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换个视角看“虚拟”

发表于2017-12-12
评论0 523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程序行业精英群

711501594

但凡提起虚拟,人们或许会想到作战实验室、虚拟训练和战争推演。其实,这些只是虚拟的具体形式。新时代的中国军人更应把目光聚焦在:虚拟作为信息时代军事实践的重要方式,何以对军事思维和行为方式产生深刻影响,从而在哲学高度把握战争形态、战争谋略、作战方式、制胜机理的演变方向和路径,把军事斗争准备推向新境界。

  人类在经历行为虚拟、语言符号虚拟之后,正在进入数字化虚拟时代

  人类历史上,虚拟经历了行为虚拟、语言符号虚拟和数字化虚拟三个阶段。在远古时期,人类通过行为表达思维,行为即是思维。语言产生后,通过语言表达思维和世界,语言即是思维。以上两个阶段,虚拟的意义没有凸显出来,仍然是“人在想”,思维深藏于人的大脑之中。

  信息革命开启了数字化虚拟——通过二进制系统表达世界的新时代。数字化虚拟不是“人在想”,而是虚拟出存在,虚拟这个世界。深入到思维层面,“人究竟如何思维”这个原本在人类大脑内部进行的神秘过程,虚拟把它表达了出来,变成机器的行为——思维即是行为。如电脑下棋,从“深蓝”到“阿尔法狗”再到“阿尔法零”,它们不是人,但却是人的思维的数字化存在。

  虚拟有两个基本路径:一是从存在到不存在,即现实性虚拟,这是低级虚拟空间。如数字化人体,可以用来研究各个器官的运行,开展虚拟手术。又如美军开发的“数字化网络城市”,参照真实城市规划按比例微缩,虚拟电力、交通、医疗等基础设施以及所有网络元素。二是从不存在到存在,即不存在性的虚拟。换言之,虚拟出来的东西在现实中不存在。无论哪种方式,虚拟创造的是一种“合成存在”,它与原来世界最重要的区别在于“似他非他”,甚至超越现实,如“阿尔法零”,就比现实的个人更聪明。

  虚拟为人工智能发展开辟了广阔天地,也为人类创造另一个“我”提供了无限可能,一个与人类世界并存的“类人”世界或将迅速崛起。

  信息革命极大地推动了平台、主导要素和先进战斗力的转移,从而使虚拟成为军事实践的主色调

  平台、主导要素、先进战斗力是区别不同军事实践方式的三大要素,它们从根本上决定了作战方式,也是理解虚拟何以影响军事实践的三把钥匙。

  平台。回顾历史,人类战争经历了人体平台、机械平台、信息平台三种形态。当前,信息平台作为新的战争中介系统,正在嵌入人、武器装备、体制编制和指挥决策等战斗力要素之中。如先进战斗机嵌入虚拟训练系统,可根据对手最新的防空系统和战机性能数据,以及空中、地面、太空和网络的威胁情况设置战场环境,平时用于对抗训练,战时直接转入实战。这就是说,几乎一切军事活动都与信息平台发生了联系,因而也就普遍带有虚拟的色彩。

  主导要素。与社会形态演变相呼应,战争主导要素也由物质、能量转变为信息。数字化信息不仅可以表达知识,而且可以表达“运用知识的知识”。在军事领域,这种“运用知识的知识”长期以指挥艺术等形式存在于军事家的大脑里。当且仅当军事智慧走出大脑、走出书本,变成可操作、可合成的机器行为时,“战争是智慧博弈”将不再是一句空话。比如,各种兵棋推演、C4ISR以及战略推演系统,可把战争想定提前到战前进行预实践,同时给对手释放各式各样的信息,或威慑或欺骗或示意,进行危机管控、化解等操作,为不战而屈人之兵创造了可能性。对智慧的表达不仅使虚拟摆脱技术战术层面的低级形态,而且跃升为新的战略制高点,成为新一轮世界军事革命的主战场。

  先进战斗力。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先进战斗力。在当代,由于信息平台的出现以及数字化虚拟的发展,使作战单元融合成作战体系,体系作战能力成为制胜的关键。相应地,军队建设、战争筹划以及作战行动,从追求要素的性能优势变为追求战场的有利态势,以谋求战争结构力的最大化,进而出现了结构优势、综合制权等新的制胜机理。这些超越了单一要素、单一空间、单一力量的无形力量,在现实的战场上并不以实体的形式存在,但又渗透在战场每一个角落。它们就像隐藏在指挥员身后的一双“看不见的手”,操控着战争的进程、走向和结局。

  无疑,虚拟正在开辟一个新世界。假如我们仍然局限在现实性视域里,就无异于“路灯下找钥匙”,成为一叶障目的“瞎子”。不重视虚拟的发展及运用,在战争谋划上就有可能逊敌一筹、慢人一步,将很难制胜未来战场。

  虚拟是合成存在,真的示假、假的示真、方的示圆、圆的示方,指向了可能性、不可能性和不可能的可能性

  人与世界不仅有物的尺度,而且有内在的尺度、美的尺度。所谓物的尺度,就是人对客观世界的适应。内在的尺度,即人的价值,体现人的主体性。而美的尺度,一方面,让物体现自身的美好,展示存在美;另一方面,构成新的存在,满足人的美好需要。数字化虚拟是从“三个尺度”出发构成世界的,它不仅指向现实性,而且指向可能性、不可能性和不可能的可能性。

  现实的虚拟。有一个现实的东西,把它虚拟出来,本来是现实的人干的事,现在由虚拟来干,由机器人来干。现实性虚拟的最大特点是真的假、假的真。在军事领域,人们运用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和云技术,虚拟手枪、飞机、坦克、舰艇和复杂战场环境,可大大降低成本,提高训练效益。如飞行员虚拟训练系统,视觉、听觉、力感都很逼真,还可以设置不同环境和气象条件。美国空军曾提出“现实-虚拟-推演”的训练模式,就把虚拟训练从人机结合推向了对抗性实战训练的新阶段。

  可能性虚拟。事物本来具有无限可能性,人们没有选择那种可能性,但可以虚拟,与现实可能性进行对照,选择不同的参照系,排出可能性的方程、模式,看看怎样运行更好。作战实验室、战争推演、战略规划都属于可能性虚拟。可能性虚拟的特点是预知未来,争取时间,找出最佳方案和路径。

  不可能性虚拟。不可能性是对于现实性的不可能,如果制造“不可能性的空间”就可以转化,通过虚拟的方式表达出来。比如美军研发的“在线虚拟用户管理”系统,可供50个用户使用,每个用户能操控10个虚拟身份,最多可同时有500个虚拟信息发布者在网上活动,成为网络心理战的利器。这有点像《西游记》中的孙悟空,拔一撮毛一吹,变出无数个孙猴子。一个人同时变出多个人,这对于现实性是不可能的,但在数字化虚拟空间里又是可能的,是一种不可能的真实存在。不可能性虚拟的特点是方的圆、圆的方,这是本体论意义上的无中生有。

  虚拟是合成存在,是对不可能的可能性的一种把握。什么是不可能的可能性?就是对现实性是不可能的,但对不可能却是可能的,关键是用一种方式来合成,它自己不会产生,是人来合成,合成那些本身不存在的东西。值得注意的是,合成不是按认识论框架合成的,而是按二进制表达的数字化合成的。比如“阿尔法零”,摆脱了向人类学习取经的被动,通过自我学习击败了人类无法战胜的“阿尔法狗”,数字化合成的“类人”,在某些方面胜过了真实的人类。

  现实性虚拟发展很快,但这只是冰山一角。可能性、不可能性、不存在性的虚拟,才是21世纪虚拟的重头戏。在虚拟世界,不可能的可能性被不断追问,一切皆有可能。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