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怀之作变“年度最差游戏”:是什么毁灭了《地下世界:崛起》

发表于2018-12-12
评论0 425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程序行业精英群

711501594

11月15日发售的第一人称角色扮演游戏《地下世界:崛起》(Underworld Ascendant),在国内没有引起太多关注和热度,背景却并不简单:游戏的开发商OtherSide Entertainment,它的血统可以追溯到20年前的知名工作室Looking Glass Studios——这家工作室因推行“真实沉浸模拟”的开发理念而闻名于世,并在“第一人称3D”的语境下,先后用《地下创世纪》(Ultima Underworld)、《系统震荡》(System Shock)、《神偷》(Thief)这3款游戏,确立了探索类角色扮演游戏、叙事型动作冒险游戏及潜行类游戏的框架和设计,深刻影响了“上古卷轴”“半条命”“生化奇兵”“杀出重围”等后世的系列作品——如果游戏行业有血脉传承,那么《地下世界:崛起》“血统”之高贵,也是十分罕见的。

2015年2月,《地下世界:崛起》以“《地下创世纪》的精神续作”之名,在Kickstarter上发起众筹,最终有近1.4万人参与,筹得资金86万美元。发售时,游戏在Steam页面打出的宣传标语是“师承经典的《地下创世纪》《系统震荡》《神偷》的开创性理念”。

“盛名”之下

然而,《地下世界:崛起》是近几个月里评价最烂的游戏之一,媒体评分和玩家评价惨不忍睹:Steam上仅有35%的好评(多半差评),Metacritic上12家媒体平均分只有36分(100分制)、玩家评分1.8(10分制)。IGN形容它是一个“Bug、重复和无聊的混合体”,GameSpot称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品”。

游戏里充满里粗制滥造和赶工的痕迹:空洞的地下迷宫、蹩脚的语音和音效、智障一般的敌人AI,还有大片的贴图错误、极度落后的3D建模水平。如果你对这个游戏没有大致的概念,那么想象一下只有地下城区域的《上古卷轴5》,弱化一点战斗元素,增加一些解谜,再“增添”许多Bug,差不多就是《地下世界:崛起》的大致样貌。

如果《地下世界:崛起》出自一个经验尚浅的制作团队之手,也许媒体和玩家们至少会宽容一些,给点鼓励分,可谁让它是承载了很多老玩家情怀的众筹作品,让熟知它背景和历史的玩家与粉丝抱有万分的期待呢。

这是一个关于“失败”的案例。

 血脉与传承

《地下世界:崛起》最明确的一个身份来自欧美RPG先驱系列“创世纪”,“创世纪”有一款分支作品《地下创世纪:冥河深渊》(Ultima Underworld: The Stygian Abyss),《地下世界:崛起》就是它的精神续作。

1992年发售的《冥河深渊》,被认为是史上第一款采用第一人称的3D动作冒险RPG,它尝试将欧美CRPG元素和3D图像融合在一起,通过丰富的场景互动和高自由度的流程,让RPG爱好者获得了当时少有的沉浸式体验。《冥河深渊》深深影响了像Bethesda这样的欧美RPG厂商,是公认的欧美3D RPG游戏鼻祖之一,它的制作人保罗·纽拉斯(Paul Neurath)和开发团队Blue Sky Productions借这款游戏走向了辉煌的一个顶点。保罗·纽拉斯后来联合创建了Looking Glass Studios,他也是今天OtherSide Entertainment的创始人。

《冥河深渊》中可以通过按键来调整视角,这样的图像效果在当年是非常出色的

《冥河深渊》之所以能够挂上“创世纪”的头衔,是因为保罗和Blue Sky原本就和当时还未被EA收购的起源公司(Origin Systems,知名作品有“创世纪”系列、“银河飞将”系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保罗·纽拉斯之前是起源的员工。1989年,在开发完太空战斗模拟游戏《太空游侠》(Space Rogue)后,起源公司从新罕布什尔州搬回德州,他们给保罗留下了开发工具及一笔资金,保罗在当地成立了新工作室,也就是后来的Blue Sky。

Blue Sky成立后,保罗和同事们除了立即策划新项目,同时也开始研究当时方兴未艾的3D技术——上世纪90年代初期,3D游戏开发还是一项极端前沿的“秘密科技”。在一年后的技术展会上,Blue Sky的3D动画技术让两位起源的元老级制作人大吃一惊,他们立即和保罗·纽拉斯达成制作协议,双方将基于这项技术,一起开发一款以“创世纪”系列为名的新外传游戏。

这两位起源的元老,一位是起源的创始人、《创世纪》之父,同时也是后来《冥河深渊》的导演理查德·加里奥特(Richard Garriott);另一位则是之后《系统震荡》《神偷》《杀出重围》的设计者华伦·史佩特(Warren Spector)。

保罗·纽拉斯(右二)

1992年,Blue Sky改名为Looking Glass Studios,声望和成就完全不亚于id Software——《冥河深渊》发布两个月后,id Software发布了定义“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德军总部3D》,后来又推出了轰动一时的《毁灭战士》。和id Software那些注重射击体验的游戏不同,同样掌握3D开发技术的Looking Glass更强调RPG元素和沉浸式体验——比起把枪交到玩家手上,让他们射爆眼前所见的一切,Looking Glass更希望玩家有选择和创造的权力。

“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处于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一名Looking Glass的设计师回忆当年的情形时说,“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掌握了大秘密。在3D时代的黎明,我们做的每件事都会让人兴奋不已。”

 走在行业前列的Looking Glass

Looking Glass的第二部代表作《系统震荡》发售于1994年,它的导演是Looking Glass的程序员道格·丘奇(Doug Church),当初《冥河深渊》使用的3D动画技术正是出自这位天才之手。此时的华伦·史佩特,虽然还没有正式加入Looking Glass,但也以制作人的身份在《冥河深渊》中贡献了大量创意。

几位制作人对“剑与魔法”的框架有点腻歪,就想将新的技术运用在更刺激的点子上。于是,《系统震荡》选择了赛博朋克风格的科幻题材,将游戏背景设定在22世纪,让玩家扮演一名黑客,在无人幸存的宇宙空间站中,阻止变异人工智能SHODAN的行动。虽然沿用了《冥河深渊》的3D引擎,但是《系统震荡》依然有大量的创新元素——它是第一款3D自由视角游戏,也是第一款将游戏CG和剧情叙事相结合的游戏。

《系统震荡》描绘的赛博朋克世界

作为一款第一人称的射击游戏,整个《系统震荡》的游戏流程是非线性的,由于没有任何活着的NPC,玩家只能通过电子邮件和语音记录来了解故事背景,并获得提示、推进剧情;多层级的3D关卡设计,网络空间的解谜设定在当时都让人耳目一新;游戏的武器不但种类丰富,还加入了“抗性”,玩家需要针对不同的敌人使用不同的武器;人工智能SHODAN是经典的游戏反派形象之一,影响到了后来许多的科幻游戏。

《系统震荡》的出现不但为之后的《半条命》《杀出重围》《生化奇兵》等游戏提供了灵感基础,对于人工智能、赛博朋克等主题做出的探索也成为游戏界宝贵的财富。

《系统震荡》中的很多设定是日后科幻游戏的标配

在《系统震荡》发售之后,虽然业界有很高的评价,但在当时叫好不叫座。保罗·纽拉斯承认,《系统震荡》虽然是好游戏,但还是“让公司亏了钱”。所以Looking Glass的下一个作品就显得尤为关键,几位制作人身上的压力陡增。

于是道格·丘奇提出了《神偷》这个项目的初步构想,并指导刚加入团队的肯·莱文(Ken Levine)进行整个游戏的背景编写和游戏设计——肯·莱文就是后来“生化奇兵”系列的创造者。他当时刚刚进入游戏界,却已经展露出对游戏制作的热爱和才华。华伦·史佩特虽然在《神偷》发布前离开了Looking Glass,但也为这个项目工作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生化奇兵》的缔造者肯·莱文

1998年,《神偷:暗黑计划》发布,Looking Glass又一次凭借他们的创意和超前的理念成为业界标杆:《神偷》是第一款采用第一人称视角的潜行游戏,也是第一款将光线、音效真正运用到游戏中的作品。主角加洛特可以自由地做出侧身、下蹲、攀爬等动作,玩家的视角会随着不同的动作而发生变化;加洛特可以躲藏在阴影内来避开敌人的目光,移动时若发出响声,会引起敌人的警觉并前来搜索声音来源;敌人的警觉计量器、在受到攻击后会呼叫和逃走等设计,都成为了之后潜行类游戏的标配,《神偷》也被公认为潜行类游戏的鼻祖。

显而易见,《地下创世纪:冥河深渊》《系统震荡》《神偷:暗黑计划》这3款Looking Glass的看家作品,在游戏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即便到现在,仍有许多同类游戏遵循着这些作品的设计思路。可叹的是,或许由于理念过于超前,Looking Glass游戏的盈利情况大都十分糟糕,“系统震荡”的两部作品都叫好不叫座,《British Open Championship Golf》和《Terra Nova》全都赔了本,卖到50万份的《神偷》已经是Looking Glass最成功的商业作品。

Looking Glass实在太缺像《神偷》这样热卖的游戏

最终,在2000年5月24日,Looking Glass宣布因为财务问题被迫关闭,制作团队各奔东西:华伦·史佩特加入了约翰·罗梅洛的离子风暴,制作出另一款第一人称赛博朋克主题的游戏《杀出重围》;肯·莱文和另外两位Looking Glass的同事一起组建Irrational Games,被很多人视为继承了Looking Glass的衣钵;保罗·纽拉斯一度加入BioWare,作为创意总监制作了《无冬之夜:古城阴影》;其他Looking Glass的成员也都迅速被微软、SE等游戏开发商招入麾下。

 消逝的时光

老牌游戏工作室的解散和消亡在游戏史上太常见了,何况Looking Glass自始至终都只是个名气远大于体量的中型开发商。对于玩家来说,即使他们再热爱和不舍那些经典游戏和传奇团队,最终也只能无力地看着这一场分崩离析。对于Looking Glass而言,最幸运的或许是它的精神能一直延续下来。《杀出重围》《生化奇兵》《耻辱》《掠食》《归家》等一系列强调真实沉浸模拟的游戏,都是Looking Glass作品的灵魂传承者。

从《耻辱》到《掠食》,Arkane Studios工作室的游戏总能让人回忆起Looking Glass时代

因此,可以想象,当2014年保罗·纽拉斯宣布组建新的独立工作室OtherSide Entertainment,并重启“地下世界”续作的开发时,有多少当年的老粉们感到不可思议和欣喜若狂。虽然没有“创世纪”系列的授权,新作只能用“地下世界”而非“地下创世纪”为题,但在很多人眼里,曾经的感觉回来了,保罗·纽拉斯会是重温回忆的一个人格保证。

在完成了初步游戏构想之后,OtherSide将这款定名为《地下世界:崛起》的重启之作摆上了众筹网站Kickstarter,众筹目标60万美元。3个月后,《地下世界:崛起》筹得86万美金,顺利完成目标。一些额外的众筹目标,如Mod工具、合作玩法等没有达成,但也足以让人们期待不已——毕竟《地下世界:崛起》并不仅仅继承了“地下创世纪”的头衔,OtherSide团队中的很多人都是Looking Glass和Irrational Games的前成员,都是有厚实履历、丰富经验的老牌制作人。人们想象中的《地下世界:崛起》即使无法再有当年那么多超前的理念和设计,也应该能够提供给玩家足够多彩的沉浸式地城冒险体验。

《地下世界:崛起》的众筹页面

 BOTY

“BOTY”这个词,在游戏界通常的意思是“Best of the Year”,也就是“年度游戏”,人们用它来形容那些业内最优秀的游戏作品。当《地下世界:崛起》经过4年的制作周期,最后终于问世,它也被一些玩家称为今年的“BOTY”,不过不是“Best of the Year”,而是“Bugs of the Year”。

对远程攻击毫无反应的敌人,会站在原地任由你攻击到死——不过你也别太高兴,因为你射出去的箭有一定几率会消失;进出门后如果突然出现大块的贴图错误,别惊讶,仔细看看你脚下的地板,两块地砖间的建模可能还来不及合到一起;利用Bug复制物品也超简单,你只需要把物品从背包拉到快捷栏,就会立马多出一个……

整个《地下世界:崛起》就是一个伴随着大量Bug的赶工游戏,许多显而易见的问题都没有被修复,感觉游戏是在未全面测试的情况下就匆匆上线了。

“油管”上对游戏中的“花式Bug”哭笑不得的玩家

可能有玩家觉得,或许我们应该对OtherSide这样规模的工作室给予更多的宽容,也许在修掉大量Bug后,《地下世界:崛起》就能因为它本身不错的自由度和沉浸式体验变得更好一些。可就算忽略掉那些硬性的Bug,《地下世界:崛起》依然是一个充满怪异、不合常理设定的游戏。如果说《地下创世纪》《系统震荡》《神偷》中曾展现出超前的设计和创新,那么在《地下世界:崛起》身上,就只剩下陈旧、落伍与古怪。

《地下世界:崛起》的一大“特色”是游戏的“保存机制”:游戏的存档功能并不能“保存游戏”。一个关卡开始后,无论你在哪个时间、哪个场景进行保存,读取这个进度时所有进度都会被重置,你将会回到关卡开始时的状态和位置——这个神奇的保存机制一度被玩家认为是游戏众多的Bug之一,不过官方很快辟谣,表示这是游戏故意的设计,读取进度后玩家本就只有物品和收集品会被保存。多数玩家至今仍无法理解制作组的设计意图。

此外,《地下世界:崛起》还有一大堆让人厌烦或不适的设定:神神叨叨总是在你耳边啰嗦的反派,在以前的RPG中不少见,但这里的只能让玩家觉得愚蠢和无聊;人物的动作不尽如人意,每上一个台阶或平台时视角就会大范围晃动,玩家得先确保自己不是个会轻易晕3D的人;用符文来组合魔法的点子好像还不错,但前提是玩家需要自行记住众多符文的组合;角色没有经验和等级概念,要强化角色,需要在关卡里完成特定的事件来解锁技能点,但游戏并不会告知玩家具体的解锁条件,所以大部分时间,你在关卡里能获得多少技能点全凭运气。

特长需要完成某些挑战来获得,但游戏中并不会告知你具体的挑战目标

玩法自由应该是《地下世界:崛起》为数不多的优点,但是拿箱子砸晕敌人、用尸体激活开关、靠拳头砸破木门这些看似很“自由”的设计,如今的玩家可能在许多类似的游戏中已经经历过、使用过,很难再感到惊喜和意外。所以当OtherSide交出这么一款外在残破,内在灵魂同样匮乏的作品后,粉丝和媒体会那么失望也就毫不奇怪了。

 情怀与老兵

事实上,OtherSide的这几位核心老兵,保罗·纽拉斯在2003年就已离开开发一线,没有实打实地参与过游戏制作;华伦·史佩特在创造《杀出重围》之后的十几年时间里,也只为任天堂做过两款“米老鼠”游戏——多年远离一线开发、缺乏“实战经验”,或许是《地下世界:崛起》里那些稀奇古怪设定会存在的原因。

同样的例子在行业里数不胜数,即使是像理查德·加里奥特这样的传奇人物,在多年后回来开发“创世纪”系列精神续作《神使的裹尸布:孤独天使》(Shroud of the Avatar: Forsaken Virtues)时,游戏也同样被认为单调乏味、笨拙过时——过去几年,各种试图延续经典的“精神续作”、知名工作室的卷土重来,大都倒在匮乏的资金、停滞不前的理念以及对情怀的过度消费上。或许,老牌制作人加经典IP在现代游戏的产业环境之下,已不再是保障游戏品质的必要条件。

所谓的“梦幻团队”并没有展示出过人的能力

OtherSide手中的下一个项目,是被更多人所期待的《系统震荡3》,但《地下世界:崛起》的糟糕表现或许将给工作室的未来蒙上一层阴影。究竟是继续孤军奋战、靠粉丝的情怀众筹续命,还是寻求像黑曜石和InXile那样被“大腿”收购的机会?在修复《地下世界:崛起》众多的Bug之余,OtherSide的那些老江湖们也该好好思考思考了。

《系统震荡3》,阿软您不考虑下?

(本文部分参考了Polygon的Looking Glass Studios历史回顾文章。)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