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游戏中留下过什么?别说是「不可描述」啊

发表于2018-10-08
评论0 1.2k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程序行业精英群

711501594

8月里,Steam 有个叫《Opai Puzzle》的游戏上架,opai,就是日语「胸部」的罗马音,「胸部拼图」。游戏的玩法很简单,给一张美少女的插画,玩拼图。插画是福利向的,这还不够,《Opai Puzzle》还允许玩家通过创意工坊 MOD 在拼图完成后追加一段视频……嘿嘿嘿嘿!不少网友通过这个功能分享了自己的福利资源,包括开发者自己。

很快,《Opai Puzzle》因为这个功能引发争议,上架一天,它就把这个功能关了。现在在 Steam 国区已经无法购买这款游戏。

《Opai Puzzle》上架后不久就删除了上传视频功能

《Opai Puzzle》涉嫌盗用素材,上传的那些视频当然也是盗版,如此结果,合理合法,没啥说的。

这里让人觉得有趣的是,当一款游戏允许玩家在游戏中留点东西时,会发生什么事?这件事情挺有意思的。

游戏讲究「互动」,不过大部分游戏的「互动」是程序制定了规则、给出问题并准备好答案,等玩家的行为去匹配答案。玩家的游戏行为实际上并没有在游戏里留下什么,那些游戏中因为玩家行为而出现的东西,都是游戏准备好的。当然,这不是说这些游戏不好。

有别与此的游戏,比如《超级马力欧 制造》、《我的世界》等等,它们本身就有一套让玩家制作游戏内容的工具。但这感觉又与《Opai Puzzle》有微妙的差别。

今天我们要说的不是《超级马力欧 制造》这类游戏

面对黑暗,唯有幽默

玩《黑暗之魂》,有个很讨厌的事情:在悬崖边,常常有其他玩家的留言,说下面有宝箱,让你往下面跳。你真跳下去,就死了。这种时候我同事还喜欢在旁边撺掇,留言说悬崖下有宝箱,他加料,说前面有隐形的路,放心往前走。那是真的胡说八道了。

宫崎英高做的游戏阴险狡诈,在《黑暗之魂》亚诺尔隆德,有两个宝箱,都是宝箱怪,这是存心坑人,多黑多恶毒的心思才能做出这种设计。然而我还看过一位网友的经历:他在第一个宝箱前看到「前有宝箱」的留言,然后就被宝箱怪咬死了;复活回来,到第二个宝箱前,看到留言写着「后有骗子,前有宝箱」,然后被第二个宝箱怪咬死了……

宝箱怪的恶意,比不上其他玩家的恶意,防不胜防

宫崎英高的游戏是阴险狡诈,但看看玩家留言,才知道什么叫人心鬼蜮。大家似乎受到了宫崎英高的启发,玩这种心理陷阱是信手拈来。

我第一次去黑森林庭院,拿游击枪那个地方,旁边树上有一条双头蜥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顶讨厌这种怪物,瘆得慌。三两下赶紧解决蜥蜴,我看到树背后有条留言,树根卡着走不过去,得跳过去,跳的角度还挺微妙,试了几次才进去——别问我为什么要去看那条留言,这是一种求知的渴望。

就是这里,我跳到了树背后……

那条留言,我记得大概是:狭窄的地方。

真是很狭窄的地方呢!

我卡在那里出不去了!!

接下来5分钟,我就在树和岩壁间的狭小空间里不停地跳跃、翻滚,和刚才那条双头蜥蜴的尸体一起,翻滚。就是出不去!

想象一下吧,你和一条双头四脚蛇一起被塞进滚筒洗衣机里,翻滚……

我不知道这是哪位玩家高人的留言,或许你也有着对未知事物的无限好奇,不小心来到了这个狭窄的地方,出不去。但你境界比我高,你在滚筒洗衣机里翻滚了半天,还有闲心写下这条留言给后人。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挖坑后人骂娘,这个世界真美好。

《黑暗之魂》的留言,是给定了短语,让玩家自行拼凑。这就是上文提到的,游戏允许玩家在游戏里留点什么。它给的这份自由很有限,但正因为其有限,才显出趣味。在狭窄的地方留言说「狭窄的地方」,你品品。狭窄的地方,幽默、隽永!

太阳公主葛维艾薇雅

还有些留言,比如在太阳公主葛维艾薇雅前的「绝景」,真想和这些同志击掌叫好,葛维艾薇雅胸口那颗痣太棒了!至于留言说什么「前面有臀,舌很有用」、「狭窄的地方、弱点是舌」的朋友,谢谢你们,舌真的很有用(笑)。

这颗痣真棒

所以回过头来说,《黑暗之魂》的世界是处处透着恶意,但玩家的留言却透着幽默。这是玩家之间一种若隐若现的联系,只有同样受过苦的同志,才会给其他人写这种留言。这是黑暗里不灭的火。

以画会友

《色彩喷射团(Splatoon)》系列有个特别好的设计,涂鸦功能。逛游戏大厅时常看到玩家头上飘出他自己的作品。当年我朋友买了 NDS 但没钱买游戏,他哥教他:「先画画玩儿吧。」这个优良传统在任天堂后续的游戏中不断发扬光大。

相比《黑暗之魂》的定型留言,《色彩喷射团》涂鸦的自由度就高很多,限制大概只在于涂鸦工具比较简单,只有粗细不同的几支黑笔。但这已尽够了,每逢游戏内节日就能看到大厅里玩家们争奇斗艳,让人怀疑玩这游戏的都是画师大手。

《Splatoon2》发售,玩家在游戏里画的贺图

这里面最见功夫的可能是像素点阵类的涂鸦,看过一位玩家在《色彩喷射团2》里涂鸦的实况,他愣是推摇杆一个点一个点涂出一幅画来。这份心力可敬可佩,让我去涂,肯定中途就犯困,把脸砸在 Switch 上。听说有工具可以把现有图片转化成像素图放到游戏里,那反而没啥意思了。

这是一个点一个点涂出来,没有用触摸笔之类的工具

涂鸦对于《色彩喷射团》游戏本身来说,自然不影响核心体验,但它让游戏社区的氛围变得鲜活。看到这些涂鸦,你就知道和自己一起玩这款游戏的其他玩家是活生生的,他们有才情,有趣味。对于多人游戏来说,这份鲜活感很重要,仅凭玩家对战的玩法无法实现这种感觉,玩家自发在游戏里留下涂鸦,这才有了鲜活感。

涂鸦是一种表达,多人游戏里玩家之间的聊天不算表达,那大多只是玩家间的信息交流。涂鸦作为表达,表达自己喜欢什么,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趣味,所以涂鸦能成为游戏的一部分,而聊天不能,除非聊天成为了段子,伴随游戏一起流传。

而且涂鸦的妙处还在于,你涂了一张,别人有感想或者意见也没法直接反馈你(除了点赞或举报),若对方想做什么回应,他就得自己涂一张,但这张图不见得就能让你看见,毕竟是随机相遇。于是大家都在做着自我表达,没有特定对象,偶然遇见的人,偶然看到的画,玩家之间的联系若即若离。《黑暗之魂》的留言也是如此,那段留言谁会看到、他会做如何想法,留言的人是无法知晓的,最多看到别人点赞。但大家会在同一个地方留下相似的留言,玩家间的模糊联系体现在这里。

你在看我吗,你这个变态~

希望玩家在游戏里留下点什么、希望玩家之间产生联系,但又把这部分功能设计得如此克制,这是游戏设计的巧妙之处。

不过,有时候就算游戏做得克制,玩家的行为可能还是会很强烈,带着明确的目的。《色彩喷射团2》曾有过一段支持 LGBT 的热潮,起因是部分玩家画了支持 LGBT 的涂鸦,却遭到其他一些玩家的反对,原本只是小规模的意见表达因为反对意见的出现而变得声势浩大,大量玩家涂鸦支持 LGBT,特别是 T,不会画画的就写字,还有一些涂鸦希望玩家不要因此产生对抗或者仇视。

这事儿发生在美服,当时不少玩家抱怨:看看海对岸的日服,人家画的都是萌系美少女,而你们却在这么个游戏里谈什么 LGBT、政治正确?!

我也更喜欢右边的

「该不该在《色彩喷射团2》里讨论 LGBT」倒不是今天要讨论的话题,提这个事儿只是感慨,即便《色彩喷射团2》的社交门槛比较高、社区结构比较松散,还能出现这样群体性的意见表达,真有意思。

游戏里不只有游戏,还有玩家留下的自我,还有你我之间在某个时刻会产生的共鸣。

克隆人的尸体

今年《EVE》发生过一件特别有人情味儿的事情,霍金逝世,有玩家在游戏内 Molea 公墓留下了一件漂流物作为纪念。受此启发,有玩家发起一项纪念霍金的活动,大家一起在游戏里同时点亮传送信标来纪念这位伟大的科学家。大量玩家响应了这次活动,《EVE》的宇宙在那一刻除了群星,多了无数的「星光」。

在硬核科幻网游《EVE》里用这种方式来纪念霍金,实在是很棒的一件事。《EVE》常常展现出冷硬残酷的样貌,它的玩家偶尔这么浪漫一把,又让人心生向往。

《EVE》的「星光」

纪念霍金的「星光」闪过就过了,记得的人自然会把这件事传下去,就算人们渐渐忘了这件事,Molea 公墓那件漂流物还替人急着。这是玩家们留在这个游戏里的念想。

Molea 公墓这地方很有意思,十多年前,玩家 AZIA BURGI 建立了这个墓地,玩家可以把自己角色死亡后的尸体送到这里来埋葬,她会负责维持管理,以防存在这里的尸体消失。有意思的地方在于,《EVE》中玩家的角色是克隆体,死了留下尸体,但角色的意识会传到下一个克隆体内。

埋葬克隆人的尸体,不愧是硬核科幻。

《EVE》中的尸体

游戏本是虚构,克隆人的尸体,而且还是意识可转移继承不会随死亡丢失的克隆人的尸体,那真是虚构中的虚构,简直是虚无。会想着去埋这东西,给它做个坟墓,AZIA BURGI 可谓奇人。就这么一件事,她和同伴坚持做了十年,截止到2017年11月,Molea 公墓里有大约1746个坟墓,此外还有25000具尸体存着等待埋葬。

2008年,《EVE》中 Goonswarm 联盟的 JihadSwarm 派系对 Molea 公墓发动了一次袭击,JihadSwarm 的指挥官 Karttoon 宣称 AZIA BURGI 埋葬尸体是对尸体的亵渎,尸体应该被埋在星球上,用他们的裹尸布包裹,埋葬时要朝着他们的神庙!面对满目疮痍的 Molea 墓地,AZIA BURGI 很心痛,她说自己的墓地一向是中立的,即便是 Goonswarm 成员的尸体,她也怀着尊敬将其埋葬。

两拨人似乎都把这假尸体当回事了,甚至扯上尊严和信仰。JihadSwarm 或许只是出于看不惯别人的搞破坏心理,而 AZIA BURGI,她是把这件事当真的。

2009年, AZIA BURGI 宣布重建 Molea 公墓。之后一位玩家朋友接手了公墓的管理,一直把它维持到现在。

Molea 公墓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不知道 AZIA BURGI 当初是在虚假的尸体里找到了什么,也许就像人看着人偶,会觉得自己的灵魂被这个躯壳吸引,往装逼了说,生死来去,棚头傀儡。不管如何,经过这么多年,没有意义的事情也变得有意义,至少有玩家自愿来维持、守护这片墓地,也不断地玩家愿意把自己的尸体送到这里来,自己送出自己的尸体 —— 唉,这话听起来还是怪怪的(笑)。

Molea 公墓作为一个根植于虚构、从虚无中获得意义的存在,如果它一直保持下去,那它最终的形态我还真不好想象,或许它会像科幻作品所写的那样,根源明明是虚无的事物反过来占据了人类的认知,现实中的人类要去这虚无中寻找意义。

所幸(?),Molea 公墓没有往那个方向发展,它现在有了扎根于现实的意义,有人在这里留下漂流物,纪念现实中逝世的玩家,这种方式之后被其他人纷纷效仿,乃至上文提到的,有玩家在这里纪念霍金。

现在的 Molea 公墓,是一个依托于现实,散发着现实人情味的地方。我想直到《EVE》停服,甚至在《EVE》停服后,也依然会有人记得他们留在 Molea 公墓的漂流物。

reddit 上玩家表示自己死后也想被葬在 Molea 公墓

留言:这种粪作,丢了吧!

我们办公室里,最喜欢《尼尔 机械军团》这款游戏的人,是我。

时隔一年多,游戏结尾那个让玩家献出存档、留言给其他玩家的设计,我想起来还是会起鸡皮疙瘩。横尾太郎说想突破游戏的壁垒,私下和朋友聊天,我们把这吹上了天,认为开拓游戏的疆域,探索游戏新的可能性,就要靠他这样的游戏监督了!

那当然是吹的。但要说游戏让玩家「在游戏里留下点什么」这类设计,《尼尔 机械军团》的结尾值得一提。(下文剧透)

现在回想起来,结尾那些问题矫情、中二,斧凿痕迹颇重,单独拿出来看是要叫人出戏的,但因为游戏剧情推演,玩家到了这个时候在情感上就能接受这些问题。十几个小时的致郁剧情后再面对绝望弹幕,此时突然有玩家出现守护在我周围,提供火力,替我挡子弹,为我牺牲。那等到过关后系统问我:愿不愿意献出自己的存档,去帮其他玩家打穿这个致郁的游戏,让我喜欢的角色脱出毁灭的螺旋,我肯定是一千一万个愿意。对其他玩家的感激和想让角色得到救赎的愿望,两种情感促使我恨不得自己有十个存档能献出去,帮其他玩家打爆横尾太郎(的名字)!最后的留言也是饱含鼓励,真诚地希望其他玩家能好好享受这款游戏。

能让玩家产生如此强烈的情感,主动地想在游戏中留下点什么话,要是不让我留点什么,我心里还憋得慌,这是《尼尔 机械军团》设计的成功之处。

结尾弹幕游戏,先上来的就是横尾太郎(YOKO TARO)的名字

也有玩家不吃《尼尔 机械军团》这一套,我的一位朋友就对游戏的剧情无感,没什么触动,结尾留言里「这种粪作,丢了吧!」之类的选项大概是为他准备的(笑)。我原本以为这只是横尾太郎的癖性又一次作怪,在设计如此煽情的结尾给玩家提供负面情绪的语句选项,也挺符合他的人设,毕竟他会在公开场合说自己这个游戏是屎游戏。

尼尔:机械纪元这种粪作,丢了吧!

直到后来我在论坛看到有玩家说自己在通关 E 结局后没有触发献出存档,那位玩家多次尝试,发现当自己留言时选择太多带有负面情绪的语句,就不会触发献出存档的剧情。

哈哈哈哈哈哈!

枉你横尾太郎一直在社交媒体、论坛采访上传播负面情绪,黑别人,更自黑,到了这结尾关键处,竟然做了这样的屏蔽设计,有违狂狷的形象啊!

对此的解读可以有很多——是不想让负面情绪传播?还是认为有负面情绪的人无法得到最后的救赎,没有资格为他人牺牲?

就结果来说,《尼尔 机械军团》中伴随存档献给其他玩家的留言都是表达鼓励,是希望帮助别人的愿望,至少留言字面上是这样,别人看到的也是文字,不必计较留言人实际想的是什么。只有这些留言才能留在服务器里,留给其他玩家。

如此看来,横尾太郎真是个温柔的人呢。

游戏,它终究是创作者的东西,玩家玩游戏时没给它带去什么,离开游戏时也不会带走什么(网游交易、发家致富什么的这里我们不提哈)。作者创造的世界,玩家赤条条来,赤条条走。

玩家在游戏里留着存档,游戏给玩家留了念想,但存档是游戏的,念想是玩家的,关了游戏,就两不相涉,你自想你的,游戏还是那个游戏。横尾太郎还有怪想法,他觉得游戏通关了未必是个结束,要让玩家删了存档,才是个结束 —— 存档都删了,游戏和玩家似乎就真的没关系了,这是他的美学。

游戏和玩家之间的所谓互动,不过是这样的关系罢了,有时候会忍不住这样想。而当一些游戏给出了点自由的空间,让玩家在其中留点自己的痕迹,游戏和人的关系就有了可玩味之处。我自己留在游戏的东西,不过是玩游戏那会儿一时一刻的心头波澜,在游戏里看到其他玩家留下的东西,也不过是雪地上几个足迹。如电如露,反正我们能留在这世界的东西也不过如此。

当然,我们在游戏里留的东西,还是会受到开发者的诱导、影响。所以《黑暗之魂》里的留言会透着坏心眼和恶趣味,《EVE》里会有人对克隆人尸体产生独特的想法。至于开篇提到的《Opai Puzzle》,不知道有没有人传《葫芦娃》?有没有人跑去 MOD 作者那儿说楼主好人?毕竟在互联网时代搞些福利内容实在不是很有技术含量的事情,不做点特别的事或者营造点人情味,那就太无趣了。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