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是游戏设计中最有用的工具之一

发表于2015-08-29
评论0 981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美术行业精英群

167422913

作者:Herman Tulleken

如果想要了解颜色,我们需要涉及多个学科,包括:物理,生物,心理,艺术,还有设计。这是帮助美术师创造氛围,游戏设计师突显功能,市场营销者做计划的有效工具。在本文中我们将进一步着眼于游戏中的颜色,即关于它的功能,技术如何完善颜色的呈现,以及我们的生物学如何影响人们对颜色的感知。

颜色在游戏中的功能

色觉的主要功能便是让我们更轻松地识别事物,的确,在游戏中使用颜色便能够反应出这一功能。我们之所以在游戏中呈现出红色的苹果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苹果就是红色的,如此我们便能更清楚地在游戏中识别它们。但是颜色在游戏中还有许多其它的功能,就像在艺术,设计和电影中那样。

情感

颜色是唤醒情感的一种有效方法。

以下便是基于不同颜色的同个场景。我们可以看出每张图都具有不同的氛围。

mood(from gamasutra)

mood(from gamasutra)

颜色分级是设计师常用于调整游戏颜色的一种方法,通常是以改变氛围为目的。

MDB_Grading(from gamasutra)

MDB_Grading(from gamasutra)

有时候颜色的改变也能够用于降低情感的影响。例如为了看起来不那么暴力,有些游戏会将血的颜色变成绿色。

品牌和流行趋势

在游戏品牌中颜色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即能够更有效地突显游戏:例如《传送门》使用了蓝色和橙色,《镜之边缘》使用了亮红色,《超级食肉男孩》使用了肉红色,《超级玛丽兄弟》使用了紫蓝色,而《迈阿密热线》使用了桃粉色。

colors(from gamasutra)

colors(from gamasutra)

除了突显游戏外,颜色也能够帮助游戏传达其目标用户群体:例如亮红色更常用于休闲游戏中,而更细致的颜色则更常用于硬核游戏中。

游戏中关于颜色的选择经常会受到当下流行趋势的影响。以下便是来自4个不同年份的最受欢迎的颜色案例,期间的跨度达到了30多年。

game_colors_over_the_years(from gamasutra)

game_colors_over_the_years(from gamasutra)

我们可以看到2012年的主导颜色变成了蓝色和棕色/橙色。Xaphan认为活力元素的减少(游戏邦注:游戏更倾向于单色)能够进一步推动现实性,并带动阴影和氛围光线的使用。有许多游戏便故意使用低饱和度和较淡的颜色去追求现实感。

视觉层次

游戏场景的元素构成了重要性的自然层次结构。例如先是玩家,然后是敌人,然后是互动对象,再然后是背景元素。颜色能够更清楚地突显这样的层次。在像绘画和电影等视觉作品中,这一原则能够引导观看者将注意力放在真正重要的内容上。而在互动作品中,这一原则更加重要,因为它能够帮助玩家判断自己该做什么:该去哪,该攻击谁,以及该收集什么内容。

价值,饱和度和色彩都能够用于区分重要元素。

进程

颜色能够提供给玩家一种进程感:即关于时间或空间的改变感。就像在《Journey》中,氛围的改变会伴随着颜色的改变而改变。

journey_colors(from gamasutra)

journey_colors(from gamasutra)

在《几何冲刺》中,背景是基于彩虹顺序,而这么设定的另一个目的便是让游戏关卡看起来更加不同。

机制

有些游戏是为了一些新机制而使用颜色。

《Exit Palette》是一款带有混合颜色机制的益智游戏。它是通过绘制带有不同颜色的对象去表示每个关卡的出口。不同颜色能够提供给对象不同的属性(如让它们向上飞翔),并且通过混合适当的颜色,你可以提供给对象解决谜题的适当属性。

而在游戏《Hue》中,玩家需要改变世界的颜色从而让特定的对象消失。

《僵尸末日》拥有一个染色机制,即玩家可以使用浆果去制作染料给衣服染色。通过以不同比例去混合浆果,玩家便能获得不同的颜色。

dayz-dyeing-color-mechanics-on-current(from gamasutra)

dayz-dyeing-color-mechanics-on-current(from gamasutra)

有些游戏利用了不同颜色去区分它们的机制。《The color! 》是一款需要你在网格中寻找不同颜色的方形,并且游戏会逐渐呈现出更多方形和更接近的颜色。《Specimen》则让你从一个与背景颜色相同的黑色培养皿中识别出一些斑点。

《Blendoku》让你以梯度的顺序在一个纵横交错的网格中排列色卡。《Huedoku》的游戏理念也是相同的,但它只是在正常网格中进行。这些游戏与《Online Color Challenge》非常相似,即通过让你按照一定顺序去排列4组色卡而给予分数。

《Brandseen》是一款依赖于颜色记忆(或品牌认知)的游戏:玩家需要根据记忆去匹配一些流行品牌的颜色,并根据自己的表现获得分数奖励。

标记和标示

游戏中的颜色经常用于识别不同元素并提醒玩家某些元素的性能。

标示

颜色标示(也就是符号)经常用于区分游戏元素,如区别不同玩家,游戏角色和游戏领域。

我们总是很容易标记颜色符号,或者很容易将其区别于其它标示以及场景中的中性色。标示经常用于像《Kill Zone》等对抗游戏以及像《国家的崛起》这样的区域争夺游戏。

标记

标记经常用于向玩家传达元素的属性(如一种道具或一段地形)。一种道具或一段区域的颜色能够告诉玩家它们是否能够与之互动或者能否使用它。

在《Mirrors Edge》的奔跑模式中,能够帮助玩家向前的对象会以红色进行标注。

在即将问世的游戏《Witness》中,特殊的区域会以不同颜色进行标注去突显它们的重要性。

《传送门2》的传送光圈将创造一个用推的蓝色传送门以及一个用拉的橙色传送门。

在《加勒比海盗Online》中,颜色是用于划分不同的药剂原料。

内容变量

颜色变量是创造游戏内容的一种廉价方式。

在带有抽象图像的游戏中,关卡总是很像,所以游戏深度很容易被降低。所以这类型游戏总是会通过改变关卡间的背景色去突显关卡,并让玩家更清楚地感受到游戏的变量和深度。《Splice》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像《Tiny Wings》和《Blowfish Rescue》等游戏便使用了算式去创造无数配色方案。

颜色改变同样也可以用于获得更多内容。转变调色板便是一种增加敌人和游戏道具的方法。今天,改变颜色仍然是增加内容的有效方法。当颜色是作为一种表示时,这种技巧总是很实用。

gems(from gamasutra)

gems(from gamasutra)

技术

因为游戏刚打开时是呈现出一个带有白色和绿色图像的黑色页面,呈现于设备上的颜色范围也突然变大了。这会让游戏看起来更加现实。

《Galaxian》(1978年)是第一款使用RGB颜色的游戏。在那以前游戏中的颜色都是通过玻璃纸和硬纸板背景所创造出来的。

注:似乎在第一看颜色游戏上我们搞错了!在这之前已经诞生了不少颜色游戏。虽然很难说清楚,但《Wimbledon》(1974年?)和《Color Gotcha(1973年)都是最早出现的颜色游戏,而《Galaxian》可能是第一款使用了多色精灵的游戏。在《 What Was The First “True” Color Arcade Video Game?》中,Keith Smiths便提到了一些最早使用颜色的游戏。

所以以下段落便是为了纠正之前的错误。

一些突出了超过256种颜色的早前设备包括带有482种(或512种)颜色的PC Engine(1987年)以及带有4096种颜色(或65536种)的Neo Geo(1990年)。在1994年,Play Station更是创造了1670万种颜色的新基准。

一台设备(如印刷机,电视或LCD屏幕)的颜色饱和度是该设备能够“再生”的颜色空间的一部分。大多数显示设备都使用了三种主要颜色去渲染一个场景:红色,绿色和蓝色。这三种颜色的结合让一台设备能够使用在这三种颜色所包围的三角形区域内的任何颜色。

getImage(from gamasutra)

getImage(from gamasutra)

技术的进步让设备拥有越来越大的颜色范围,因此也让游戏能够呈现出越来越多的颜色。能够重现整个有形的颜色空间的设备是我们还未能实现的一个目标;但如今的设备越来越接近这一目标了。有些放映机使用了更多主要颜色去增加颜色范围;例如Brilliant Color放映机。激光录像放映机便使用了三种激光去创造更广的颜色范围并且能够用于今天的显示设备上(这是大多数人类能够看到的90%的颜色),这是因为激光能够创造真正的单色基元。

增加可感知颜色数量的老技术

在过去,色彩转换被用于增加8位体和16位体颜色游戏中的图像内容,并且能够减少创造多个2D精灵的紧张任务。增加游戏角色和道具变量的一种简单方法便是重新使用同样的精灵,但却使用不同的调色板。

色彩转换同时也用于增加可行颜色数量的不同游戏场景中。在3D渲染和完整的32位体颜色游戏出现前,色彩循环用于创造水,火以及其它游戏环境效果的动画中,如《S.P.Y. Special Project Y.》。色彩循环使用的是一个平面图形以及一个带有256种颜色的调色板。通过在调色板上进行颜色的循环所创造的视觉效果(或动画)能够呈现出像素在移动的错觉感。

抖动显示便是通过交叉不同颜色的像素去增加颜色的数量的一种技巧。例如为了获得了一个黄绿色,我们便可以使用绿色和黄色像素的检查板模式。

颜色生物学

我们大脑所感知的颜色其实是物体所反射的光线并反射在我们眼睛的视网膜上。然而不同颜色拥有着不同的生物效果,并且不是所有人看到的颜色都是一样的。这点将会影响玩家在许多游戏中的体验。

关于生物效果的一个例子是,我们如何看待红色。视网膜后面的红光将推动眼睛中的水晶体变得更凸。因此我们在看到红色区域时会觉得它更超前。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红色更能得到关注并且出现在像《镜之源》这样的游戏,或者说这解释了为什么当暖色系与冷色系放在一起时前者会让人觉得更靠前。

游戏中的色盲

色盲或者色弱都是指看颜色或感知颜色的区别方面的障碍。

在男人中,色盲的比例是1/20,女人则是1/200。最常见的色盲类型是红绿色盲,即会导致人们分不清红色和绿色。

color blind red green(from gamasutra)

color blind red green(from gamasutra)

尽管大多数游戏都不会特别去迎合色盲玩家,但是也有许多游戏开始在设计过程中考虑色盲这一问题了,即通过提供给这类型玩家除颜色以外的视觉线索(游戏邦注:如形状,文本,模式等等)。

在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中有一个常见的问题,即用于区分不同团队的红绿色指示器。对此的常见解决方法(如在《使命召唤:黑色行动》中那样)是用蓝色和橙色指示器进行替代。Tretarch甚至拥有一位色盲首席游戏测试员。

不可能的颜色

不可能的颜色是指那些因为视网膜功能而在生物学上不可能同时被人们所看到的颜色。不可能的颜色并不是颜色的结合,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彼此相近的颜色,如一个颜色看起来像是“红绿色”或“黄蓝色”。

红光能够刺激人类视网膜的视锥细胞从而让我们看到红色,而绿光会抑制视锥细胞从而让我们看到绿色。尽管大多数颜色都会从神经元中诱导出这些效果的混合体,而红光和绿光也会相互抵消,这便意味着我们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同时看到它们。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在黄蓝色上。

人们已经做了许多实验区证实我们的确能够看到不可能的颜色。这些实验便包括使用眼球跟踪器或通过练习而让视锥细胞感到疲劳。最近刚问世的Oculus Rift便被用于像《Diatomic Number》等游戏中去捕捉不可能的颜色。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