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策划工作小结

发表于2021-04-22
评论3 4.1k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堂游戏策划行业精英群

361498939

2020的核心业务

  • 通过CPI立项,做了一堆失败的项目
  • 复盘区块链项目
  • 学习OKR及项目管理

 

休闲游戏具体情况及反思

  • CPI立项

2020年一整年都在捯饬这个,对此充满了怨念。

1.先是抄袭了我功夫特牛,搞了个3D的demo。策划方面文档已准备好,然后在CPI这里跪了。竞品素材测试0.24美金一个用户,自己做的素材0.6美金一个用户。以起量后安装成本翻倍,认为题材没法做,项目GG。

2.从CPI角度搞idle办公室、度假村,因市场波动,买量价格不稳,GG

3.其他:军事题材弓箭传说,GG

 

这个商业化的模式有以下缺点

  1. CPI素材只能自身与自身作为对比
  2. 测试过程中容易混淆是测试玩法还是测试美术,或者测试的是个概念、IP
  3. 盘一下轻度变现的逻辑:重度游戏采用驴头不对马嘴的广告,是由于这种游戏化的广告带来的安装成本低;轻度游戏从广告的玩法点击率高的角度切入,买量套利,那假若广告的玩法点击率不高呢?比方说测试一个IP、一个RPG玩法,很难说服观众点击这种视频。如果花费大的精力极限压RPG、养成玩法的点击率,应是本末倒置。

 

关于轻度套现逻辑的解释:

重度游戏用点击率高的广告,吸引用户到下载页,用户发现下载页的商品和广告不一致,导致CVR低。如果商店页与预期一致,则CVR高,则这个差额即套利空间之一。重度游戏流失高、LVT高、变现不稳定,轻度游戏变现在前3天、变现稳定,这是套利空间之一。

 

那么这里就有个矛盾点,为什么不直接用广告素材来做轻度游戏呢,或者直接用吸量玩法做游戏?这省去了大量测试的成本。如 war of rafts,即是用 Top War 某一段时期的投放素材演化来的。

 

这种广告素材被投放给大量用户,即他们已经被洗脑过、默认这种玩法存在的合理性了,即便游戏做出来后的买量成本不如预期,其自然量应居高不下。这可能可以解释为什么war of rafts 买量数据不多、但异军突起。(2021-4)

 

关于CPI补一些信息:

在历史的角度,商业游戏依次是立项、开发、发行、运营,广告投放是最后一步。CPI立项是倒过来先控制投放成本。有以下不可控的因素:

1.不同的时期,单个广告素材的投放成本是浮动的

(导致创意结果不准确、唯有套路得人心;套路可以量产,但创意不行)

 

2.投放会做几千个视频进行试探成本,研发没有这个条件

3.用户爱点某样的广告,仅仅代表用户想要这种新鲜感。但是新鲜感会随着时间变化,此外想要不等于想玩、付费

(对Voodoo这种实录视频的创新产品没有2、3痛点,走这条路费CP,可能百来个团队进行这种视频测试,死了百来个。)

 

4.广告视频只是片段、不是玩法。大部分不具备落地可能性,仅仅是看起来好玩

5.广告视频中的镜头、冲突是多余的,它们都不具备在游戏中落地的条件

(对于idle产品、关卡制产品没有4、5痛点,但Idle、关卡制产品买量成本在提升)

 

6.素材跟游戏玩法不一样投下来留存和付费一点不差;案例:Art of war、梦幻家园、各路SLG

对此的强行解释是当游戏质量大于广告质量时,用户流失并不多。且高CPM会给游戏带来更真实、更具有付费能力的用户。

(对于高LTV产品没有痛点6,但产品同质化,内卷。)

 

矛盾点挺多的,在这条路上还没有找到取巧的办法。

 

  • 区块链项目

2020年做了超休闲与区块链结合的项目韭菜崛起,未上线。

游戏是 NFT + 币 + Join clash 3D。

游戏产出NFT、少量币,质押币获得分红,NFT加成这个分红比例。

其失败原因有:

  1. 采用了app调钱包,衔接的技术还不成熟
  2. 游戏本身在开发过程中逐渐边缘化
  3. 交易的手续费过高

很多同事会认为这个项目是一塌糊涂的。其实整个项目的逻辑是盘的通的、但需要币价值支撑、手续费也不能过高。

直白点说,区块链的性质决定了它允许运行很多庞氏骗局,但是区块链手续费的设定决定它不能运行过于复杂的设计。

 

  • OKR及项目管理

2020年接触了OKR、项目管理。

先说项目管理。

工作中遇到的同事都是值得信赖的,但很奇怪的一点是,大家均存在偷懒、划水的问题。这个度如果不Q呢,就容易越来越远。说呢,又很遭人厌烦。摸鱼是否是人的本性呢?是。

但是一个team得往前走的。大家都摸鱼,指望谁来催着走呢。

这时候笔者意识到不论多小的team都需要项目管理。

这可能是自发性质的,也可能是某个成员的岗位。

可惜目前看来,它必然不是OKR。

 

我研究了OKR一段时间。它讲究的是上行下效、团结一心。当然这是理想状态。

现实状态是什么呢?

它是帝王心术。

OKR不是KPI,但是KPI是由中层背负的。

这导致中层必然提出更高的目标,如果他不执行,则会出局。

执行层是过的最舒服的,越底层的越舒服。因为管理层的压力下放不到执行层。

那么OKR导致了什么呢?

中层与执行层的对立。

如果整个team的业绩达标,则是正循环,这是理想状态。

如果整个team的业绩不达标,那么对不起,这个套系统让你整个team都不好过。

它会先弄死这个team的leader,假若他扛不住压力,将压力下放,那活脱脱就是大型社会PUA现场。

那么逻辑盘下来 研发失败率高、进度delay → OKR管理 → PUA现场

如果不是这种情况、那么更糟糕了, 研发失败率高、进度delay → OKR管理 → 中层受虐、底层摸鱼现场

  • 允许他人重新传播作品,但他人重新传播时必须在所使用作品的正文开头的显著位置,注明用户的姓名、来源及其采用的知识共享协议,并与该作品在磨坊上的原发地址建立链接
  • 可对作品重新编排、修改、节选或者以作品为基础进行创作和发布
  • 可将作品进行商业性使用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移动官网
公众号
在线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