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色情游戏的潘多拉魔盒

发表于2018-08-01
评论0 1.4k浏览

Akabur 曾一度是色情游戏业界的边缘人物,不过现在,他终于开始盈利了。他将自己的两个久负盛名的18X游戏放在网上供人免费下载,但是玩家们依然每个月资助他5000美金,以激励他继续制作游戏。


他的两个游戏都是管理经营类,玩法其实大同小异:玩家或扮演一个阿拉伯暴君,或扮演一个猥琐的《哈利波特》世界里的老师。他们需要规划自己的时间来赚取收入,然后利用这些钱与店主,老师和学生们打好关系。如果你要硬说,这个系统和《女神异闻录》的日常系统很像。


玩家的目标则是尽可能地让年轻的茉莉公主(《阿拉丁》)或是还充满书卷气的赫敏不断地堕落,直到她们一蹶不振,精神失常。玩家需要利用从霍格沃兹不同设施中赚取的点数,强迫赫敏进行性交易,以获取格兰芬多的赏金。在游戏的早期,玩家必须说服她去挑逗斯莱特林的魁地奇球队。


商业传播力自不必说。制作者大方“借用”了两个来自合家欢动画的角色,调整她们的性特征,使她们看起来更像学生,并使用猎奇主题贯穿游戏全程。尽管这两个游戏在 fanfiction.net 上受到了众多追捧,其还是无法进入主流渠道。毫无疑问,即便是放宽了监管,这样的游戏也无法在 Steam 上架,更不必提登陆 Gamestop。


但对于 Akabur 来说,这并不是问题。当接受采访时,Akabur 拒绝给出自己的真名,只稍微透露自己是一个30多岁的俄罗斯人。多年以来,他已经在网上匿名传播了大量的色情品。最多的时候,他通过这些色情品在一年中赚取了8400美元。2013年,他将视线投向了 Patreon(众筹网站),而现在,通过忠实的玩家们,他每个月能从上面获得5100美元。


通过制作某种类型的游戏来满足特定群体,开发者就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Akabur 无疑是其中的先驱者。在短短几年前,这样的盈利模式无异于天方夜谭。在当时,尽管特定的玩家对此类游戏有所需求,但相应的市场并不存在。


《女巫调教器》帮助 Akaur 每月赚得5000美元


“在我进入 Patreon 之前,一切都是乱套的。”Akabur 说道,“我虽然依然有可能用我的游戏赚钱,但过程就像噩梦一样。”

自己开一个网站,加一个会员注册功能,再加一个信用卡受理程序。这样做可以是可以,就是太费力费钱。而且这样做的前提是你必须已经有一定的粉丝基数了。


第二种选择就是和那些隐蔽的卡通色情网站合作,每个月我得交20到30美元。而且通过自己作品赚的钱,只有一半能进入我的腰包,其他的都被网站分走了。那些网站管理混乱,根本就没想过提供上乘的服务,只想着怎么压榨你。我曾经加入过那样的网站,那真是一段很抑郁的时间。


于是,Akabur 尝试将目光投向别的可能性。终于,他发现了有机可乘的漏洞,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作为第一个进入 Patreon 的色情游戏制作者,他就此引领了一波潮流。2018年,攀附于正如火如荼进行着的众筹,成百上千的通过成人游戏盈利。借着这股势头,道路上的一切阻碍 —— 游戏的品质,社会的禁忌,甚至是传统的发行难题,都被一扫而空。  


Patreon 的首页,写着“创造者,在这儿得到报酬”


这到底是创意的恩惠?抑或是道德的危机?这是众筹带来的民主胜利,是玩家文化的均值回归。带来恐慌的同时,它又让你感到期待。准确地说,它是所有矛盾的集合体。


形同虚设的监管


“色情游戏”的概念,其实是老生常谈了。80年代初期,Mystique 工作室发行了一系列雅达利 2600游戏,这些游戏中充满色情要素,其中包括《Beat ‘Em & Eat ‘Em》和臭名昭著的《卡斯特的复仇》。在这之后,游戏开发者 AI Lowe 有样学样,推出了名声还不差的《幻想空间》。《幻想空间》的各方面,都和 DOS 的文字冒险游戏《软色情冒险》雷同。


90年代早期,任天堂强势介入,将游戏产业重塑为一个由儿童为主要受众的领域。同一时间,拥有B级片内核的暴力游戏《暗夜陷阱》在民众间引起的恐慌甚嚣尘上,美国甚至为此召开了一场国会听证会,这也更促成了之后娱乐软件分级委员会(ESRB)的诞生。在当时,委员会“仅限成人”的评定无疑等于给游戏判了死刑,因为这代表了此游戏将被传统零售商拒之门外。


从那开始,游戏文化不复以往,色情游戏在西方占据主导的短暂年代也迎来了其终结。在这之后,色情游戏就只能以小游戏的形态隐藏于《侠盗猎车手 圣安地列斯》的代码中 —— 就算是隐蔽到了这种程度,它还是引起了激烈的政治声讨,以致于产品最终被召回。


《暗夜陷阱》


但这些打着《哈利波特》的幌子上架的色情游戏,却逃过了一劫。


众筹成为了这些游戏的庇护所。分级委员会无法限制《女巫调教器》的传播,因为游戏本就没有使用正规渠道发行。游戏的创造者们开始对这些小伎俩心知肚明。到了2018年,帮助消费者甄别过滤色情电子游戏的部门,竟变得毫无用武之地。


早期的色情游戏大量聚集于 Flash 游戏网站上,Newgrounds 便是其中之一。这些游戏被创造出来的初衷就并非是盈利,玩家们自然可以免费游玩。而如今,以 Akabur 为例的开发者们可以相对直接地与其用户接触并赚取报酬,这在游戏销售还受到严格道德规范限制的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对于这些难以面世的不良游戏来说,类似的盈利方式无疑是网络带来的恩赐。据 Graphtreon 统计,Patreon 网站上至少存在着2000个成人游戏集资活动,大部分都是在过去两年内上线的。


Patreon 对成人内容采取的暧昧态度一直备受争议。而就在去年,Patreon 终于发布声明,宣布对所有涉及“乱伦,兽交,对未成年人的性描写或对性暴力进行暗示”的项目进行清查。但相比其他众筹网站(比如 Kickstarter 和 GoFundMe)极度严格的审查政策,Patreon 的松懈态度无疑还是让其成为了色情影片制作人,私房 Cosplayer 和工口画家的可靠(同时也是唯一的)变现渠道。


对于 Patreon 的所做所为,Akabur 承认网站确实有在做出努力。 当我问到他和网站官方的关系时,他带着嘲笑的语气说道:


他们某种程度上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假模假式地向我伸出橄榄枝。他们放任我们这种人的存在。


《夏日传说》每个月能从 Patreon 上募集41000美元


而在这种态度的促使下,Akabur 透露道,消费者们慢慢锁定了一群专门制作 NSFW(不适合上班时间浏览)内容的程序员,而这两方也共同形成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生态链条。作为西方首屈一指的色情游戏卖场之一,Reddit 的专区 r/lewdgames 创立于2017年2月27日,至今已有近30000人关注。每天,各路开发者们都在专区中争相介绍自己游戏的更新内容。


其中最成功的,无疑是 DarkCookie 的游戏《夏日传说》,它拥有整个 Patreon 平台第五多的赞助者,每月能够获得惊人的41000美元。游戏内容很简单,作为一个游手好闲的高中生,你需要在游戏中进行解谜和使用对话树,最终厚颜无耻地睡遍地图上的每一个女人。


另外一个叫做《雪夜催眠曲》的游戏,每个月能为其制作人赚得6000美元。作为一个视觉小说,其中充斥着催眠和乱伦的情节。玩家需要扮演一名年轻的男性,尝试与其“领养家族”的每一位女性发生关系。(这也是这类游戏常用的伎俩,通过否认游戏中角色们的血缘关系,他们就可以不用进入 Patreon 的黑名单。)


捆绑题材游戏的市场,被一位名叫 Fek 的 3D 动画师所垄断,他每月能从 Patreon 上获得28000美元的捐赠。他的下一个游戏将会是一个以妓院为背景的模拟游戏。


除去游戏中的裸露元素,方兴未艾的色情游戏其实是目前独立游戏开发的一种缩影。比如,它们大多都自称处于 Beta 测试或 Early Access 阶段,且都因为其概念而被某些特定的小群体所支持。《公主调教器》当然如此,《太空工程师》也不例外。


既然这些游戏能帮助制作者们拿到不错的报酬,那这些已经证明了自己经验和能力的人,也就开始全职做游戏了。从另一个角度想,这也能带来更好的游戏。


众筹帮助 《杰西卡的诅咒》拥有更高的质量


Akabur 说的没错,顺应潮流出现的游戏中,最成功的那些往往拥有类似的特征。它们大部分是视觉小说,因为这种类型不难做,也允许制作者轻易地引入色情元素。在这之后出现的《杰西卡的诅咒》,在本来跟性感完全扯不上关系的《魔界战记》和《极黑地牢》外披了一层色情的外衣。


玩家们控制一组穿着暴露的动画女角色,在与狡猾奸诈的半兽人,巨魔和巨人的战斗中,使用一种叫做“战斗饥渴”的战斗机制,使这些怪物得到某方面的满足从而缴械投降。虽然这游戏还没对公众开放,但其先前放出的动画已经激起 r/lewdgames 用户们的兴趣。Reddit 上的一篇描述了女主角如何使用特定的体位攻克敌方哥布林的帖子,得到了185个赞。


《杰西卡的诅咒》每个月从 Patreon 带来1164美元的收益。其来自英国的34岁制作人以 Lord Arioch(堕天使)为网名,使用此前成人游戏给他带来的收益度日,游戏名叫《混沌之种》。这个黑暗幻想风格的冒险游戏每月给他带来6600美元的收益,且还在持续更新中。《混沌之种》的成功让他在游戏可玩性方面有更多的野心,而他的收入也让他终于能够组建一个四人开发团队。


我请了一位前3A游戏的编程人员使用 Unity 做这个游戏,这也允许我们在面对游戏设定的复杂性时,能够有更多选择。


跟以前在业界工作过的人共事,我学到了很多游戏制作的专业知识,从撰写更具体的开发文档,到使用 HacknPlan 来安排和分配任务等等。我认为如果这样的事情持续下去,我们将在(此类游戏开发)方面看到长足的进步。


退出主流开发商,继而加入一个小团队制作这样的边缘游戏,这实在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同时,这也一定程度预示着西方色情游戏的回归。不管多么禁忌的题材,都有人能为之买单。色情游戏的复兴不仅是 Patreon 的表象,更是文化的潮流。每个不同种类色情品的提供者,都能找到自己对应的圈子。


潘多拉魔盒


我花了大量时间浏览 r/lewdgames,发现其中基本没有“常规意义上”的色情游戏。所有游戏中,最受推崇的几个往往也是内容最过激的,《自由城市》便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这个基于文字的性奴隶管理游戏将背景设立在一个极端的父系社会中,在这个社会中,为了愉悦而交易女性是常规行为。匿名的开发者甚至给其中加入各种如《矮人要塞》一般精细丰富的模块化功能。


比如,玩家可以折磨或伤害自己的女伴,可以对她们的身体各部位做出残忍的行为;可以让她们怀孕从而生下下一代的奴隶。即便是在成人产业中,这样的内容也是非常边缘的极端题材。而《自由城市》以一种猎奇的狂热将它们全部纳入囊中,这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自然,《自由城市》没有在 Patreon 上大肆展露头角,匿名的个人开发者只创建了一个内容稀少且极少更新的板块。而且在描述中,他的用词也非常小心谨慎:“请注意,我将不再更新此游戏。我只是在闲暇时间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希望你也是。”不管怎样,《自由城市》确实取得了一定的关注,3200个人关注了其单独的 Reddit 分区,这也让其成为了最接近主流视野的性奴隶模拟游戏。


其实,在游戏中体现出虐待倾向,《自由城市》并非孤例。尽管从表面上来说,它依旧是我看过最残忍的游戏,但在 r/lewdgames 中其实还有许多类似的游戏,它们共同挑战我的底线。


MrDots 的游戏《旋律》是一个3D视觉小说,它要求玩家扮演一个回到老家的音乐家。在那儿,玩家成为了朋友外甥女的家庭教师。此游戏在不破坏 Patreon 设立的规则的前提下,无限制地挑战乱伦的底线。考虑到 MrDots 的上一个游戏《与女儿约会》在去年被清查,并被迫转移到了个人域名下,这样的游戏设定也就显得不足为奇。


与《旋律》相同,《沙漠之女》也行走在悬崖的边缘。在《沙漠之女》中甚至存在这样的免责声明:游戏中的角色均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之间发生的所有关系都在两方自愿的基础上进行。在 DerelictHelmsman 使用虚幻引擎开发的《Breeders of the Nephelym》中,玩家需要和不同的混血猫女交配以培育自己最喜欢的品种(此游戏分类为“饲养”,这其中也包括一个涉及跨种族交配的星际沙盒游戏《Pandorium》)。


色情品一直在进化,但是每当看到这些疯狂的,抽象的,甚至是邪恶的想法在开发者手中慢慢成形(并且还可以盈利)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很无法理解。


Lord Arioch 认为此类游戏的核心在于受众对传统色情品的反感。“你只能使用文字或图像来描绘这些事情,而不能用影片或视频。”当我提到《杰西卡的诅咒》所迎合的受众时,他这么说道。“游戏也没那么引人注目,这也意味着就算涉及到一些别人会反感的内容,你受到的抵制也不会很强烈。”


对于 Patreon 的规则,开发者们自有自的办法


VR 游戏《怪物女孩之岛》的制作人 Redamz 的说法就更为直接:“在色情影片里,你可看不到精心打造的 CG 怪物女孩,你只能看到一些穿着戏服的人在滑稽地模仿。”


当我向 Aakbur 问到,如果有人借奴隶调教类游戏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来反对他,他会如何作答。他的回答正如我所想的一样机敏:“他们应该先玩玩我的游戏。”他说,“我听说别人对这两个游戏评价很高。”


同时他也提到了长久以来一直在同人文化中存在的边缘敏感题材的问题,他谈到了 Second Life,认为此网站长时间来已经成为了类似题材的理想传播地,其中有很多同人作品,甚至在 Tumblr 还有专门的图集。和过去相比,现在的问题来源于金钱的介入,而资本的力量正在慢慢地向大众揭开色情游戏的面纱。


跟我进行交谈的每一个创作者,都不敢保证事情未来的走向。对于出现在 Steam 上的色情游戏,Valve 曾一度放弃监管,而最近却又重新开始采取手段,尽管这有可能只是临时措施。


Akabur 预测,Patreon 将会在某个时间对所有 NSFW 创作者来一次大清算。这家公司受 Visa 和 Mastercard 的摆布,而他们又是出了名的抵制色情行业交易的两家公司。最终,Patreon 很有可能正式跟自己培育起来的这个社群摊牌。“我只希望,这个全面禁止成人内容的时刻可以晚点到来,让我再在里面待会儿。”他笑道。


不管 Patreon 未来会发生什么,潘多拉的魔盒已经被打开,色情游戏产业将会成为持续困扰我们的问题。曾经的守门人被巧妙地规避,而需求已被激起,且呈愈演愈烈之势。以 Arioch、Redamz 和 Akabur 为代表色情游戏开发者将会继续赚大钱,而他们的“成功轨迹”,也会成为后来者的参照,持续激励着他们。


以前在西方,没人把色情游戏当回事儿,但我不一样。我努力地创造自己的作品,并在 Patreon 上得到了偿付。很多人看到了这个现象,觉得他们也能试试。从那以后,势头就像滚雪球一样越变越大。以前我是行业的领跑者,现在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开发者。我对此感到非常开心。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