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服装的经典传承

发表于2017-05-15
评论0 320浏览
悠久灿烂的古希腊文明普遍被认为是西方文明的发源,它极大的影响了欧洲文明的历史进程与精神发展。古希腊人个性中的的浪漫、自由与奔放为其服饰注入了清新、高贵、自然等特点,其服饰与文化对欧洲传统服饰发展与近代服装风格的形成起到了不可磨灭的重要作用。今天我们就来浅谈古希腊服装的经典传承。
照片上这个翩翩起舞的美丽姑娘叫伊莎多拉·邓肯。她19世纪末在美国旧金山出生,从小就展现出对舞蹈的天赋,长大后却对古典芭蕾的僵化、古板表示反感。21岁时,当她在英国不列颠博物馆看到古希腊艺术品被深深震撼。他从古代雕塑、绘画中找到了她认为理想的舞蹈表现方式:身着长衫,赤脚,动作酷似树木摇曳或海浪翻腾。她从古典音乐中汲取灵感,追求一种“可以通过人体动作神圣地表现人类精神”的舞蹈。

她带着全新舞蹈的出现,掀起了20世纪一场波澜壮阔的人体文化的复兴。一种抛弃了紧身胸衣和芭蕾舞鞋,穿上了图尼克衫,赤足而舞,自由摆动,和灵魂肉体高度结合的的舞蹈,这就是现代舞。

古希腊的风格和元素的复兴,正赶上20世纪初时装发展的顺风车,呈现出一片繁花似锦的色彩。长裙、褶皱、垂坠、捆扎、几何植物和昆虫图案几乎成为古希腊风格的代名词,但要了解更深的古希腊风格,我们还要从它的形式和文化入手。

丹纳在《艺术哲学》书中描述古希腊服装:“这些服装一举手就可以脱掉,绝对不裹紧身体,但是能刻画出大概的轮廓”暴露肉体在古希腊时期被视为一种神圣。

黑格尔更是成称这种服装为“就像一座在其中能自由走动的房子”。简约、庄重、自由又典雅,古希腊服装的的形式特征,我们在古希腊的建筑上同样也能看到:

Doric order(翻译成陶立克式、多利安式)的柱头平滑朴素,整体粗直坚固结实。在服装上的特色是前胸有翻折下来的阿波太革玛(Apoptygma)面料,无袖,肩部用别针固定,常用厚重的毛织物面料,有庄重、古朴、粗狂特点,具有男性特征。

Ionic order(翻译成爱奥尼克式)的柱子比较细长高雅。它的柱头有一对像叶子一样卷起的卷涡。服装上,上身没有向外面的翻折,用腰带将宽松的长衣随意扎一下,面料多用麻织物,衣褶细腻,多而柔和,具有女性的优雅特征。

希玛纯(himation)是一种古代希腊男女都穿的披身式长外衣。早期的希玛纯是用亚麻羊毛制作的,装饰很少,后来周边有的加以典雅的图案装饰。非常类似于我们现在的长披肩。

古希腊的日常服装就是由内衣(多利安和爱奥尼)搭配外披(希玛纯)进行搭配。由于地中海气候全年都较热,让动不动就爱健个身的古希腊人民想着法儿的穿少点。就算是古希腊人想穿的更复杂一点,最终也会被匮乏的自然资源给打败,留下他们做衣服的也只有亚麻、毛织物这样粗糙的原材料而已。


穿戴方式的原始、布料的单一、炎热的天气反而促成了古希腊人实现“人体即自然”的美学追求。在人体展示方面,他们更是用盔甲来体现着一种“英雄式裸体”——夸张的胸大肌、紧实的背肌、漂亮的腹肌。


对于古希腊的上层阶级人来说,练就一身健美的肌肉象征着地位和声望。所以我们看到下图来自两千多年前的胸甲,可以明显看到乳头和胸肌轮廓的形状。

带有肌肉线条的盔甲似乎是古希腊独有的,更多是为了好看而不是实用,因为在盔甲上做出乳头和腹肌的轮廓,对于增强盔甲的防御能力没有任何作用。不仅仅是胸甲,士兵们头带的头盔上长长的须毛也是他们设计出来让自己看上去更高更帅。

不得不说,古希腊对身体的迷恋达到了历史上的顶峰。有证据显示,胸甲上有时会被涂上红色颜料。虽然从头到脚穿着盔甲,但他们想让自己看上去尽量接近裸体。

在东西方哲学中,都有把服装看做身体延伸的例子。我们会用穿塑身衣制造蜂腰翘臀,用高跟鞋矫正身形姿态,古希腊人从几千年前就早已懂得利用服饰给自己进行“肉体修饰”了。回望历史,每个时代都有它独特的服饰审美,所以我们在服饰演变中大浪淘沙、踱步拾遗,很难再找到一个对人体追求这么完美的古希腊;所以我们展望未来,人类的身体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解放后,服装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这将是现代服装设计师的使命。




最后让我们欣赏几个与古希腊有关的现代设计:


Acorn & Oakleaf

系列灵感源自古希腊时期的首饰,分别以橡木、桃花心木、胡桃木及杉木打造而成,从而营做出色调变化,像真十足。

Valentino 2016 Spring Couture

这次Valentino的高定秀依然旨在致敬古希腊文明,亦或用不对称设计来强调褶皱的风采,给人以回归原始、坠入希腊神话的感觉。

Mariano Fortuny

马瑞阿诺·佛坦尼 (Mariano Fortuny) 从爱奥尼式服装中获得灵感,发明了细密褶皱面料,并用它们制作了风靡上世纪30年代的迪佛斯晚装 (Delphos dress)。



在影视剧作品中,我们也能看到一些古希腊“女神式”长裙的影子:


《星球大战》

《星球大战》中的服装设计,宽大垂袖繁复细密的褶皱充满古希腊风格。

《权力的游戏》

《权力的游戏》中,“龙母”丹尼莉丝·坦格利安就有多套带有自然气息的女神长裙装扮。



Elie saab 2012

Elie saab 2014

直到现在,高挑的女生在夏季也十分偏爱垂坠飘逸的古希腊女神长裙。服装设计师们也偏爱古希腊女性服饰中建筑般的美感。





我们将继续推送精彩内容,

请不要错过~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