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行负责人Hugo Peyron分享Voodoo的成功之路

发表于2018-12-17
评论0 363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程序行业精英群

711501594

本次访谈我们邀请到了Voodoo的发行经理Hugo Peyron,让他和我们分享Voodoo是如何从一个两人工作室发展为热门产品不断的大型游戏发行公司。

Chay Hunter:感谢您今天抽空与我交流,首先来介绍一下Voodoo、你自己,还有当初是怎么进入游戏行业的吧。

Hugo Peyron:好的。我是Hugo,目前在Voodoo担任发行经理。四年前我结识了联合创始人Alex和Laurent,那时Voodoo还是一个小型初创公司,而我还在实习期,时间为半年。我们成为了好朋友,但实习结束后我想去旅行,离开他们是一件难过的事。

在国外的游戏行业做了几份类似的工作之后,我最终还是回到了Voodoo。那个时候大概有10名员工。我们的第一个项目是一个叫作Bool的游戏,它没有在市场中存活下来。然而,我们没有气馁,接着发行了Paper.io,也就是Voodoo的第一个大热门游戏,它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玩家。自此以后,我们就成功发行了一系列畅销游戏。

Chay Hunter:Bool对你们的发展策略有怎样的影响?

Hugo Peyron:我们的策略改变主要是因为我们不得不吸取教训,学习必要的技能,然后在短时间内成为这方面的专家。为了在那个时候生存下来,我们必须进行优化调整、提升对用户获取的了解,尽我们所能地从用户上赚取最大利益。首先,压低获取用户成本。第二,筛选那些对于广告盈利模式最有价值的用户。在最初的三年里,我们孜孜不倦地致力于优化UA和改进盈利策略。鉴于游戏并不出众,这么做对我们的生存是至关重要的。

Chay Hunter:Voodoo发行的首款游戏是?

Hugo Peyron:Quiz Run。这是我们的第一款游戏,是内部开发的,我们之前没有意识到自主发行也是一个选项。想起来也是挺有意思,我们在这次开发过程中学到的所有事情都和游戏发行密切相关。我们从这次经历中学到了很多,主要是因为Quiz Run确实是一款优秀的游戏,但是它没能成为大热门。设计制作精良,游戏概念新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没有受到玩家的热烈欢迎。我们也明白市场不可能因我们而改变。

Chay Hunter: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就决定要涉足游戏发行?

Hugo Peyron:是的。不久后我们就明白了,往发行领域发展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我们在UA、盈利方面真的非常得心应手,我们知道这些技能可以应用在更多产品上,不仅仅是我们自己开发的游戏。那时候我们只发行过两款游戏,但是行业中的每个人都知道从头开始开发手游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我们可以当做利器来用的是商业方面的知识和技能——用户获取和盈利,而且你可以在任何时间在多个不同的游戏上施展。

Chay Hunter:转到发行领域的过程困难吗?

Hugo Peyron:说实话,很让人享受。从那时开始事情就逐渐走上正轨了,至少对我来说。我刚加入Voodoo时对写程序一窍不通。我不懂设计,我对产品也一无所知,对整个游戏行业更是没什么概念。

处境很尴尬,我知道我必须得找些事情做。基于前两款游戏的经历,我提出了进入发行领域的想法,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跃跃欲试。

Chay Hunter:刚开始时是怎样的?

Hugo Peyron:一开始非常糟糕。我们按照传统做法走,比如打电话给不同的游戏工作室。我开始联络法国各地的相关人员,这样日复一日。每天早上来到办公室,我就开始给对合作可能感兴趣的人打电话。之后我意识到我一天只能打10个左右的电话,这样太慢了。我们应该联系更多人才能筛选出上乘之作。所以我们决定采取一个更加大胆的策略,能够帮我们争取到世界各地的游戏开发工作室,而不仅仅是法国国内。

Chay Hunter:听起来很有意思。你们做了什么?

Paper.io animated(from gameanalytics.com)

Hugo Peyron:我们针对Google Play商店写了一个脚本,可以搜刮游戏工作室的邮箱地址(游戏邦注在iOS平台你是没办法这么做的)。结果,我们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收集到了3.6万个邮箱地址。我们对不同主题行进行A/B测试,然后给所有人发了一封非常吸引人的Voodoo推广邮件。最终我们收到了500份回应,也找到了一个中意的游戏。

Chay Hunter:是哪个游戏?

Hugo Peyron:Fight List。它比Quiz Run出色很多,具有独创性,KPI表现真的好太多太多,尤其是留存率。我们把之前学到的UA、盈利技巧应用到Fight List上,立刻就有了效果,收入猛增到之前的100倍。我们学了这么多不同的技术只是为了联系上游戏工作室,而现在反过来了,真是有趣。一切都得到了回报。

Chay Hunter:你说你们得到了500个回复,你们是如何缩小范围,做出最后的选择呢?

Hugo Peyron:我们把所有的游戏都玩了,进行筛选,但同时我们也尝试着保持一种不可知的状态。我们就把玩法不错的游戏列成一张表,主要是通过分析代码。如果游戏的代码写得很糟糕,那也没有必要看下去了。但如果是设计比较不入眼(Fight List就是这种情况),那我们还是会继续,在我们看来这不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可以解决。当然前提是游戏要好玩。

我们还请求他们集成我们的分析工具并共享访问权限,这样我们就可以查看核心KPI,在此基础上分析留存率和错误日志。我们在选择游戏时就考虑这么多。只要留存率高,我们就会考虑发行。

Chay Hunter:这个策略挺有意思的。Fight List发行后表现如何?

Hugo Peyron:挺不错的。在法国、意大利和美国都获得了热烈反响。Fight List登顶各个国家的榜单后增长势头依然不减,这个位置维持了好几个月。在法国,Fight List处于榜首的时间前后加起来大概有6个月。那时候真觉得难以置信。我们明白了发行领域才是我们能够大展拳脚的地方。

Chay Hunter:跟我们介绍介绍Fight List的开发团队吧。

Hugo Peyron:开发团队是由两名全职的法国工程师组成的。他们甚至都不是游戏开发者,他们是利用闲暇时间创造了这个小游戏。在我们接手之前,Fight List的设计和内容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而且这还是一个以内容为主的游戏。Fight List原先的名字是Two4Tea。但重点在于我们找到了这些开发者,可以和他们一起重塑整个游戏。这是我们作为发行商更加与时俱进的地方。通过给出实际的建议、进行个人辅导促使他们充分发挥潜力。我们的其中一位发行经理会教导他们如何制作一个成功的休闲游戏。其中涉及到产品、玩法还有设计。

Chay Hunter:你能再举出一个由你们发行的游戏产品例子吗?

Hugo Peyron:当然,我接着讲另外一个相关的例子。我们用同样的策略发行了Snake VS Block,它在大多数应用商店中仍保持着第一的位置。

关于这个游戏的经历也是跟之前很相似。我们联系上了一个由两人组成的游戏开发团队Bento。他们开发游戏已经七年了,一直没有获得成功。他们甚至有和Ketchapp合作过。我们见了面,花了两周的时间给他们一些反馈。5天之后,他们给出了一个改良版的Snake VS Block。我们对它进行了全面测试,一周之后就发行了这个全新版本的Snake VS Block。

Chay Hunter:你们给了什么反馈?

Hugo Peyron:这个过程就像是咨询与教导的混合。我组织了一次电话会谈,听听他们对市场的分析。现在什么是比较吃香的?玩法很简单的街机游戏。不会给玩家很大压力,能够成为一种非常休闲的短时间消遣方式,没有限制,玩家想玩多久就玩多久。

在两周的时间内,他们对市场进行了的深入研究分析,提出各种想法。三周之后,正式版的Snake VS Block华丽诞生了。我们花了两周时间悉心指导,5天后他们就交出了令我们满意的答卷。所以,我们前后总共只花了3个星期来完善这个后来在40多个国家畅销的冠军游戏。我们挑选出有潜力的开发团队,然后进行指导,提升游戏成为大热门的几率。

Chay Hunter:在游戏发行的初期阶段,你们是通过什么方式提高游戏的曝光率?

Hugo Peyron:苹果公司里有几个我们认识的人,他们负责欧洲Apple Store编辑推荐,我们会和他们谈谈,看看要怎么做才能得到推荐。通常是要整合最新的iOS功能。每次我们发行新游戏都会发给他们一份规划图。Paper.io在所有地区都获得了编辑推荐,Snake VS Block也是。老实说,虽然被推荐就能得到10万次下载,但是从长远来看,它的作用是有限的。游戏团队应该重点关注的是用户获取。这就是我们的策略,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Snakes VS Block被推荐后在全球范围内收获了20万下载量。而上个月,这个数字增长到了2000万,全靠UA。

Chay Hunter:你会比较注重交叉推广吗?

Hugo Peyron:目前不会,主要是因为交叉推广的位置要留给广告商,一般来说交叉推广要放在第一个插播式广告的位置,也就是最有价值的位置。我们算了下把这个空位拿来做交叉推广会损失多少钱。我个人认为这么做不划算,而且过时了。这就是为什么九月我们要开始着手制作属于Voodoo的交叉推广软件开发工具包。

Chay Hunter:你能跟我们分享一下Voodoo是如何使用GameAnalytics的吗?

Hugo Peyron:好的。我们对所有游戏都使用了GameAnalytics。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它能帮助我们检查潜在合作伙伴的留存情况。数字越高越好。如果游戏的留存率太低,那我们会淘汰掉。测试的时候如果有20个游戏,那我们一般会砍掉19个。

所以总结来说,GameAnalytics的关键作用之一就是帮助我们快速判断那个游戏是值得我们花时间、花精力的。准备过程只有几秒钟,只要一行代码就行了,能帮我们省下非常多的时间。进入制作阶段,留存率就是最关键的指标。无论是哪个版本,只要留存率没有提升,我们就不会发行。GameAnalytics让我们清楚、精准地了解到这些数据。

Chay Hunter:还有哪些KPI是你们重点追踪的?大家负责的指标是不是都不同?

Hugo Peyron:我们追踪的还有玩家的游戏次数。我们也有用漏斗工具查看那些玩了50局、100局的玩家数量——这跟留存率有关,但不是唯一的参考因素。我们有个原则就是无论给游戏增加什么样的新内容,它对核心KPI一定要有积极作用,因此每次更新后,我们都会仔细查看玩家数据,以此来评估游戏表现,并了解我们的努力是否带来了积极成果。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在用这个工具:产品经理、设计师、开发者。大家都对游戏有很强的责任感,每天都会查看GameAnalytics,思考有什么是可以进一步提升的。

Chay Hunter:根据数据对游戏玩法做出改变,你能举出一个实际例子吗?

Hugo Peyron:我们之前发现的Snake VS Block单局时间太长了,所以我们进行了A/B测试,看看加快移动速度是否能增加游戏粘性,又或者是降低留存率。移动速度加快,难度也随之增加,但事实上我们发现游戏粘性也增加了。为什么?我的看法是人们想要的是一个休闲的、消遣性的游戏。如果单局的平均时长超过15分钟,那他们想要回到游戏中继续挑战的欲望就会降低。休闲玩家只是想在乘车的路上打发些时间,可能只是一站的时间。如果游戏耗时很长,他们就不会想去点开。这就是为什么《皇室战争》会这么成功。Supercell创造了一款杀时间的休闲游戏,一局对战耗时大概也就3分钟。

Chay Hunter:我为正在读这篇文章的开发者问一句:你们还在寻求更多处于制作阶段的游戏吗?

Hugo Peyron:当然。游戏开发公司找到我们后,我们会安排一次大概1小时的Skype通话,介绍一下我们的工作内容、流程、方式、理念,还有很多关于如何做出一个成功休闲手游的技巧。第一次交流之后,我们会固定每星期组织一次Skype会议,告诉他们如何改进游戏。我们也会帮助他们改进设计,Voodoo内部有三个设计师,我们一直在寻找好玩的新游戏,让他们闲不下来!

Chay Hunter: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今年还有什么计划?

Hugo Peyron:就像我前面说的,我们在和来自30多个不同国家的工作室合作,游戏项目有60多个。我们希望在年底前打造出4~5个热门游戏。

Chay Hunter:我喜欢这份自信。

Hugo Peyron:拭目以待吧。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