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里的兵哥哥能玩到什么游戏?

发表于2018-08-01
评论0 579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策划行业精英群

361498939


大兵们不但玩游戏,玩的还是特供版。


2018年,连朝鲜都开始用电子游戏练兵了。


近日,法新社发表了一段关于朝鲜少年军校的视频报道。在这间名为万景台革命学院的精英学校中,有约1000名高干子弟和烈士遗孤在此接受军事化教育。报道显示,这间学校的低年级学生正在利用电子游戏提升枪法。



新闻没说游戏的具体名字,经我们考据发现,这两名学生游玩的街机游戏名为《Friction》,是一款由美国开发商Friction Game制作的光枪射击游戏。在同一篇报道中,还出现了学生使用罗技G27方向盘游玩《尘埃3》的画面。



此前,我们曾经写过一篇关于朝鲜街机厅的文章。和那些街机厅中的游戏相比,这间军校用于教学的电子游戏不但推出年份较新,机器的维护状态也更好。说不定,在朝鲜这个封闭的国度中,除了可口可乐、洋酒等特供商品以外,电子游戏也存在着特供现象。


军队特供的电子游戏,在朝鲜能见到,在其他国家更不是新鲜事。



早在1981年,美国陆军在寻求一种低成本的训练方法时,雅达利发行的街机游戏《终极战区》就曾引起过军方的注意。由于是一款座舱视角的驾驶/射击游戏,《终极战区》被认为能够用于车组成员的培训。为此,陆军方面找到了雅达利,希望雅达利能在这款游戏的基础上开发出一台用于培训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车组成员的机器。


《终极战区》原版机器


经过不到10个月的时间,雅达利开发出了一款名为《布雷德利训练器》的软件并且制造了两台原型机。和原版《终极战区》相比,这款软件移除了驾驶功能,界面和操作方式也都按照M2步兵战车的炮手位置做出了修改。据文献显示,军方专家对《布雷德利训练器》的表现十分满意。


 《布雷德利训练器》游戏画面是这样的:



它模拟的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在现实里长这样:



很惟妙惟肖有没有……要知道这游戏距离现在已经超过35年了。


然而,《布雷德利训练器》并没有因为优异表现而被广泛采用。相反,这一项目在向军方展示后便没有了下文。很多人认为这与《终极战区》开发者艾德·罗特伯格的反战主义有关。在2007年的一次访谈中,艾德表示自己曾被迫参与《布雷德利训练器》的开发工作,但在原型机完成后就退出了这一项目。


至于雅达利生产的两台原型机,有一台在移交军方测试后就消失了踪影,另外一台则在2003年被一名游戏收藏家发现并且一直保存至今。


已知现存的唯一一台《布雷德利训练器》原型机,发现于初代《真人快打》开发商Midway Games的一个废弃办公室外


80年代末,美国陆军基于Commodore 64 平台开发了一款名为《多用途街机战斗模拟器》(简称M.A.C.S.)的射击训练软件。除了基本的命中判定外,M.A.C.S.还能记录射手的扣动扳机力度、呼吸控制等数据,并且给出相应评价。1993年,这款软件又推出了适用于SNES平台的版本,这一版本直到2002年都还在被军队使用以节省弹药开支。


M.A.C.S.的配套光枪是当时陆军标配步枪M16A2的民用改版

M.A.C.S.细致的评价系统


M.A.C.S.存世数量同样不多,据开发团队成员表示,这款软件一共只生产了约600套。由于其特殊出身和数量稀少,M.A.C.S.在二手游戏交易市场中自然也是价格不菲。目前,SNES版本的M.A.C.S.仅卡带便接近1200美元,而包含光枪在内的整套软件售价甚至一度超过3000美元。


SNES版本M.A.C.S.的实际使用样例


1996年,两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军官还在《毁灭战士2》的基础上开发了一个四人合作关卡,以培养士兵的思考和决策能力。这一关卡受到了广大官兵的欢迎,也得到了时任海军陆战队司令查尔斯·克鲁拉克的认可和支持。



而且为了模拟出真实的战场环境,开发人员修改了原版游戏中的武器、场景和敌人形象,玩家血量也被削减至原版的20%。


这个训练关卡的成功让海军陆战队向当时《毁灭战士》的发行商寻求合作,计划开发出一款名为《Battlesight Zero》的作战模拟器。但这一计划最终因发行商的倒闭而搁浅。


无论如何,高层对“游戏练兵”的认可让美军在这一方面逐渐迈开了步子。步入21世纪后,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开始将我们熟悉的《三角洲部队》系列游戏用于士兵训练。


2003年,美国陆军还与Pandemic Studios共同开发了回合制策略游戏《全光谱战士》并在次年发售。这款游戏在2003年E3展会上被评为“最佳原创游戏”和“最佳模拟游戏”,其军用版本也远销海外,被新加坡陆军采购使用。


《全光谱战士》


与此同时,许多游戏开发商也纷纷开始研发训练模拟器,以求获得军方的订单。其中,波西米亚互动工作室的《虚拟战场空间》(Virtual Battlespace,简称VBS)成功得到了美国陆军的青睐。经过十几年的发展,VBS已经开发到了第三代,客户也遍布全球。

VBS由初代《闪点行动》发展而来,后续两代则分别基于《武装突袭》和《武装突袭2》开发


和上文提到的军用游戏相比,VBS无论在模拟战场规模还是扩展功能上都更胜一筹。你可以在游戏中扮演一名普通的步兵直接参与交战,也可以作为指挥官调动装甲部队,还能成为AC-130炮艇机的机组成员为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援。为了加强模拟和训练效果,各国军方和厂商还专门针对VBS推出了多款外设。


2011-2015年期间美国陆军搭配VBS使用的DSTS步兵训练系统,新一代系统仍在研发中


用于VBS的德国豹2坦克模拟驾驶舱


对于很多军迷玩家而言,VBS是其梦寐以求的硬核军事游戏。然而,该软件只面向国防机构销售的性质也让玩家失去了接触的可能。不过,玩家的创造力是无限的。在各种拟真Mod的加持下,作为民用游戏的《武装突袭》也可以拥有极度硬核的拟真游戏体验。部分Mod的制作者甚至被波西米亚互动纳入麾下,成为官方开发团队的一员。


《武装突袭3》游戏画面。按照此前惯例,波西米亚互动很有可能会在这款游戏的基础上开发第四代VBS


在“游戏练兵”领域中探索的同时,美国陆军逐渐意识到电子游戏在还能在青少年群体中起到宣传作用。为了加强公众认识和招募新兵,美国陆军自2002年起便开始向社会推出一系列免费游戏,名字就叫《美国陆军》。


在《美国陆军》中,你甚至有可能被关禁闭


《美国陆军》系列游戏和军用模拟器相比加强了娱乐性,但也保留了一定的拟真度,使玩家在游玩过程中既能对军队生活有充分认识,又不至于太烧脑。


除了上述专门用于训练或宣传用途的游戏外,美国及其北约盟国军队还有官方采购《使命召唤》《光环》《吉他英雄》等电子游戏的习惯。和作战服装、防弹衣等军用物资一样,这些官方采购的游戏在北约的仓储管理代码系统(NSN)中也都有着自己的仓储编号。某种意义上,这些游戏也可以被定义成军用游戏。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在互联网上自己查询一下,看看自家游戏柜上有多少盒北约军队同款游戏。


美军官方采购的部分游戏。在左侧的NSN仓储号中,7820代表玩具分类,01则代表采购国家为美国


至于俄罗斯等非北约国家,军队也都会采购或自己研发作战模拟系统,以满足训练教学的需要。


俄罗斯军队的步兵模拟系统


而在我国,“游戏练兵”起步较晚,不同部队使用的游戏也比较杂乱。从公开报道来看,《反恐精英》《战地2》等海外游戏都曾被我军各地部队用于对抗演练。


解放军某部利用《战地2》进行对抗演练

2016年,解放军驻马里维和部队自制CS地图用于阵地防御演练


产品研发上,2011年南京军区曾和国内游戏开发商合作,共同推出了号称“中国首款军事游戏”的《光荣使命》。今年,《光荣使命》制作人顾凯带领团队推出了另一款解放军题材军事游戏《强军》,并在此基础上开发了军用VR版本。


国防科技大学官兵体验VR版《强军》


实际上,在《光荣使命》之前,我国民间就有过军用游戏内容的开发案例。2010年,央视7台曾经播出一段名为《深度曝光中国首部军事训练游戏》的报道。报道中号称由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发的“步兵分队作战协同训练系统”,实际上是国内数个玩家团队分别开发的几个《武装突袭》Mod。报道播出后,其中一支团队决定公开自己开发的Mod,以供部队和广大玩家下载使用。


由中国虚拟军事网制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机械化步兵班(排)战术协同训练系统》 


战争并非游戏,更不是儿戏。军用电子游戏的意义自其诞生开始便是训练大于娱乐。要是有人单纯为了军用游戏而参军的话,艰苦的日常训练很大概率会让他大失所望。


同时我们也应认识到,一款无限贴近现实的战争游戏,永远无法反映出真实战争的全貌。无论是什么游戏,抱着轻松快乐的心态去享受才是其正确的打开方式。在游戏过程中带入偏激的意识形态纯属无用且无趣,毕竟“认真你就输了”。


愿世间上的一切战争,永远只发生在模拟器和玩家电脑的屏幕中。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