让人产生角色扮演的欲望。

 

正常画风的网游聊天栏


要让一群人在网游中主动地角色扮演,是非常困难的。


虽然网游中也有虚拟世界、也有详细背景设定的种族职业,但玩家一般不会主动去扮演一个什么妖族地煞宫的门徒,或者麦高芬大陆的精灵弓箭手某某。


正常画风的玩家只会给自己一个大致定位:42级法师、团队坦克、大R玩家、PVE党、散人、休闲养老玩家……这固然也是网游生态的一种,但不是角色扮演。


真正能激发一群玩家去主动角色扮演的网游,真的不多,基本就是最优秀的那些。


这里面当然有《魔兽世界》。暴雪甚至专门发展出了官方的角色扮演(RP)服务器,在欧服、美服各发展了数十个,国服也有一个五区的“金色平原”。


在RP服务器中,玩家扮演的是一名真正生活在艾泽拉斯的角色,说着这个人该说的话,做他会做的事,一切谈吐和行为都按人设来。


假如有人在游戏中放了一场大火,角色扮演玩家理应如此:

 

这不是NPC在对话,这是国服金色平原的玩家,图片来自NGA


《魔兽世界》的RP服务器在国内不算知名,但这种玩法在海外蔚然成风。别说奇幻题材的《魔兽世界》,连现代题材的GTA5都有专门的角色扮演服务器。


如果你在里面扮演一位守法公民,过马路就得看红绿灯,每次停车认真靠路边,目击犯罪事件也要记得先报警,后续自然会有警察前来处理——警察也是由玩家扮演的。



比如上面这两位狂奔的警察就来自“伦敦报警”角色扮演社区,由玩家扮演。这个社区有他们的官方网站:


经过谷歌翻译的“伦敦报警”角色扮演社区官网


官网上写着,加入伦敦报警社区首先要年满15岁,并且彬彬有礼、熟悉规则,还要通过面试考核。


考核通过,一到每天的格林威治标准时间19:30至22:00之间,你就可以跟大家一起在服务器中巡逻。


以上都是一个角色扮演服务器理想中的景象,理想其实相当有难度。


角色扮演服务器需要规则,也需要玩家的友善与耐心,所以绝大多数人很难坚持,更不是所有的多人网游,都会安排一个专门的角色扮演服务器。


不过,尽管没有专门的服务器去鼓励角色扮演,也没有单机那样强大的沉浸式体验,依然有一些网游发展出了自己的角色扮演文化。


一个相对本土的例子就是《率土之滨》。这款游戏的玩家形成了这样一种文化:爱写檄文



檄文是什么?


这是古代一种用于声讨、揭发罪行的公告文体,通常在打仗前使用,用来谴责敌人,使师出有名,并且鼓舞己方士气。

 

元末朱元璋的讨元檄文


爱写檄文的角色扮演文化,跟《率土之滨》本身的玩法有关。不同于《魔兽世界》那样的MMORPG,《率土之滨》是策略类,理论上要更小众一些,所以这里也稍稍解释一下它的特点。


《率土之滨》的玩法定位是“沙盘战争”,每个服务器都是一张无缝衔接的大地图,分225万个格子,225万格又分为13个州,玩家出生在外围9州,争夺9州以内的中间4个州,以及4州中央的国都洛阳,最终一统天下。


所以游戏的大方向,就是与其他玩家结盟,由外向内,入主洛阳。但在细节上,联盟与联盟之间怎么打仗、怎么合纵连横,都是不设限的。


这就形成了一个相对自由和拟真的古代战争世界。而历史证明,这样一个世界需要檄文,因为越是拟真的世界,个人蛮力再强,也跟吕布一样无法以一敌三;而相对自由的玩法,加上多人竞技的体系,则让“笼络人心”这件事变得尤为重要。


檄文被历史证明对盟外舆论、对盟内团结,都有莫大好处,这道理也比较清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谁都想标榜自己是正义之师。所以当《率土之滨》的两个同盟即将开战,有玩家一寻思,唉,确实需要动员一下,就学着古人的办法,真的写起了檄文。



当这种写檄文的氛围发展到一定阶段,甚至于玩家与玩家的私人恩怨,也被檄文文化所影响。


前不久,电竞圈的知名解说海涛,就发了这样一条微博,给惹到他的“杠精”玩家一通檄文警告。



理论上,《率土之滨》不像光荣的《三国志英杰传》系列,可以扮演刘备、孔明、曹操,最多只能抽卡收集这些武将。玩家终归扮演的是一位城主,不是历史上的谁谁谁。


这乍一眼看去就是一款普通的SLG网游。这类玩家当城主、造建筑、养军队、打地块的SLG,在页游时代就很多,手游时代新冒出了一批。


但《率土之滨》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交给玩家的自由度很高,玩家能干的事情很多。


因为游戏要行军打仗,必须一个地块、一个地块地打过去,两座城池之间的地块如果没被占领,军队就打不过去,所以游戏中的每个地块都有意义。

  

地块很关键


也正因如此,能打地块的每一位玩家,在战争中也都有自己的价值。


玩家可以去铺路,或者去拆迁,破坏掉敌人的路;可以利用地形、关卡,打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战役;也可以做指挥,研究战术:

 

一篇典型的《率土之滨》指挥复盘,来自玩家分享


带兵打仗之外,也可以在战场外动些心思。


比如观察敌人的生活作息,研究他们几点睡觉、几点起床,然后夜里偷袭他们;可以当间谍,潜入敌人的联盟,套取情报;可以当外交官,跟敌人谈判,合纵连横;当然也可以当二五仔,投敌叛国。


每个玩家的定位都不同,每一个人都可以有参与感,所以,每一个人也都是“史官“。


在《率土之滨》的贴吧里,经常可以看到所谓的“个人记录帖“,玩家以图文形式记录下自己所见的战事。末了,可能还会感慨一番,比如:



“其他被盟主背叛的兄弟们会如何决断呢?是忍辱负重,背上亡国之名,苟且偷生,还是揭竿而起、奋力反击,我拭目以待。”


个人记录以外,还会有一些立场更中立、文字也更客观的“记者帖”,玩家自称战地记者,把自己了解到的战事以战报形式记录分享:

 


这些都是非常典型的角色扮演。在题材是战争的网游中,能够像《率土之滨》这样,激发玩家去写檄文、写战报、自己书写历史的例子,其实是比较稀少的。


再举一个本土的例子,科幻背景的《EVE Online》,同样是一款以战争为核心的网游,国服的EVE玩家在开战前,确实也会写文言文版的檄文,但古文风格与EVE的科幻气质稍有不符。


这款令玩家扮演太空船长的游戏有着自己独特的角色扮演精神:


你的飞船在浩瀚无垠的星空中航行,这里有太空海盗、星际行商、科研制造商、尔虞我诈的军团联盟、长袖善舞的政治高手……在特定时候,这个应有尽有、栩栩如生的世界会激发玩家的角色扮演欲。



去年11月,一名19岁的EVE国服玩家“九尾白狐”因癌症去世,上百名玩家自发在游戏中举办一场盛大的太空葬礼。


玩家们点亮诱导立场,清空航线上的所有阻碍,引导前来参加葬礼的玩家旗舰一一降落,有的还自爆飞船,以游戏中的最高礼节表达哀悼。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九尾白狐”所在的公会为这位负责拉新的19岁教官写了悼词,是这样写的:


“……但这片黑暗丛林掩盖不住的,始终是那些人性里最柔和的闪光。


我们共同点燃的诱导立场的光辉在这个EVE最偏远的星系居然辐射到了半个宇宙,甚至一度击溃服务器。


这些充满温暖的瞬间如此闪耀,如此美好。”


这是最动情的角色扮演,只有真正融入EVE世界的玩家才会这样举办葬礼,去悼念一位朋友。


未必所有人都会在EVE中,无时无刻地扮演一位太空中的船长,也不是所有的魔兽玩家,都会以“愿圣光保佑你”之类的经典台词互相打招呼,GTA5的伦敦警察考核不是人人可以通过,《率土之滨》那样的檄文,也肯定不是个个玩家都写。


能激起一群人角色扮演欲的网游本就不算多,在网游中角色扮演更不能说常见。甚至有时候,在网游中角色扮演可能会让人觉得有点中二,或者感到羞耻。


但玩游戏就是一件自得其乐的事,角色扮演也是一种玩法。好比那些听着歌起舞的人,外人不听歌,很难理解他们为何情不自禁,为何会想要跳舞。


好的网游就是那些歌。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