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想过,VR会改变你对死亡和世界本源的看法?

发表于2017-06-30
评论0 458浏览

VR为“真实”这个概念增添了一个全新的维度,从此我们进入了意识探索的新领域。

“不用很久,我们将看到一批运用现代技术的机器改变人类意识。其中的一些,包括VR,已经日渐成熟了。”

——斯坦尼斯拉夫•格罗夫

VR创造了一系列的迷幻场景,开辟了一条通往神秘体验的道路。这些神秘体验,就像酝酿宗教诞生的神秘现象一样。

VR把我们带到了虚拟领域。那里,穿梭时光成为了可能;那里,梦幻的场景捕捉了我们的想象力;那里,我们准备在这一生结束后投身下一段历险。慢慢地,人类拥有了改变意识的能力。

heix 黑匣网

斯坦尼斯拉夫•格罗夫博士自上世纪60年代起开始研究超个人心理学和迷幻现象。他说:“对死亡的恐惧深藏于我们的无意识之中,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以不同的方式使生活变得越发不真实。在科技社会,人们以否认和逃避来应对这种情况。对于个人和整个社会而言,这种否认和避免给都是毁灭性和自我毁灭的。”

那么,VR将怎样改变我们对于死亡的看法,让我们不再否认和逃避死亡,而是接受和拥抱死亡?

用VR为死亡做准备

“若死前已死,死后不死。”

——17世纪德国修道士Abraham a Sancta Clara

heix 黑匣网
据报道,哈佛神学院的研究人员使用一个叫“当我们死去时”(When We Die)的VR app进入人们意识中,帮助他们为离开尘世做准备。

该app开发者之一Paula Ceballos说:“在西方文化中,老去、离世和死亡都是不宜公开谈论的话题。而这个app正解决这个问题,消除死亡带来的不安感,帮助人们正视死亡。”

Ceballos提到了一个关键话题,这也是古代人和现代的迷幻现象研究都涉及到的话题——为死亡作准备的意义。

从自我中解脱,或者把肉欲从心灵中分离出来,是无畏死亡,走向圆满生命的重要一步。

摆脱自我意识,就如同经历了死亡,从此不再在现实世界中察觉到自己的存在——“我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存在”这样的想法从此灭亡。

鉴于这种“死前经历死亡”的思想,格罗夫在1998年作品《宇宙游戏:人类意识前沿的探索》中写道:“体验精神的死亡与重生,是削弱‘皮肤包裹的自我’的身份认定,重新连接超验领域的重要一步。那时候,我们将感到自己得到了救赎、解放和祝福,对我们生命的本质以及在宇宙中的地位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同时,我们还会感觉到一股积极的情绪涌向自己、他人、大自然、上帝和普遍存在。我们全身充满了积极的情绪,在身体和情绪上感到无比的幸福。”

有了VR,我们可以离开自己肉体,体验一个与醒着的世界完全不同的领域。“体验”在这里是关键词,因为VR是需要亲身体验的,这种体验是学习不了的,就像你永远不能用语言向一个失去嗅觉的人描述清楚玫瑰的芬芳。

在VR里,我们的身份是停滞的,就像在梦中一样,我们漂浮起来,飞向一个未知领域,以全新的眼光探索一种超乎想象的角度。

我们甚至可以说,我们所说的现实就是一种虚拟现实——即印度教神秘主义者所说的“maya”(假象)——而我们是这部美妙的戏剧中的演员和导演。

正如格罗夫所说:“VR技术模拟了物质宇宙,对微小细节的非常敏感,所以VR体验才会如此真实、可信。VR场景的主角在各种剧情中扮演不同的角色,慢慢受困于这种错综复杂的假象之网中。这时候,意识也开始一点点地形成。”

VR可以引起清醒梦

“如果我们意识到这个物质世界不是一个机械体系,而是一个由绝对意识通过无数复杂的经历创造的虚拟现实时,我们依旧接受这样的世界,那么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斯坦尼斯拉夫•格罗夫

heix 黑匣网
有些研究人员受到了利用VR探索意识这一命题的启发,提出VR可能会引起清醒梦的说法。

清醒梦指人们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梦的梦境,就像在梦境中醒来,控制梦境的一切。

《大西洋月刊》刊文称,麦科文大学心理学家Jayne Gackenbach发现“比起非游戏玩家,游戏玩家对梦境的控制感更强”,而VR能更进一步强化这种控制感。

Gackenbach说:“如果你改变人们清醒时的现实情况,他们的记忆也会随之改变。当你认为自己处于一个现实世界时,你在其他现实世界的记忆也会随之改变。”

也就是说,沉浸于VR世界不仅会影响到我们的梦境,让它们变得更“清醒”,同时还会改变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种看法。

这正如中国典故“庄周梦蝶”所说的一样: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所以,如果我们通过VR、冥思、全息呼吸、宗教性致幻等方式进入到一个被修改过的意识状态,人们产生“我可能生活在模拟器里”,或者“现实是意识生成的全息假象”这类思想也不足为奇。

VR意识是一种心理精神治疗的萨满领域


“经历了早期的各种危险时刻,萨满教徒已经不再害怕死亡,对自我体验感到熟悉而舒心。”

——斯坦尼斯拉夫•格罗夫

heix 黑匣网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正尝试使用致幻蘑菇帮助晚期癌症患者。这种致幻蘑菇含有裸头草碱(一种从墨西哥蘑菇中分离得出的迷幻药),能让癌症患者产生迷幻体验,提前体验死亡的感觉,减轻他们对于死亡的焦虑。

格罗夫说:“很多伟大的神秘主义传统都创造出特定的技术,用于引发精神体验,同时把观察和猜想结合起来。这一点,与现代科学非常相似。”

萨满主义在宗教诞生前就已经产生并遍布全球。古代最早的医生、祭司和精神导师都是萨满教徒。

萨满教认为,心理疾病是一种精神危机的体现,必须进入神秘领域才可以挽救。

所以,现代萨满教徒都认为精神病医院是个非常可怕的地方,因为他们认为精神病人应该接受精神上的治疗,而不是依靠麻木精神的药物。

人们已经开始利用VR治疗精神病。大想法新闻网上的一篇文章称,“目前已经有285项关于VR和心理健康的研究表明,社交焦虑、PTSD和其他恐惧症的患者将迎来福音。”

临床心理专家Daniel Freeman和弟弟作家Jason Freeman认为,VR是一个 “安全空间”,就像梦境一样,让我们安心地解决现实中不愿意面对的问题。他们还认为VR将成为一种诊断工具,不仅费用比仪器和心理咨询要低,而且方便患者获得。

VR拥有的巨大潜力,无疑是现代药物和疗法所不具备的。但是,VR改变意识的更深一层含义是什么?

VR是一种我们参与“神圣戏剧”的途径之一

“神圣戏剧的目的是让人们加入到经验存在中探索意识。”

——斯坦尼斯拉夫•格罗夫

heix 黑匣网
斯坦尼斯拉夫•格罗夫博士对人类意识的研究已经有40多年了。他认为,意识并非如主流科学所说的是一种人类大脑的附属现象。他假设大脑不是意识的生成机器。相反,意识就像电视或者收音机信号一样——如果电视或者收音机损坏了,信号依旧存在。

如果这种假定是真的,意识作为一种驱动力量并不会消失于现实之中,甚至意识可能创造了现实。

物理学家认为能量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毁灭,暗物质充满了我们的宇宙,暗能量不能被感知,只能被测量。而这些理论,都只是关于虚空的一部分主流科学结论。

格罗夫认为,当所有的边界消失,我们从边界中解脱,我们就可以通过绝对意识或者宇宙虚空体验自我身份。

因为我们都是这场“神圣戏剧”的演员和导演,利用虚空等体验自我身份就是辨别我们自己的意识。

格罗夫说:“每个人都是这场‘神圣戏剧’的演员和导演。想要完全地、真实地扮演好我们的角色,我们需要忘记自己作者的身份,跟着剧本走。

所以说,VR既能改变意识、改变梦境,又能打破自我,这大概是我们探索意识、宇宙、原子和灵魂的最佳途径了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