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几十亿美元的游戏关联产业,国内并不好进入

发表于2018-09-25
评论0 442浏览

做手办,先做版权。

2012年的刘清,还处于大一阶段。读书之外,他还是一个动漫迷,同时因为自身拥有美术的基础,在闲暇时,将自己喜爱的动漫人物画下来。机缘巧合之下,他遇到了一个手办制作人,于是刘清不仅画,更是将动漫人物以手办的形式展示出来。此后,由于手办的质量较高,也得到了同行的认可,于是便有人去购买他的手办。渐渐地,刘清形成了自己的交易圈子。

6年时间,父母反对、被告侵权,一无所有之后,遇到贵人

在手办圈闯出名声后,刘清伙同志同道合的朋友投资三十来万在广州开了一家手办工作室。

“这些资金,主要作用于房租、工人工薪、设备费,其中设备费用占据主要部分。一台顶尖的3D打印机、抄数机、涂装笔、加上其他零零碎碎的需要十来万的资金。”

“整个手办制作流程分为三步:原型开发、上色涂装、修改确认。手办的制作从素体开始,根据人体结构的比例制作,当素体完成后,再根据设定形象进行服装道具制作,一步一步的,就像建大楼,从打地基开始,一步都不能马虎。涂装环节也是非常严格的,最难的莫过于面相的涂装,作品的好坏很大部分取决于面相了,是整个环节最考验能力的地方了。”

“创业初期是最艰难的时候,那时候又要读书,又要兼顾工作室,时不时还要去踢个球赛,虽然忙碌,但忙而充实。最主要的是,当时父母并不支持我,让我好好读书就行,认为做手办是不务正业的,当时的我,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说回手办工作室,虽然做手办我享受的是制作的过程,但还是希望这个工作室能做大,做到国内知名。”

满怀壮志的刘清,还在憧憬着未来,殊不知一个变故改变了他的人生。

“彼时的我,还是个学生,并没有重视版权问题。所以,我们工作室里得大部分产品还是以经典的日漫、美漫人物形象为主。于是,在做了不久之后,版权方的人来了。”

“他们说,我的工作室涉嫌侵犯他们的知识产权,对我进行法律诉讼,并面临着坐牢的风险。这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我而言,无疑是个晴天霹雳。当然,最后选择了与版权方私了。可以说,在经历这件事之后,我的手办工作室真的是一无所有。无产品,无资金,还有污点。那时候,我想过放弃这个工作室,但这是我的梦想,我选择坚持了下来。”

发生这件事之后,刘清选择了一条艰难的道路。

“做手办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我之前走的‘盗版’之路,在这条路堵了之后,只剩下另一条——自创IP。但这条路很难走,其一,需要至少两年的时间进行打磨这个IP。其二,用户能否认可我的这个IP,还是一个未知数。其三,资金问题。”

这些问题后来怎么解决了?

“在我最艰难的时刻,有一个贵人对我进行了注资。其实,三个问题之中,最重要的就是资金问题。在父母不支持的情况下,仅靠我和合伙人的投资并不足以支撑后面的发展。有了资金之后,再通过我之前的人脉积累,我原创的产品慢慢的打开了局面。”

时至今日,刘清的手办工作室在手办圈子里已然具有相当的名声,当初投资的资金也早已回本,并且还赚了不少的钱。

手办业:大厂活不下去,小作坊却挺滋润

六年时间来看,新入局者应该怎么做?

对于刘清而言,做手办只是其兴趣爱好,在兴趣之余,尚可赚点零用钱。但若是想真正入局这个产业,却是非常艰难的事。

“手办工作室的话,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自创IP,这条路比较艰难,创立一个IP,至少需要两年的运营,而且还要面临用户认不认可这个IP的风险。我能成功,偶然性比较大。”

“另一条就是代理正版。这种模式对于小作坊来说可以,对于大厂而言不行。”

“曾经我跟代理商聊过代理正版的事情,他们说他们要盈利的六个点。比如一个手办我们卖100,除去手办材料费、人工费,我们可以赚30元左右,然后他们60%,就是18元,我们能盈利12元。像我们小工作室资金投入并不大,所以很快能回本。但大厂不同,他们需要多利多销,才能维持生存。”

“于是,大厂们便铤而走险,做出类似甚至一模一样的手办。这些手办,不需要正版商售出的好几千元价格,只需要几百甚至几十的价钱,用户便可以收藏。”

“对于正版商而言,大厂们触碰到了正版方的底线,像国内前二的企业都因版权问题纷纷倒闭。这个产业,大厂不好碰。”

国外火热的手办行业,在国内有没有搞头?

手办行业在国外一直拥有极大的市场,据迪士尼数据,自2013年9月开始发布手办周边以来,迪士尼Infinity系列全球销售额已超10亿美元。而任天堂也表示,自2014年11月发布NFC技术的amiibo手办以来,其销量已轻松突破1000万个。

对于热爱手办的而言,屏幕中的英雄、少女、萌物形象,手办是将它们带入现实生活的少数载体之一。花钱买一个手办,是小众群体展示个性与爱好,将自身与他人区别开来的方式。其次,由于对游戏、动漫作品的喜爱,将虚拟形象人格化,客户忠诚度极高。

但因为造就一个成功的像二次元形象本身就很难,因此版权费用不可避免。除了商品本身的版权问题,据业内人士透露,动漫用品店本身也需要授权,一个品牌一年的使用费至少几十万,几十个一年下来就要上千万元。

此外,由于产品特性,手办产业更为重资产,想要做大,门槛也是有的。一个常见的人形涂装手办,要经历原型设计、工厂开模、生产线量产、涂装等多道程序,成本投入与风险都比一般周边产品高得多。所以,成本成为代理国外动漫IP的主要问题。

那么,正如刘清所说的,可以走另一条路——自造IP。在这方面,聚集国内绝大多数二次元用户的B站在用户上已然具备了基础。在2017年春节时,B站推出了2017拜年祭手办,其中0022、0033、2233号限定手办,最终竞拍成功金额分别为:14700元、10400元、38800元。而由于用户的恶意竞价,2017号限量手办拍卖出了98亿元的天价,虽然最后以闹剧收尾,但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用户对于手办的热爱程度。

IP这条路,对于新入局者是个艰难的道路,但对于沉浸游戏界多年的公司而言是条通向罗马的道路。首先,游戏角色本身的形象可以使用户对其产生情感上的寄托,从而产生消费。其次,游戏面向的用户年龄偏年轻化,对于手办拥有更高的接受度。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