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步都有伏笔!说说《战神》中那些值得注意的剧情和细节

发表于2018-05-11
评论0 1k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程序行业精英群

711501594

奎托斯和阿特柔斯的旅程一定会给各位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由于本作是全程一镜到底,玩家会一直跟随父子二人完成冒险,所以他们所看见的东西,就是玩家见到的内容。


虽然游戏中奎托斯父子的目的就是将阿特柔斯母亲的骨灰带到九界最高的山峰,但是这背后有着北欧各个种族之间的冲突和阴谋的交织。许多对话和事物在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并不会给玩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果你在100%完成游戏后试着去梳理剧情的话,就会发现很多早已埋下的伏笔和细节。下面就来一起重新回顾一下这些有趣的内容吧。


当然,本文从此处开始就充满了剧透内容,阅读时请注意。


巴德尔把奎托斯错认成了谁?


我可以打包票,在玩到巴德尔(此时还是神秘人)与奎托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99%的玩家会认为巴德尔知道奎托斯的身份。那段对话非常具有诱导性:



对于刚刚开始游戏的玩家来说,由于开场游戏并没有解释奎托斯是如何来到北欧的,再加上我们又熟知奎托斯的身份,所以看到巴德尔的话就自然而然会认为巴德尔知道奎托斯是斯巴达人,或者说是奥林匹斯神族。


事实上,当游戏迎来结局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奥丁派巴德尔来森林里寻找的其实是米德尔加特最后的巨人,奎托斯的妻子、阿特柔斯的母亲,巨人的守护者 —— 劳菲。



回过来看,巴德尔因为在这里把奎爷认成了巨人,所以才觉得奎爷矮了点。


巴德尔为何会听从奥丁的命令前来挑事,与他的身份有一定关系。玩了游戏的朋友都知道,阿特柔斯胸前的槲寄生是破解巴德尔不死之身的重要武器。在北欧神话中,百毒不侵的巴德尔也是被一根槲寄生杀死。在《战神》中,巴德尔非常厌恶自己不死的身份,所以他除了憎恨给自己上了这个“BUFF”的弗蕾雅之外,更想要寻找恢复正常的办法。



从巴德尔与奎托斯干架时,巴德尔说的几句话中可以发现,奥丁很有可能骗巴德尔说了“藏在野林里的巨人有破解你不死之身的办法,所以你把她给我带回来。”之类的谎言,所以巴德尔才会乖乖跑到野林找人。其实巴德尔并不是来打架的,他是真的想来问问题的……



另外,巴德尔应该是以为巨人是一个人生活在野林里的,所以当他看到有第二张床之后就在战斗中反复问“你藏了谁?”。



巴德尔之所以在后来也一直跟踪奎托斯父子,很有可能也是奥丁的阴谋。


米密尔的猜测


注入埃特蛇毒的利维坦战斧


第一次来到九界之湖的时候,世界之蛇吐出了奎托斯的斧子,此时画面上会显示“已注入埃特蛇毒。”



这是“埃特蛇毒”唯一一次在游戏中出现,从此之后没有任何人再提起过世界之蛇给斧子上的这个 BUFF。难道编剧把这个东西给忘了?


在北欧神话中,蛇毒最耀眼的一次表演就发生在诸神的黄昏中。雷神索尔和世界之蛇耶梦加得打得不可开交。耶梦加得在战斗中不断对索尔吐蛇毒来牵制他,不料索尔奋勇掷出雷神之锤将耶梦加得锤死。杀死了耶梦加得的索尔,也因为沾满蛇毒中毒而亡。


鉴于索尔在《战神》的隐藏结局中正式登场,可以猜测注入了蛇毒的斧子,将是杀死索尔的重要武器。




阿特柔斯的能力与性格变化


虽然已经知道了阿特柔斯的真正身份 —— 洛基,不过我们在这里还是以“阿特柔斯”来称呼他吧。


作为半巨人、四分之一神、四分之一人的阿特柔斯,他的能力肯定是汇总了各个流派的独门绝技。隐藏结局中阿特柔斯做梦预知了索尔的到来,但这个时候奎托斯还没有意识到阿特柔斯的预言能力。


阿特柔斯显而易见拥有了奎托斯“斯巴达之怒”的能力,可惜唯一一次的使用还把自己震出了内伤,在之后的作品中说不定也能看到阿特柔斯手撕哪位可怜的神。


神话中的洛基具有随意变身成各种动物的能力,当阿特柔斯知道自己是神之后,第一句问的就是自己是否可以变身成动物。



在亚尔夫海姆进行冒险的时候,阿特柔斯说自己会不断地听到各种声音,有邪恶的也有求救的声音。进入穆斯贝尔海姆之后不久,阿特柔斯还说自己可以听见剑的声音。



在游戏发售前官方公布的设定图中可以发现,阿特柔斯似乎一直有听到不明声音的困扰,并且同样也是一面善良一面邪恶,这可能也是阿特柔斯“病”的来由。



在游戏中的几个与阿特柔斯有关的桥段中,世界的天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如说当阿特柔斯昏迷的时候,九界之湖天色阴暗仿佛世界末日到来;当阿特柔斯冲着辛德里发脾气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开始打雷。这是否说明阿特柔斯的神力,强大到会影响天气了呢?



前一秒还很晴朗


阿特柔斯一发火,天气骤变




至于阿特柔斯本身性格的变化,就更耐人寻味了。如果你是以玩一会儿主线,再玩一会儿支线的形式通关《战神》的话,可能会认为阿特柔斯的性格特别捉摸不透,一会儿温顺一会儿暴躁。其实这和玩家游玩的方式有关,实际上在进行支线任务和世界探索的时候,阿特柔斯像一个乖孩子一样和奎托斯聊天;在主线剧情中,阿特柔斯可以说是在处处呛声奎爷。这样来看支线中的阿特柔斯的性格,是通关之后的样子。


在亚尔夫海姆的时候,阿特柔斯对奎托斯的不满达到了极点。在亚尔夫海姆解谜的时间长的话,阿特柔斯就会在旁边说“要不然别弄了”“什么蠢谜语”之类的丧气话,并时不时表示自己想早点离开这里。尤其是在干掉了暗精灵首领后,阿特柔斯直言“你只有在需要我的时候才会叫我”。



当奎托斯进入世界之光中时才会发现,阿特柔斯一直“恨”着奎托斯,甚至是希望死的是奎托斯。



就算是成功帮助光精灵夺回了世界之光,目睹光精灵重回环形神殿的时候,阿特柔斯原本开心的表情也因为看见奎托斯而变得阴暗起来。

直到两个人准备离开亚尔夫海姆的时候,阿特柔斯对奎托斯的不满情绪直接爆发,两个人在船上直接吵了起来,最后以“疑似互相理解”告终。这么梳理来看,为什么到了亚尔夫海姆之后阿特柔斯的性格变得如此恶劣,很有可能是受到了世界之光的影响吧。


世界之蛇耶梦加得、恶狼芬里尔和死神海拉


巨人把阿特柔斯称为洛基,北欧神话中洛基有三个子女,分别是世界之蛇耶梦加得、恶狼芬里尔和死神海拉。不过在游戏中洛基还是只一个小屁孩,更不要提这三个牛逼的子女了。


游戏中对于耶梦加得介绍比较详细。首先弗蕾雅很早的时候就提到过,耶梦加得是突然出现在米德尔加特的,并且出现之后索尔还曾经来找它打过一架,结果双方打成了平手。



上文也说过,在原版诸神黄昏中耶梦加得和索尔最后同归于尽。不同的是,根据游戏中米密尔的介绍,耶梦加得是在诸神黄昏与索尔的交手中被打到穿越时空,甚至来到了比他出生还早的年代……



除此之外,米密尔在通关后曾说过,大蛇说“阿特柔斯看起来很眼熟”,或许是看到了自己父亲的影子了吧。



在最终 BOSS 战中,阿特柔斯突然喊出一句古巨人语呼唤了耶梦加得,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阿特柔斯的双眼发光了,或许这是血脉上的联系?



至此可以判断,游戏中的耶梦加得很有可能仍设定为是洛基的孩子,至于大蛇什么时候才会出生,那就要看续作的剧情了。



恶狼芬里尔和死神海拉的情况就很不一样了,很有可能会和神话有很大的出入。在进行矮人支线任务“国王万岁”的时候,当奎托斯拿到了摩索尼尔的三个稀有素材后,米密尔会说:



在北欧神话中,诸神为了囚禁生性残暴的芬里尔,找到善于打造装备的矮人,用山的根、猫的脚步、鱼的呼吸、女人的胡须、熊的跟腱以及鸟的唾液这六种罕见的素材,打造了名为“Gleiphir”的锁链,拴住了芬里尔。不过在维瑟嘉德我们会发现这样一个卷轴:



从这个卷轴中我们发现,米密尔提到的铁链很有可能是用来囚禁欧特的那根,和芬里尔关系不大。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故意误导。


如果你查看游戏中的怪物图鉴的话会发现,奎托斯在赫尔海姆杀死的守桥者“茅图格赫尔森”是赫尔之子(即海拉之子)。



虽然洛基在《战神》的世界中还是个小孩子,但是他的三个孩子都(可能)已经在游戏中存在了。耶梦加得有充分的出场理由,那么芬里尔和海拉为何会已经存在呢?他们也穿越了时空么?又或是和神话的设定有所出入呢?


吹响世界之蛇号角的人是谁? 


阿特柔斯在提尔的神殿中因病昏倒,奎托斯抱着阿特柔斯从女巫洞穴的电梯往上走的时候,我们会听见非常响亮的号角声。这时奎托斯和米密尔在猜测有人吹响了九界之湖的号角,召唤了耶梦加得。



在成功救助了阿特柔斯,与他准备从女巫洞穴的船坞再次出发时,看到水位的变化米密尔说:



既然此时奎托斯三人都不在九界之湖,那么是谁吹响了召唤耶梦加得的号角呢?毕竟想要和大蛇交流,需要知晓古巨人语,想必在九界中能和大蛇对话的也没有几个。耶梦加得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那么是否吹响号角的人也是从未来穿越而来的呢?比如说未来的奎托斯和米密尔,或者是阿特柔斯?


除了让水位下降之外,我们也不知道这个人吹响号角的目的,或许在续作中我们会找到答案。


奎托斯在世界之光中呆了多久?


游戏中曾经提到过,不同国度之间时间的流动是有差异的,比如奎托斯他们在约顿海姆只呆了一会儿,米德尔加特早已过去了很长的时间。当奎托斯独身一人进入亚尔夫海姆的世界之光中时,他自以为时间只过去了一点点。


在外面独自等待的阿特柔斯一个人杀死了大量的暗精灵,他说奎托斯在里面待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具体有多久,阿特柔斯又是如何一个人坚持下来的,根据玩家“胡胡Nadsily”的介绍,游戏创意总监 Cory Barlog 曾在采访里提到,阿特柔斯大概等了一整天。



守护者劳菲的预言


《战神》中最大的真相,莫过于守护者劳菲的预言。奥丁在游戏中有一大堆相关预言,比如诸神黄昏。但是预言对于打破了命运诅咒的奎托斯来说没什么用,甚至芬布尔之冬都早来了一百年。



相比之下,劳菲的预言更加精准。《战神》的创意总监 Cory Barlog 在游戏发售后的一次访谈(视频42分钟左右)中曾表示,游戏中所有可以攀爬平台上的金色符文和手印都是劳菲留下的,这说明劳菲完全预言到了奎托斯父子这次的冒险之旅。


都是劳菲留下的


另一个佐证预言的实锤,当然是约顿海姆墙壁上的大量壁画。劳菲准确的预言了奎托斯父子的一举一动。从奎托斯远渡而来,到自己的葬礼,再到父子干翻巴德尔来到约顿海姆。最神秘的是,当奎托斯在家附近第一次和巴德尔单挑的时候,巴德尔背后的石壁上早就有了预言的壁画。有关壁画的详细分析我们之后再进行讨论。



这个壁画已经描绘了尚未发生的最终Boss战


在游戏的结局中有部分玩家猜测,奎托斯父子撒出的劳菲骨灰看起来像是有金色的魔法,他们猜测这些粉末中很有可能带有复活巨人的魔法。当骨灰散落在整个约顿海姆之后,所有死去的巨人都有可能因为魔法而复活,接着反攻阿斯嘉德。这很有可能就是劳菲让奎托斯父子前往约顿海姆撒骨灰的一个原因。



要真是这样,这剧情感觉和《战神2》结局奎托斯回到远古时代找来泰坦进攻奥林匹斯是一个套路啊。精准的预言,结合劳菲守护者的真实身份,这个神秘的女巨人今后大有文章可做。


阿特柔斯在结局中的话


北欧战神 - 提尔


除了奥丁和索尔之外,提尔应该是游戏中最常提起的北欧神祇了。在米密尔的口中提尔显然成为了一个周游列国的外交官,他曾经去过很多国家进行友好访问。提尔也应该是北欧中为数不多可以自由穿梭于国度之间的神,可惜的是布罗克的一句“提尔死了”似乎在说我们无法在游戏中看到这位北欧战神了。



我们先不管提尔是不是真的死了,毕竟这也只是游戏中几个 NPC 的一面之词。有关提尔非常重要的剧情,就是在神殿中发现他曾经周游过列国的证据。可以发现提尔曾经周游下图中的三个国家:古埃及(金字塔)、古日本(鸟居)和古玛雅(玛雅金字塔)。



另外在赫尔海姆的奥丁密室中,可以发现提尔神坛缺失的重要部分,上面通过标志性的符号提到了四个国家,分别是 Ω(古希腊)、巴纹(古日本)、荷鲁斯之眼(古埃及)以及右下角的三曲枝(在凯尔特文化中较有影响,但据说不是起源于此)。


根据米密尔的描述,上面四个符号都代表着“战争”,我们知道 Ω 和希腊战神这个称呼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那么剩下的三个符号,或许在《战神》的世界中同样代表着对应神话体系中的战神吧。



在提尔神殿内部,奎托斯父子会来到提尔收藏各国珍宝的房间,里面除了奎托斯拿到的希腊罐子之外,阿特柔斯旁边的桌子上有一个疑似写着“乐仁”二字的牌子。




知名作家马伯庸在微博上分析了有关“乐仁”的由来,虽然“乐仁”二字很有可能来源于“礼乐仁义”的核心儒学文化系统,深究起来这可能只是制作组的疏忽,在游戏中还是想表现这个牌子(我个人认为是判金)是来自于古日本。



另外,米密尔在这个藏宝间中还曾说,有一个宝物是来自遥远的沙漠,那里也有很多神,指代的很有可能是古埃及。



说到这里,我想对提尔的情况给出我个人的理解。虽然矮人和米密尔都说提尔已经死了,详细的死因等内容却并没有文献提及。鉴于奥丁对于提尔散播文化、与巨人交好等行为的反感,以及对于囤积知识的渴望,更有可能是将提尔囚禁了起来,等到需要的时候再去找他。

约顿海姆的隐藏壁画


当来到约顿海姆的山巅前,墙上的壁画肯定会在解答玩家疑问的同时,又挖了不少新的坑。除去前几个带有精准预言属性的壁画之外,最后那个隐藏在红布背后的壁画就是结局最大的谜团:那个躺在阿特柔斯怀里的是谁?阿特柔斯口中吐出的是否是世界之蛇?



第一眼看到这幅壁画的时候,很多玩家都会从第一眼看到的特征来判断这个疑似死掉的男子是奎托斯,阿特柔斯因为愤怒等原因吐出了世界之蛇,或许是在诸神黄昏时候的事。反过来想,如此刻意的壁画说不定会有很强的误导性。



仔细看壁画的话,会发现死去的男子右臂和右腿被刻意隐去。在北欧神话中,提尔曾为了囚禁恶狼芬里尔而失去了自己的右臂。再加上图中男子的下装,和游戏中提尔壁画上的装扮有些相似,是不是可以判断这个死去的人可能是提尔呢?我在上文也猜测过提尔可能并没有死,只是被奥丁囚禁。




另外,官方公布的游戏设定图中阿特柔斯对死去的动物念出咒语的形式,和壁画上的很像。这么来看壁画上阿特柔四嘴里吐出的可能不是耶梦加得,而是某种咒语,针对死去的生物念出来的。



鉴于劳菲的预言十分精准,前几幅壁画也都几乎没出现什么差错,这最后一张壁画应该也会灵验。壁画上的究竟是不是奎托斯和耶梦加得,在续作中我们可能就会找到答案了。

约顿海姆墙上的卢恩符文解读


关注《战神》相关内容的玩家应该知道,前一阵子有国外玩家翻译了《战神》珍藏版附赠地图上的卢恩符文,发现了隐藏的装备。事实上游戏中出现的几乎所有卢恩符文都可以进行翻译,主要就集中在约顿海姆的一串壁画上,下面就是 Reddit 玩家提供的部分卢恩符文对应翻译。


巨人头上的文字:

古挪威语:Jotunar hafa ofmjok dauða Miðgarðr liggi auðn at eins tveir eru eptir.

英文:Giants have too much deaths. Midgard lies desolated. Both (realms) are like after wars.

中文:巨人经历了太多的死亡。米德尔加特逐渐变得荒凉。所有的国度都仿佛经历了战争一样。


根据阿特柔斯的描述,壁画中的劳菲在和巨人争执。虽然争执的内容并没有写在壁画中,我们仍可以猜测:这些巨人站在离开米德尔加特前往约顿海姆的国度塔前,劳菲并没有和他们一起离开,坚持留在了尘世,巨人并不希望劳菲这样做。



劳菲头顶和右边的文字:

古挪威语:Laufey, staðfastur verjandi.

英文:Laufey,firm/steadfast guardian.

中文:劳菲,坚定的守护者。



奎托斯与巴德尔左边的符文:

古挪威语:bjarn-hunn verjir foðurbjðrn, hans mistillteini magnlausum, ok er maðr udauðligr veginn.

英文:The young bear (Atreus) helps protect the father-bear (Kratus), his feeble mistletoe and the man's immortality is gone.

中文:年轻的熊仔帮助保护他的父亲,渺小的槲寄生让敌人的长生不老之力消失。


围绕壁画的卢恩符文则写着:

古挪威语: i höndum ðes eins einherja birt.

英文:In hands we are one as Einherjar.

中文:我们仿佛英灵战士一样。


Einherjar 即北欧神话中的英灵战士。



值得注意的是,壁画上奎托的名字是“Farbauti”,即法布提。在北欧神话中,洛基的父亲正是名为法布提的巨人。



劳菲葬礼上方的符文:


古挪威语:i dauðr kemr, verjandi loksins, aptr til Jötunheims , i höndum Einherja.

英文:in death (she) units, the guardian at last, back to Jotunheim, in the hands of Einherjar.

中文:通过英灵战士之手,守护者最终回到了约顿海姆。


左侧芙蕾雅脚下的符文:

古挪威语:tveim megum eiu faðir ein moður einn sonr.

英文:Two of them, one father and one mother with a son.

中文: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和儿子一起的母亲。



疑似死去的奎托斯的壁画上方:


古挪威语:anðlat, foður, hormung.

英文:Death, father, disaster.

中文:死亡、父亲、灾难。


但是左下角的符文是 Svik,即谎言、诡计(Fraud)或背叛(Betrayal),或许再次证明上边说这个人是提尔不是奎托斯。



同一个壁画上方还有一段符文:


古挪威语:Bloð Guða Bloð feðra Trunaðr tngndinn Erendi fundit.

英文:blood of gods, blood of father, in trust of tngndinn, errand is found.

中文:神之血、父之血,在 tngndinn 的注视/保管下,使命将浮出水面。(大概意思……)



雷神之子 - 曼尼与摩迪


曼尼与摩迪在游戏中被设定成雷神索尔的傻儿子,啥事都跟着叔叔巴德尔一起做,没少被米密尔嘲笑。在北欧神话中曼尼与摩迪的戏份虽然不多,但最终成功在诸神黄昏中活了下来。



杀死曼尼之后,米密尔和阿特柔斯会就曼尼没有复活一事进行讨论。按照他们的说法,阿萨神族在被杀死之后是可以复活的。



为什么曼尼和巴德尔两个阿萨神族的人没有复活呢?我们目前有两种猜测,一是因为曼尼被注入埃特蛇毒的战斧杀死,所以才没有复活。巴德尔最后是被奎托斯拧断脖子杀掉的,也没有复活,说不定和此前被奎托斯砍了几斧子有关。另外根据北欧神话的描述,被兄弟霍德尔杀死的巴德尔,因为洛基的计策而复活失败,或许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吧。


被斧子砍死的曼尼


另一种猜测是,被神杀死的神是无法复活的,这点游戏中并没有提到,但联想到奎托斯的身份,这种猜测也不是没可能。


弗蕾雅和弗丽嘉


在北欧神话中,弗蕾雅属于华纳神族,是爱神、战神与魔法之神。在华纳神族与阿萨神族停战后,她与弗雷和尼约德作为人质来到了阿斯嘉德,她同时还是一个拥有双翼的女巫,可以使用各种华纳神族的魔法。



弗丽嘉则是奥丁的妻子,是爱神也是天空和大地的女神,性格温柔大方。弗丽嘉的儿子正是光明之神巴德尔。弗丽嘉和弗蕾雅在北欧神话中很多设定都很相似,只是两个人的性格完全是两个极端。


《战神》在改写了多数神的性格的前提下,将弗蕾雅和弗丽嘉直接描述成了同一个人。事实上,弗蕾雅在来到了阿斯嘉德后,人们对她的称呼就改为了“弗丽嘉”。在奥丁背叛了弗蕾雅之后,所有弗蕾雅所做过的好事,都被安在了“弗丽嘉”的头上,这也就导致几乎所有人都认识弗丽嘉而不知道弗蕾雅,就连阿特柔斯第一次知道弗蕾雅都只是知道她是女神罢了。




在通关之后继续进行女武神相关任务的时候,米密尔会和奎托斯提起有关弗蕾雅的事。似乎在奎托斯与阿特柔斯在约顿海姆撒骨灰的时候,弗蕾雅曾在国度传送门那里找过米密尔,询问她的战士之魂被奥丁藏在了哪里。这表明弗蕾雅很有可能会通过寻回失去的战斗力来向奎托斯或者奥丁复仇。


在划船的时候米密尔也曾讲过,建造阿斯嘉德城墙的巨人 Hrimthur(即索穆尔的儿子)向众神请求,造完城墙后要与弗蕾雅见面。众神答应了他,于是 Hrimthur 悄悄和弗蕾雅说了些什么,但不久他就被索尔杀掉了。米密尔就此推测 Hrimthur 可能跟弗蕾雅透露了阿斯嘉德城墙的弱点,那么她应该也是唯一知道这个弱点的人,说不定弗蕾雅会在之后的作品中直接攻进阿斯嘉德。


矮人之王摩索尼尔与龙的故事


除了主线剧情、女武神分支之外,《战神》另一个规模较大的剧情莫过于矮人之王摩索尼尔的故事了。游戏中两个可以探索的大型区域维瑟嘉德和科浓加德,都与摩索尼尔的事迹有关。



在维瑟嘉德探索的时候我们会看到很多与这里有关的“传说”,上面写着摩索尼尔的“善行与暴行”,结合这里曾经繁荣如今成一片废墟的城堡,以及维瑟嘉德和科浓加德两地中被束缚的两条龙欧特和雷金,我们大致可以推测出这样一个故事:


(前提:法夫纳、雷金、欧特这三条龙都是矮人变的)


炼金术师伊瓦第有好几个子女,其中法夫纳和摩索尼尔是最出名的两个。伊瓦第手艺高超,他的炼金天赋足以威胁阿斯嘉德诸神,尼弗尔海姆的诅咒迷雾也可以被伊瓦第用炼金术化为盔甲。这一天赋引起了阿萨神族的憎恨,最终伊瓦第死在了尼弗尔海姆。(奎托斯可以在尼弗尔海姆作坊的一个棺材中拿到“伊瓦第的生锈盔甲”,说明他可能就被葬在这里。)



摩索尼尔看到了父亲的结局(也有可能是看到阿萨神族的强大),甘愿放弃矮人的身份,将自己流放至米德尔加特。首先他在米德尔加特的东北地区建立了维瑟嘉德。维瑟嘉德曾经一片丰饶,人民生活美满安康。


与此同时,矮人王国斯瓦塔尔夫海姆也被阿萨神族封锁,其中的部分矮人来到阿斯嘉德担任守卫。也就是说阿萨神族拉来矮人作为盟友,来抵抗华纳神族。另外从下图中可以发现,亚尔夫海姆的精灵内战或许是阿萨神族暗中挑拨起来的。



摩索尼尔的好日子没过多久,有一天晚上阿萨神族在摩索尼尔梦中作梗,让他梦见自己的人民被野兽撕碎,并让他相信只有自己才能拯救人民,通过制造德威格拉希克盔甲来保护人民。


摩索尼尔在这种噩梦的摧残下不断地走向极端,他开始派遣猎人和士兵去捕捉每一只野兽,随着捕捉野兽越来越可怕,维瑟嘉德人民的死伤越发的严重。到后来维瑟嘉德的士兵都死的差不多了,摩索尼尔强制要求所有男人去抓野兽。最后摩索尼尔抓到了山怪(在维瑟嘉德宫殿内部囚禁着)和龙。


维瑟嘉德人民死伤惨重


当然,维瑟嘉德的人民也不会因此甘愿被摩索尼尔指示区进行自杀式行动。一个名为贝托尔特的人曾试图偷偷放出那些野兽,不过失败了,他被贬为镇上的掘墓人。慢慢地他发现,他们抓到的猎物在加速维瑟嘉德的灭亡。


为了抓山怪,死了一票人



或许是意识到维瑟嘉德的灭亡不可避免,摩索尼尔在米德尔加特西北部地区建立了科浓加德,这片新的土地要比维瑟嘉德更加丰饶。飞龙雷金作为守护者(被迫)把守着科浓加德的大门。在科浓加德的文献中曾提到过,雷金非常尽职尽责,并且以这份工作为荣。阿特柔斯直接吐槽这段话他完全不相信……



由于欧特的暴走,维瑟嘉德彻底成了一座死城,只有各式怪物和掠夺者在那里横行霸道。科浓加德就成了摩索尼尔唯一的城池,这并没有阻止他的暴行。为了制作德威格拉希克盔甲,他需要三个稀有的素材,第一个是“龙怒”,这就是他抓捕龙的终极原因。第二个素材是“无辜者的哀鸣”,无数人在抓捕野兽的过程中丧命,直接提供了这个素材。第三个素材比较模糊,名为“终极献祭”。


为了获得素材,摩索尼尔还把目光放到了兄弟法夫纳的藏宝间上,或许这里能提供有效的线索。法夫纳肯定不愿意别人动自己的宝物,想要出手阻止。但是此时摩索尼尔早已知道如何囚禁飞龙,于是法夫纳被摩索尼尔囚禁在米德尔加特的北方。


此前摩索尼尔一直不太明白“终极献祭”的意思,他曾以为在漫长的搜索中弄脏自己的手就可以算数。直到最后一刻他才明白,所谓的“终极献祭”需要牺牲自己的性命才能完成。我们不知道最后是他选择了自杀,还是像阿特柔斯手记中写的那样被幽冥行者杀死,总之最后三个素材就在摩索尼尔尸体身上。



拿着这三个素材可以让矮人工匠打造对应的德威格拉希克盔甲套装,分为辛德里和布罗克两种。




从摩索尼尔的这一段故事可以发现,他一开始已经预言到了王国的毁灭。为了避免预言成真,摩索尼尔做了大量正常的工作,但越是这样做下去,预言就更加无法避免。摩索尼尔以为自己在避免预言,事实上他做的每一件事可能都包含在了预言中。


或许这段故事就是影射奥丁与诸神黄昏预言之间的关系,奥丁越想避免诸神黄昏发生,诸神黄昏就更提前了……


史尔特尔与他的火焰之剑


在游戏中探索的时候,我们曾多次在穆斯贝尔海姆看见过“史尔特尔”的名字:“史尔特尔的隐藏试炼”以及稀有素材“史尔特尔的焰波”。




史尔特尔虽然没有出现在游戏中,但巨人神坛中预言了他的命运。和原版的诸神黄昏一致,史尔特尔手持火焰之剑参战,并在死亡的同时把整个阿斯嘉德拖下水:史尔特尔在杀死了弗雷之后,将火焰之剑投向了天空,火球吞没了整个世界。



如果你看过漫威的电影《雷神 诸神黄昏》的话一定还记得,最后阿斯嘉德就是毁于史尔特尔的 AOE 攻击。


《雷神 诸神黄昏》截图


这么说来,游戏中穆斯贝尔海姆试炼场中央的巨剑,或许就是史尔特尔的火焰之剑。史尔特尔也很有可能会在续作中登场。


消失的弗雷和胜利之剑


弗雷是北欧神话中的丰饶之神,主要负责“丰收”和“爱情”。他和妹妹弗蕾雅都是华纳神族的神祇。在阿萨神族与华纳神族交换人质以示和平的时候,弗雷和弗蕾雅以及父亲尼约德作为“人质”来到了阿斯嘉德(阿萨神族送过去的就是我们熟悉的米密尔),二人也就成为了阿斯嘉德的一员。


北欧神话中有讲,弗雷生活在精灵国亚尔夫海姆。在他的指挥下,亚尔夫海姆的精灵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战神》中的亚尔夫海姆饱受战火的洗礼,那么掌管这里的弗雷呢?在光精灵重新掌管亚尔夫海姆之后,我们会发现这样一个传说卷轴:



弗雷失踪了。光精灵认为奎托斯和阿特柔斯是弗雷派来的胜利之剑,弗雷本人的行踪完全是一个谜,光精灵将竭尽所能去找到弗雷。这说明弗雷会在游戏中出现,只不过还要等一阵子了。


北欧神话中对于胜利之剑的描述和游戏不太一样。根据北欧神话的说法,弗雷迎娶女巨人葛德后,将胜利之剑送给了媒人史基尼尔。胜利之剑原本是一把可以按照使用者意愿肆意杀敌的神器。在送出去之后,胜利之剑失去了这个魔力。所以在诸神黄昏时,失去了胜利之剑的弗雷死在了火巨人史尔特尔脚下。


另有其他版本的北欧神话中有描述,胜利之剑和史尔特尔毁灭阿斯嘉德使用的火焰之剑(炎之魔剑)是一把武器。不过根据游戏中的巨人神坛描述,火焰之剑是史尔特尔打造的,所以游戏中的胜利之剑和火焰之剑就不会是一把武器了。那么胜利之剑究竟是不是奎托斯父子呢?


史尔特尔和火焰之剑


赫尔海姆的大鸟 - 赫拉斯瓦尔格尔


来到赫尔海姆,北边的尽头站着一只骇人的大鸟,他注视着每一个来到赫尔海姆的亡魂。如果他是死神海拉的话,为什么奎托斯大闹赫尔海姆的时候他不出手干预呢?



这也就说明,这只大鸟并不是海拉。有一些玩家猜测,其实这只大鸟是北欧神话中的“赫拉斯瓦尔格尔”。


赫拉斯瓦尔格尔是一只由巨人变化而成的老鹰,这巨人会披上鹰羽之衣,坐落在世界极北之地,当他挥动变为翅膀的双臂,冷风就会呼啸过大地。游戏中赫尔海姆的冷风很有可能就是他扇动翅膀而来。他的名字的意思是“吞噬尸首者”(Corpse Swallower)。当奎托斯杀死巴德尔之后,弗蕾雅诅咒奎托斯:“把你的灵魂喂给赫尔海姆最肮脏的存在”,可能指的就是喂给赫拉斯瓦尔格尔。




《战神》中还有很多名词譬如“伊登的苹果”“血蜜酒的号角”“埃吉尔的黄金”等等都在北欧神话中有出处可循,希望这篇文章能让各位对北欧神话产生更多的兴趣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