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C纪元30年,中国的山寨汪洋与独立山峰

发表于2016-04-01
评论0 191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策划行业精英群

361498939

GDC已经举办30周年了,而首届GDC时,你所熟知的一切和游戏有关的东西几乎都不存在。

作为一个年轻的中国游戏公司,我们有幸成为这场盛宴的一部分——我们出展主展馆,并在展览开始第二天进行了题为Chinese Indie Mobile Games & The Formula for Success in the Global Market的演讲。这一次我们不再是观众,而是一名呐喊者,站在孤悬的高峰上呐喊,面对一片黑色的汪洋。

外面的声音

GDC可以算是一个行业大会,可以知道全球的游戏行业从业者都在关注些什么。

VR无疑是最大的热点:场场爆满的演讲、层层排队的展示,实打实的作品,竞相公布售价的VR设备。VR的世代就在不远处了。

VR展台前排起长龙

独立游戏才是主流:大量独立游戏人的演讲,大量新的制作精良的独立游戏展示,XBOX和SONY的主展示区域也全是独立游戏。没有错,独立游戏并不小众,而是几乎和IP大作平起平坐的独特力量。

独立游戏展台前热情的玩家

F2P游戏是近20个分类的1个而已:没错,F2P相关的演讲是会专门注明这个是F2P的主题。这TM不应该是游戏的全部吗?老外不是都在研究怎么做F2P吗?我怎么没看到?

畅销榜大厂啥也不说:你看不到SuperCell的广告,看不到King的广告,看不到《Game of War》的广告,演讲布道也很少。对了,中国赞助商广告倒是铺天盖地。

《Her Story》成为IGF最大赢家,独占5项大奖(AppStore就有但是全英文你听不懂的放弃吧);巫师3获得游戏开发者选择大奖;而以上环节历史上从来没有中国团队的游戏作品获得过提名!最后岩田聪让全场泪奔。

会场播送的岩田聪先生纪念动画

出海的使者

参加GDC的中国开发者大体可以分为3类,游客、土豪和独立开发者。

游客不讲了,土豪真是让人觉得咱们是个富裕的国家。从会场证件的LOGO广告、到入口的大横幅、到会场周围的公交站、到主会场最大也是最浪费的唯一有COSPLAY的游戏展示,中国厂商希望参与并获得全球游戏市场关注的姿态是十分明显的,但是似乎除了掏钱之外我们也很难找到更好的交流方式。

《列王的纷争》展台,无聊的COSER们

从参展商数量来看,中国参展商不完全统计有十来家,以游戏研发为主,也有很多独立开发者的作品参展,《蜡烛人》、《幻影猫》、《ZOMBLE ROLLERZ》、《鲤KOI》、《水晶战争》,以及我们魂世界自研和发行的《块猫》《去吧卡罗琳》《时空旅途》《暴走砖块》以及初次亮相的《苏打世界》。对于独立游戏的研发者而言,GDC是极为重要的展示平台,这里展示的独立游戏数量和规模远超商业大作,而且质量惊人。这里没有花哨的布置没有ShowGirl,就是面对面试玩。相较而言中国独立游戏的数量和质量对于这个游戏大国而言都还远远不够,然而你可以明显看到成长甚至是飞跃!


淹没在汪洋中的孤悬山峰

世界对于中国游戏的印象,就像这个国家一样,市场规模世界第二,但是落后而腐朽。商业上他们希望进入这个市场却全无办法,观念上中国游戏厂商就是只会赚钱不择手段的无良商人。
你是可以感觉到的,海外对于中国的游戏厂商是不信任的,这种不信任不是一两次事件形成的,而是几乎我们所有的对外输出都是这样的主题,从《Hero Charge》到《刀塔传奇》,从《Clash of Royale》到《Tap Titan》,甚至我们自己都早已习惯,你见过哪款好游戏没有被山的吗?


这种现象有什么影响吗?商业的成功使得我们并不在乎这种认同缺失,无所谓有钱我可以收购海外团队,无所谓我玩自己的F2P,无所谓中国市场足够一夜暴富。于是我们渐渐被淹没在那边自得的山寨汪洋,成为了一片黑域。而必须要走出国门才能获得发展的独立游戏就变成了那唯一孤悬的山峰,即使拼命呼喊,也似乎无人听见。

是的,要说参展GDC并进行演讲最大的感受就是那样的孤独。在我们演讲之前,GDC就被一个题为What To Do When Your Game’s Being Pirated in Asia的演讲刷屏,那一刻我们是崩溃的,我们的主题正是中国独立游戏如何创新如何走向世界。我们突然开始强烈的担心会有人来听我们的演讲吗?汪洋之中我们成为了一座无助的孤岛而已。

其实刷屏也在国内进行着,尤其是独立圈的各个微信群,独立圈并不孤僻,大家也会积极商业化、使用广告变现、和安卓渠道搞好关系,但是有些事情反而是不可容忍的,山寨和侵权被认为是独立的底线,而每每出现独立字眼又触碰底线的行为,独立群里必是口诛笔伐,而这样的过程使得每个妄图自称独立的人都产生了一种压力,我是生活在陆地上的,我不能碰触那些红线,这似乎在法律之上创造了一种道德甚至行业规范,而且至少当下它是有效的。

独立的本质是一种创新和探索精神,而在中国甚至成为了一种不作恶的道德标签,使得即使在大洋彼岸的GDC会场,这些中国独立人真正成为了汪洋当中的山峰,拿着自己的作品让玩家试玩,这最直白也是最简单的反馈环境,反而变的弥足珍贵。你的产品太创新了我们无法预测收入规模,你为什么不抄个XX,你的产品没有IP,这些再正常不过的评价标准,放到GDC的会场上,放到全球市场上,似乎并不存在。

我们的展会现场

还好,我们的演讲还是吸引来了比想象多很多的人,全程无尿点、大家认真聆听、用英文提问、结束了还排起队伍沟通了将近20分钟,其中一半是外国人。场外还有在海外学习游戏设计如今刚在北美工作的中国开发者跑来问我,“你说现在敢回国吗?”

所以这里必须感谢所有还在努力着的不作恶的独立开发者,只有大家抱团坚守,然后用产品沟通和创造市场,那汪洋当中的才不是孤岛而是高峰。

我回答说“敢!现在是最好的时候!”。

这是真的,《Minecraft》有将近千万的DAU,《球球大作战》有超过500万DAU,虽然后者是个独立游戏的山寨品。苹果大量推荐国产的独立游戏,腾讯、360、锤子也开始支持和欢迎独立游戏。当独立游戏可以越来越容易的获取如此数量的玩家时,当这些玩家渐渐长大,当核心玩家成为付费主流,那高峰终将成为大陆,像如今GDC一样,一片鸟语花香的大陆!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