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游戏成瘾,国外学者是怎样看的?

发表于2018-07-09
评论0 670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堂游戏美术行业精英群

167422913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伊恩(Ian,化名)在20多岁时开始玩电子游戏。伊恩一直对组装个人电脑感兴趣,他爱上了《反恐精英》和《军团要塞》等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会在周末会工作日下班回家后玩。



伊恩认为,这些游戏的在线元素改变了他与游戏之间的关系,让玩游戏从一种爱好变成了生活中的重心之一。


“我有工作和家庭,所以这是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伊恩说,“但突然之间,我开始在上班时也想着游戏,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喝酒,打开网络玩游戏。”


全世界有数亿玩家,其中绝大多数玩家不用担心游戏会带来任何负面影响。然而对少数人来说,玩游戏却可能从一种有趣的爱好变成坏习惯。据伊恩回忆,他在餐厅里安装了一台电脑,每天晚上都会玩游戏到半夜——直到拨号连接的时间被耗光——为了能够持续较长时间玩游戏,他还经常使用药物或酒精。


“每晚我都会玩到那个时候。”他说,“周五夜里回到家,我就会坐在电脑前,直到周六夜里才离开。我使用安非他命来让自己保持清醒,继续玩游戏,只有在上厕所的时候才离开电脑。这毁了我的生活。”


伊恩对游戏极度上瘾,以至于失去了家庭和工作。“我人在家里,但根本不照顾小孩……我没有对家庭尽到家务。”


在全球范围内,游戏成瘾的问题确实存在,并且这个问题正变得越来越来严重。世界卫生组织(WHO)前不久在最新一版《国际疾病分类》(ICD-11)中将“游戏障碍”列入精神疾病范畴,称该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并指出在世界各地,已经出现了许多针对游戏成瘾的治疗计划——在英国,就有这样一家治疗游戏成瘾的中心。



Primrose Lodge是一家位于吉尔福德乡村的戒瘾中心,该中心的工作人员称近段时间以来,因为对游戏上瘾需求帮助的病人数量越来越多。


在这家戒瘾中心,高级治疗师Matthew Preece会与病人进行一对一的交流或组织小组活动,采用辩证行为疗法(DBT)等技术。“辩证行为疗法的关键在于,有意识的实践是它的基础。”Preece解释说,“我们希望预防病人瘾症复发——病人应当能够管理自己的情绪,能够识别情绪,并挑战既有的想法和行为。”


与此同时,这家中心还会让病人通过一些身体训练,例如有组织的呼吸练习、将双手放进冷水等来改变身体的感觉,控制强迫行为。


Preece认为痴迷与成瘾之间界限模糊,很难将两者分辨开来。对赌博上瘾的人更容易发现问题,因为他们也许会输掉数万英镑。相比之下,如果一名玩家对游戏上瘾,“后果往往更轻微一些”。另外,虽然媒体经常刊登对《堡垒之夜》或《使命召唤》等游戏的负面报导,但绝大多数玩家并不会真正对游戏上瘾。


只有当游戏“开始损害一个人生活中的其他领域,例如他们的工作、家庭关系和身体”时,玩游戏才会成为问题,Preece说。“如果有人试图减少玩游戏的时间,却发现无法控制,又或者开始对他们的行为保密、不诚实,那就得警惕了。”



巴斯斯巴大学生物心理学讲师Pete Etchells解释说,到目前为止,人们仍然没有明确界定游戏成瘾的基础。“在研究文献中,关于这个话题的辩论很多。”他说,“我们不知道究竟应当将它定性为与滥用药物类似的疾病,亦或将它视为一种难以控制的冲动行为。”


“另一个更宽泛的问题是,游戏障碍本身是否掩盖了其他障碍?举个例子来说,如果一个有临床抑郁症迹象的人沉迷于玩游戏,那么从表面上看,你也许觉得他对游戏上瘾。但事实上他需要治疗的是抑郁症。”


“所有游戏都需要一个钩子。”南安普顿大学游戏设计和艺术课程主管Adam Procter说。Procter指出,游戏设计师努力设计那些能够吸引玩家进入,“通常带有一定程度的重复可玩性”的机制。这些机制包括排行榜(你可以与朋友比较在游戏中的得分),或者允许玩家花钱购买,能够让角色实力或游玩体验得到增强的内容,例如内购道具或具有一定随机性的战利品宝箱。


研究证实了这一点:2013年的一项初步研究发现,提供某些特定功能的游戏更有可能引发玩家的成瘾行为,它们就是为玩家提供不断增加的奖励(积分或稀有道具),以及含“高度社交元素”(鼓励玩家分享玩法和技巧等)的游戏。这些机制都融入于游戏中,Procter在谈到其作用时提到了Facebook联合创始人Sean Parker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们怎样才能尽可能消耗用户时间和有意识的注意力?”



伊恩恰恰是因为这些元素对游戏上瘾——他喜欢购买皮肤、升级角色,提高自己在排行榜上的名次。另外,宝箱也被视为诱导玩家对游戏上瘾的因素之一,比利时政府甚至已经裁定游戏内的开箱行为属于赌博。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游戏障碍的危害性,设计师是否有责任来防止或降低玩家对游戏成瘾的可能性?“设计师需要承担责任。”Preece说,“如今他们的做法是故意诱导玩家对游戏上瘾,应有所改变。”


Procter认为,游戏厂商“应当意识到游戏产品将会对玩家产生影响”,“他们永远有责任考虑游戏会怎样影响世界。”“作为设计师,我们应当注意到游戏成瘾现象的增长,坦诚地讨论应当怎样结合家庭教育来保护玩家。”


伊恩目前仍处在戒瘾治疗的恢复期,他希望更多人能够意识到游戏成瘾的危害。


“人们轻视了这个问题,没有认真对待。”伊恩说,“但这(游戏成瘾)与赌博、酗酒、滥用药物或者其他任何上瘾行为没有区别,很危险、有害,具有很强的破坏性。”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移动官网
公众号
在线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