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儒会】四位大佬共论游戏梦:我为什么进入游戏行业?

发表于2016-04-13
评论0 538浏览


 整理/游戏陀螺 Echo

 

3月9日,游戏陀螺与移动小茶馆联手举办的“鸿儒会”在深圳召开,围绕游戏行业代表性人物“忆青春”主题展开。活动邀请了包括游戏、渠道、影视娱乐、资本、VR等行业领袖级人物及代表性人物作为嘉宾进行分享,诸多渠道、影视娱乐、资本、VR公司的CEO、VP级别负责人也到场参加讨论,共话“行业发展史”

 

《我的游戏,我的梦》论坛上,由魔方网主编沈忱主持,胜利游戏CEO肖健、谷得游戏CEO 许远、乐逗游戏COO苏萌第一波CEO付强参与讨论。

 

 

本场论坛的四位嘉宾都有非常丰厚的行业资历。肖健从小喜欢收集漫画,也是游戏迷,2002就开始做手游产品和研发,算是国内最早一批做手游的人;付强以前是著名作家,19岁写书的年收入就过百万,但在2007年选择进入游戏行业;苏萌在华为任职近10年,是一名典型程序员,2011初加入乐逗;许远从小就痴迷于红白机游戏,2006年进入游戏行业,2011创立谷得游戏。他们各自因为什么选择游戏行业?是否有未完成的心愿?又是如何看待新兴市场,VR、二次元等?

 

01

 

问:当初是怎么进入游戏行业的?

 

肖健:手游先锋,2002年进入手游

 

02

 

我小学开始就非常喜欢看漫画和收集漫画,我也很喜欢玩街机,喜欢和小伙伴一起打街霸,玩拳皇,因为玩街机,被我妈不知道打了多少回。另外,我也很喜欢玩红白机,我还记得我当时的第一台红白机是我上五年级时,我和父母打赌,如果我考到全年级前三名就奖励一台任天堂给我,后来我真的考到了,我就拥有了人生的第一台任天堂。

 

从进入游戏行业的时间来说,我应该是在中国最早做手机游戏的了,我是在2002年就开始做手机游戏的产品和研发当时中国主要是WAP游戏和JAVA游戏当时和几位伙伴成立了第一家SP公司,最早是做短信的答题游戏,后来做WAP游戏,当时公司出了一款叫《盖棉被纯聊天》社交游戏,当时是业内最火的一款WAP社交游戏了

 

后来我又创办了一家新的公司,做了一款国内最早的WAP MMORPG手游,叫《魔域圣战》,当时的DAU我记得超过了5万,PCU也达到了4000人,最火的时间是晚上次8点的攻城战,玩家在游戏里非常热闹。当时很多玩家非常热情,有几个玩家还专程从福州过来找我,还提了很多礼物过来讲了他们很喜欢这款游戏,也提了很多要求,要我们配合做修改。后来我们这家公司还开始做了KJAVA手游,当时的《枪火英雄》这些游戏都非常受欢迎。只可惜当时大家都还没有特别重视游戏内容的研发,对比SP业务来说,做研发太慢、太苦了,还有当时的计费环境也不太好,所以我当时的公司又转向做SP业务,后来公司出售给了一家上市公司

 

然后就到了2007年,当时我从北京回来发现深圳的功能机市场蓬勃发展,我就回到深圳来专注做功能机游戏的研发和运营,当时和全球知名的游戏公司合作,把《水果忍者》、《愤怒的小鸟》、《小鳄鱼爱洗澡》这些游戏从智能机移植到功能机上,当时的公司也成为了国内最大的功能机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再到后来,我想大家也就知道后来我带领团队转型智能机游戏市场,就有了中手游的故事了。所以说,我和手游是有不解之源啊!

 

许远:小时候非常喜欢玩游戏,红白机痴迷者

01

 

我觉得人的游戏基因是天生的,但以前没游戏当成一个职业。我小时候经常通宵彻夜红白机,还特地买一个大电视,另外还有一个游戏盒子,里面也全是红白机的游戏。

 

新太工作了十年,算最早电信娱乐业参与者之一非常享受这个把工作娱乐化乐带给客户工作过程。

 

2006年一偶然的机会进入一家游戏公司现在做游戏刚十年。我们第一个跟腾讯合作的游戏就十分成功,恰好那时腾讯也是刚尝试手游行业这种成功在当时十分难得。

 

在2010年底,我看到了安卓市场潜力,所以决定自己创业,在2011年创立了谷得游戏2011年安卓在市场占的比例很小,只有6%,但是我看好未来安卓在中国市场的潜力,所以成立这家公司,并真正意义自己的想法去做游戏,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谷得游戏

 

苏萌:华为近10年程序员,2011年初转型做手游

01

我进入游戏行业应该是最晚的,我当时在华为做了差不多十年的技术,做智能光网络的设备,在相当长的时间我都是程序员,从华为离开后到腾讯也是一个程序员。

 

机缘在2010年底,当时乐逗几个创始人找到我说智能机的时代有不一样的事可以做,当时在移动互联网炒得很热的社交游戏的概念。乐逗游戏最早在游戏上面也是做社交平台的,我觉得这件事我其实挺有兴趣的在此之前对游戏是很痴迷,所以在这样的机会下2011年年初,加入乐逗

 

在2011年初社交游戏的概念在整个移动互联网里还很新,没有什么重度游戏,大家都说社交游戏当时有很多的社交平台,这条路其实也并不顺利,乐逗游戏也做了一些及时的调整。我个人从那个时候开始进入游戏行业发现游戏是一个很有趣的行业,因为它结合了一些技术包括设计甚至是艺术领域的东西,我觉得这是非常综合的,直接提供给人快乐的行业,或者提供快乐产品的行业。

 

付强起点著名作家,视频网站烧掉1千万,2007转型游戏

)[QQ25R9Y4)EGT_O`KU4MBG

我是2001年的时候开始进入网络文学行业,那个时候刚开始出书2004年的时候进入网络视频行业,做网络视频网站。在那个时代里面很少人提正版,当时是想要做网络正版。我自己的写书赚的钱一千万左右做视频网站,一直做到了2006年

 

2007年的时候,我看到一款游戏。当时我就豁然开朗,我觉得这一定是一个机会从我本意来讲,我并不意愿进入游戏行业,因为自己是做文化行业的,我自己对文化是有一些想法,但是为什么后来进入游戏行业呢?因为在中国你做什么都会被盗版,你做文化很难,你没有办法去赚很多的钱去实现你的东西。我们从网络文学过来,后来到网络视频,我们是完全不懂得游戏的,从2007年开始进入游戏行业,然后开始学。

 

我从2007年到2013年整整七年从一个写手向游戏行业转型的时候其实是非常痛苦的,因为作家的思维和制作人思路是完全不一样的,作家是我就是神,但是制作人不一样,你需要调换很多东西,而且有各种配合。我们第一款产品很成功,但是后来又开始萎靡,一直到2013年开始做手游才开始崛起,这可以说是我无奈中的幸运吧。

 

其实我从生活上来讲,因为我并不是一个物欲太强的人,我19岁的时候写书一年的收入大概是一百万左右。在那个时候其实够用了,但是为什么最后还是会想要去创业、做相关的东西?其实就跟很多演员当导演一样。

 

书里的内涵和内容是没有被发现出来的,其实那个时候我就看很多相关美国跟日本的文化链,其实他们文化链的体系是很深刻、很完善的,中国在这块一直不好。我认为像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没有文化链是很奇怪的,所以我觉得这一定是方向。我从20岁开始,我现在30岁多了,十几年以来我又做网络文学、又做网络游戏,其实我十几来对于我要做的事情没有变过,我始终认为游戏是文化行业的一部分。

 

很多人觉得第一波是游戏公司,其实第一波从来不觉得是一个游戏公司,第一波是一个IP运营公司,只不过游戏收入占我们收入的重要部分。

 

问:在这么多年创业和成长的过程中,有没有想做却没有做成功的一些心愿

 

付强:希望员工比我强

 

其实我做公司的理念是这样的,我跟我所有员工都是这样讲的,我认为公司只有三种人,第一个是老板,第二个是准备成为老板的人,第三个是学习准备成为老板的人。我和我的员工讲,如果你要想做副总的话,我给你干干一辈子,我看不行。我不希望我的员工一辈子都给我打工,我希望我的员工有朝一日能比我强,而我最大的遗憾是现在我的员工还没有比我强的。我前面的资源太少了,我跟别人开玩笑,我说很多人在公司打工都是烧老板的钱培养自己,我是烧自己的钱培养自己,我前面都是亏损、有弯路都是自己去体验这个成果,我并没有给下属和其他人这个空间,但是这几年我会希望更多的给我的核心员工空间成长起来,像我天质这么不好的人都能做到,我相信他们会比我更强。

 

写书是你到底有多自我,越是自我的人写书越有天赋,做游戏的人到底有多他我,就是你到底能够多么的体会别人,这是两个极端。我们这个年纪这么多负担以后已经没有办法体验那种简单的快乐了,这个时候你还能体验到普通用户的快乐其实你是要牺牲自我的,必须把自己埋起来才能体会到普通用户,因为我们已经不是普通用户了。如果按照自我的成长要求去创造游戏的话,那是死无疑。

 

中国很多游戏公司是“一本道”,就是一个游戏红了就不行了,为什么?很多做这个游戏的人他的自我和他的他我大部分是吻合的,所以刚好他能成功。但是当他成功了以后,他就变了,所以就死了,就是这么简单。

 

苏萌:希望参与到产品的开发工作,做出有创意的东西

 

其实游戏公司成功以后视角就发生了改变了,可能不那么接地气了。我自己最大遗憾其实是到现在为止对游戏的开发工作我并不是特别熟,我很希望自己参与到某一个产品里面自己写代码,做出一些有创意的、创新的东西。

 

这也是做了十几年程序给我的烙印,不管是早期在交换机上面,还是后来在腾讯的网页,作为一个程序员来说都想学一下这个语言是怎么做游戏的时候想自己试一试。而且做技术的人很多都希望有一些创新,我能够在这个领域不敢说全面的比别人好,但是至少有一些我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地方。

 

我希望自己参与到游戏中,自己写代码,而且能给别人看我写的代码或者我做的部分有哪些别人没想到的我想的、我做的到别人没有做到的,这是我一直想做的。现在是没有时间来做这件事,尤其是要重新开始学习游戏的开发工具要花很长的时间。

 

许远:希望自己做一款产品,做制作人

 

我26岁就成为公司的总经理,这么多年最大的成是培养了很多游戏人才不断得利他,包括我们谷得的团队从游戏的角度来说,我看到市面上一款好玩、成功的游戏出现,我最大的遗憾是我没有做制作人。

 

我对自己做过一番分析,我擅长的部分是用户市场,知道用户需要什么什么是好玩的。我一般很少现在市面上的手游,但一旦喜欢上了就会很上瘾,我会发现哪个特点会卖钱不需要营销比如刚刚我们玩的《皇室战争》就根本不需要营销,它很自然就排到了排行榜第二位。我说这款游戏绝对大卖,因为一玩就上瘾,我是非常挑剔的,我说这绝对是一款好产品

 

要成为一个游戏制作人,我缺乏很多专业性的东西,但是我觉得那是技术层面的东西。我认为成为制作人必备的几个要素,有一点是必须要有一定的天分,但是光有天分还不够,剩下就是积累,没有积累是不行的,他要懂用户、懂市场、懂趋势,甚至要懂营销——这款产品将来如何去推用什么营销手段东西我都知道,但是到了技术层面,比如用什么样的系统好玩、用什么样的东西制作得有趣,还需要继续学习现在心里面有一个创意,希望有一天我亲自带团队,以制作人的身份把它做出来。

 

肖健:希望打造一款全世界玩家喜欢的游戏

 

我其实是一个喜欢不断给自己设目标的人,我只有不断向前追求的目标,而在我之前的理念里面不存在遗憾的事情。像傅总谈到培养人的问题,可能是因为我创业时间太久了缘固2001年8月份创业,现在已经15年,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很多我身边的同事、合伙人现在都赚了不少的钱,也有不少的人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就有些比我成功很多很多。这点我还是比较欣慰而我也相信在未来的手游路上,目前和我一起并肩战斗的兄弟姐妹们,我也相信我有能力带领他们一起创造更大的成就和回报

 

我是最早做手游研发的,我非常希望提供好的游戏给大家玩,但是当时的环境不适合我们持续做下去,所以我放弃了。后来我做SP,但是SP里面很多的内容并不是消费者真正能够喜欢的东西,我想在座如果有做过SP业务,应该和我一样深有感触吧。放弃了在那个时间点里不做游戏,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放弃继续做好游戏的这颗心,所以我又回来了!

 

我觉得成功的定义有很多种,既然选择了又回到手游领域,那么我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我真的想做一能够被全世界的游戏玩家都能发自内心喜欢和能自发传播的好游戏,我觉得这才是我在这个行业里面真正可以定义成为一种成功。我想我的这个目标也是我们这么多从业者大家共同的目标,如果非要说一下是否有遗憾的事,我只望在我干不动了,选择退出手游行业的时候,我不要MISS了这个目标,不要带着遗憾而离开。

 

另外,关于IP这个事情,其实是有渊源的,因为我小时候就非常喜欢看漫画专门收集漫画。还有就是2013年我们在分析PC游戏成功的几个因素的时候,发现IP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所以我当时就希望把自己喜欢的动漫、游戏和小说的IP能够做成手游。而比较巧的是我有一位好友正好是做动画IP的业务,所以在他的建议和安排下,我就全力开始在日本IP入与合作

 

最近大家也都看到了《火影忍者》和《圣斗士星矢》的动画电影上映,我最近也正在和部份日本的版权方筹划将漫画拍成动画电影或真人电影,让它们重新焕发青春。我以前看过很多漫画可能大家不一定都熟悉和了解,那些漫画的故事非常好,我特别希望将年看过的一些故事特别好的漫画重新翻拍成电影,让自己觉得好的漫画在自己手上变成一个活生生的现实。

 

问:现在谈得很火的话题,包括VR、H5、二次元,也有喧嚣一阵的电竞项目,对四个话题或者未来发展的趋势有没有探讨或者有没有一些发展的规划和投资呢?

 

肖健:重点手游,已布局VR,但需多思考

 

游戏始终不断增强玩家的体验而不断变革和创新。但在当下,手游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如何做出和发行好和精品手游,这是我们目前想得最多的

 

VR这块确实我们也在关注,其实我们已经有一些布局,只是还没有对外公布。我觉得这块东西还没有真正到可以让我们拿出来讲的时候,我们认为还没有成熟。对于新的技术未知的东西的好奇和探索是我们企业的时刻保持着的

 

不管是技术的提升、体验的提升都离不开精品的内容,我们目前也是集中于内容产业的投资与布局,但内容产业的投资布局首先满足的还是手游业务的需求,然后是同步VR的需求大家都在说VR很快会到来,但是否真是如此?而VR的真正应用场景又会有哪些?哪些应用场景的商业模式是最先到来的?们也在思考和探索这些问题,中手游真正切入做VR的时候,会有一些不同的思考,我们还是希望想清楚了动手

 

许远:定位做内容,现在是假VR ,看不懂不会碰,会研究

 

我们首先定位还是一个内容制造商。我们是做游戏的,基于什么载体如何把内容做好,那现阶段趋势及发展状况是怎么样。

 

我们认为VR技术在未来两三年会看清楚方向,或市场会逐步成熟起来,在游戏领域怎么应用VR技术,我们有我们的方法去研究,但是具体怎么样现在不敢说。H5炒了这么,流水都有突破一千万、两千万说实话我看不清楚它到底能不能爆发,看不清楚态势的东西我就不敢碰,所以会持续关注H5VR也同理

 

我们做内容,跟载体并没有很大的冲突,所以当载体技术成熟了,我们创作内容的速度会迅速;电竞领域当然可以专门去做,我们公司今年一个产品,要说电竞挂上钩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这要看你从哪个角度理解。从生产内容的角度来说,我们肯定会生产电竞级别的产品出来我认为电竞领域在将来是一种方向,在内容上要做准备。

 

二次元是一个未来的市场,现在不懂二次元甚至不能跟孩子对上话,但是二次元还是一个小众市场,我们也在研究和关注,甚至也有产品的布局,但暂时是尝试性的,我们没有下定论。我做有一个特点,我喜欢走前一步,不喜欢走太早。举一个例子,谷得游戏是2011年做安卓平台游戏的,2012年安卓市场就很快起来了,我就走这一步。

 

太激进容易死,太晚可能竞争对手这个很难判断,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很难说能不能看准、能不能踩得准,也许我们能赶上,也许会错过。总而言之,在新事物出现的前期,关注和研究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我认为现在都是假VR,时机不成熟。马化腾说VR市场可能在未来两三年成熟起来,我们暂时只在技术层面上关注研究,毕竟现在技术市场不成熟。关注太早了会拖累我们的主业,主业对我们才是最重要的。

 

目前来说,我们会时刻关注VR的发展同时做好内容生产,提高内容的质量现在我们做的这款游戏适合亚洲不适合欧美,希望未来能做出真正跨越了文化、跨越了种族的游戏,这是我们目前的主要课题。

 

苏萌:VR还需要两三年时间,关注二次元

 

在我看来所有最新的技术,全人类最新的技术一般情况会用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战争,一个就是娱乐。在娱乐行业经常会接触到非常新的技术甚至是很前沿的领域,在我看来VR和AR现在都不成熟,它要等科学摩尔定律的演进才能达到一个良好的解决方案,所以在这方面我们的看法也是跟随参与研究,只是仅此而已

 

有时候科学用摩尔定律的自然规律也是人类的规律,没有办法打破的,所以还要两三年的时间。其它的几个方面,包括二次元,这其实是需求的变化。在我看来我们已经不了解现在的年轻想什么,文化本身也在演进,所以我们自己也在关注,因为游戏本身就是一个文化的产业,在关注文化本身的演进规律或者是前沿的方向。总之这两个方向,我们都在关注和参与。

 

具体参与的时间或者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投入产品去实施,这实际上还要一些对于时间点的把控。其它的几个方向,我个人认为不是特别重要,这两个是我们比较关注的一些前沿变化的部分。

 

付强:不跟潮流,集中做内容

 

我觉得我们算是比较笨的人,我们不会跟着潮流,我们永远知道我们做什么,我们是做内容的,我们不会关心飞机怎么改进,我们只会关心我们有没有一个东西放进飞机。我们集中在如何提升我们核心的情感体验系统以及素质体验系统的两个系统的提升,我们不这些潮流的变化,我觉得有时候做内容的人要静下来。

 

所有的题材在不断的变化,可是人生一切小说无非爱恨情仇四个字,看起来世界变得很快,在我看来世界从来没有变过。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