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专访来袭 | 指环王系列艺术大师约翰·豪(John Howe)

发表于2017-04-21
评论0 1.3k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美术行业精英群

167422913



  豪爷爷(John Howe)1957年出生于温哥华,看照片觉得他的眼神犀利而睿智(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他神似萨鲁曼爷爷吗?)但他本人其实特别和蔼,除了不说中文,就像一个邻家老爷爷一样亲切幽默。(所以他内心其实是甘道夫爷爷)


(白袍巫师萨鲁曼Christopher Lee,是不是有点神似?)


  他一直都在作画,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对这门艺术的才能和激情。后来他进入了斯特拉斯堡的美术装潢学校学习。

  约翰的想象力是真正的灵感来源。他对建立在真实基础之上的奇幻艺术充满激情,创造了一个让人感到可信和熟悉的奇幻世界。他对中世纪时期的知识令人叹为观止。作为一名活生生的世界展现者,他把自己的经历和知识用作武器和盔甲,让过去的战斗风格栩栩如生地重现在我们面前。他的作品中充满了灵感的闪光,融合了中世纪、凯尔特时代、哥特艺术和新艺术运动的风格特点。同时,他酷爱神话和英雄传奇故事,并把它们详尽地融入了他的精美作品之中。他将严肃的美术技巧、绘画天分,活力表达和多方面知识的深度探索充分结合到一起,为我们提供了带有试验性质的生动画面。

  前阵子,老爷子在乌镇参加了国际未来视觉艺术计划的颁奖仪式。我们有幸见到并采访了心目中的大神。下面就将话筒交给黑岩特派记者法海,多角度了解这位大牛吧:


  (翻译&校对:钊叔、法海,以下F为法海;J为John Howe)


F:约翰·豪先生我们知道您之前也来过中国,不知再一次来到中国您有什么新的感觉?

J:能够再次来到中国真是太棒了!我只来过中国三次,当然也因此只造访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小部分。我依旧想探索这里其它有意思的城市和地区,这片土地是如此的巨大广阔而又蕴含着丰富多彩的文化。

 


F:在中国有着非常多美丽的传说和神话故事,其中有哪些最令您神往哈?

J:我希望我能知道更多。大多数外国人知道的只有著名的《西游记》,但我相信有成百上千的其他迷人神话和传说大多数外国人根本不知道。我对于中国的龙有一些了解,但那已然是全部。我想探索中国的神话和传说,就像我想探索中国本身一样。



F:我们知道您为《指环王》系列创作了非常多的插画作品,那么其中您最喜欢哪一幅作品?为什么咧?

J:我还没有画出来呢!最好的作品总是那一幅还没有被绘制出来的。它们包含无限的可能性和想象空间。

  但是为了回答你的问题我觉得我还是最喜欢我画的“灰袍甘道夫”吧~



F:在您遇到指环王系列的这么多年里最让您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什么呢?

J:我想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应该是为指环王的电影改编工作。通常来说,在我的工作室中创作插画这一份工作是一个孤独的追求。成为电影制作大团队的一员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变化。

F:您在除了绘画和概念设计工作之外还有其它什么兴趣爱好咧?

J:虽然我最近没有时间,但我曾经非常喜欢参与中世纪晚期的重演(一种历史重演组织,成员穿戴相应时代的服装、道具,对相应历史事件进行重演)我也很享受早期的音乐(我的儿子是音乐家),除此之外,我最喜欢的消遣方式,就是走出去、远足。



F:在中土世界拥有非常多有意思的种族,比如巨鹰、树人等等,您最希望成为哪一个种族?为什么?

J:这是一个好问题!这让我很难抉择。我希望把自己想象成一位英俊的精灵,但是在内心我想我更像一位霍比特人。当然我也不介意成为一只巨鹰。



F:您能推荐一些您觉得美术方面相当出色的电影吗?

J:啊!这有太多啦!而且有时候其实一些非常糟糕的电影中有很好的美术设计。我真的很喜欢Terry Gilliam(英国电影导演,法海也很喜欢这位导演的反乌托邦作品,比如《十二猴子》《妙想天开》《零点定理》《巨蟒与圣杯》)的所有电影。

  而Ridley Scott(英国著名电影导演,以风格多变、题材广泛著称。早期代表作为《异形》、《银翼杀手》。曾以《角斗士》获得2000年奥斯卡最佳影片。近年代表作为描述十字军东征的史诗战争片《天国王朝》、描写美国对索马里军事行动的战争片《黑鹰坠落》、奥斯卡男主角奖罗素·克劳及丹泽尔·华盛顿共同演出的《美国黑帮》,以及科幻片《普罗米修斯》、《火星救援》等。)的电影中的设计作品通常都非常吸引眼球。第一部《异形》中的设计真的非常独一无二!



F:您能谈一谈关于霍比特人的建筑尤其是袋底洞、兽人和哥布林的地下王国以及精灵城堡的设计灵感源自哪里呢?

J:霍比特人的洞穴,尤其是袋底洞(Bag End),都是被设计成我自己向往去居住的地方。这些灵感的起点当然是托尔金在原著中的描述:圆门,充满舒适感,一间宽阔的食品储藏间等等。更有趣的是托尔金自己绘制的袋底洞(Bag End),可以看出他一直在完善其中的细节。从这些原始素材出发,我从欧洲新艺术风格以及挪威斯塔夫教堂中摄取了灵感,并在其中填充一些我曾经拥有,或者想要拥有的家具,以此来完成了整个霍比特人家园的设计。当我在为“指环王”系列电影工作时,彼得·杰克逊(Peter Jackson)要求我按照托尔金的画作,并将画面中没有展现出来的部分画出来。于是我就按照我之前设想的那样,一间接一间的完成了比尔博·巴金斯的家。这个过程非常有趣,包括设计家具,壁炉以及所有的室内装饰。(当然,最后是实景搭设的,在某种程度也可以说是走进了画中)

  对于霍比特人电影中的地精洞穴,彼得·杰克逊(Peter Jackson)想要的东西不仅仅是一个黑暗而潮湿的洞穴 ——隧道般的空间太常见了,这些可并不能让人兴奋。所以我们想出了这样一个主意:在迷雾山脉下,有一个近乎无限向下倾斜的裂缝,哥布林们耐心地在平台和过道上建造了他们的王国,歪歪斜斜的耸立在深渊之上。我画了很多图,最终由后期完成了整个环境的合成。

  对于精灵王瑟兰迪尔的领域,感觉当然是非常不同的,混合了自然特征,以及以自然主义形式雕刻的许多元素。新艺术风格又一次发挥了其灵感启迪的作用。在彼得找到他最喜欢的那一个之前,我们做了许多版设计。我特别喜欢带有桥梁和地下河流的监狱以及王座厅的设计。



F:你怎么看待邪恶而强大的戒灵(Nazgû)?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恶魔或者邪恶的能量吗?

J:对托尔金而言,在某种意义上,至尊魔戒乃至魔戒的制造者索伦和他的奴隶——戒灵,他们都是邪恶的代表,只是程度不同。他们是自然的敌人——魔多本就是一块焦土——也是美的反义词(暴力美学是很现代的概念)生长成活的反义词。

  托尔金遗憾的看到了现代世界对绿色和成长性事物的蚕食和破坏——田野、树篱、以及树林,特别是树林——所以魔多的邪恶势力可以等同于一种生态毁灭。以索伦为代表的绝对邪恶与绝对的权利只不过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而这正是中土世界中那些真正睿智者(甘道夫、诺多精灵公主凯兰崔尔、阿拉贡)不愿摄取绝对权力的原因。软弱的人,甚至巫师(刚铎摄政王之子博罗米尔,白袍萨鲁曼)都拜倒在权力的魔咒之下,都毁灭性的坚信,他们可以驾驭这威能。但是,魔戒却对霍比特人影响很小,正是因为他们并不渴求权力。至于戒灵,索伦之仆,在没有他们主人的情况下,毫无威能可言,他们只是利用了黑暗、恐惧与威胁作为他们的武器。



F:您最近在参与什么项目?

J:最近,我正在非常努力地完成为五月在巴黎举办展览的作品。之后,我有一本新书将发表。每周有一个上午我也在一所艺术院校教书,当我收到请求时,还会举办研讨会和大师班。在这一年的过程中,我也将与一个小型纪录片系列小组合作。

F:您想对中国的朋友说什么?

J:中国拥有丰富的文化遗产是幸运的,因为这意味着拥有广阔的想象和创作空间。想象力的关键就是创造具有丰富内涵的联系,比如插画可以成为一种能够被情感解读的故事,进而可以不用通过文字来传达一些重要的信息。正因为它们并不如此依赖于语言系统,所以有些时候,插图甚至可以更加丰满。 



F:我们正在开发一个名为《边际启示录》(BOUNDARY APOCALYPSE)的原创科幻IP项目,您对我们的项目有什么看法?有兴趣加入吗?

J:我想了解更多关于这个项目的信息!这个项目看起来非常激动人心。我认为如果我能为这个项目带来一些有用的东西,我会非常感兴趣的!

F:你会创造一些科幻类的作品吗?比如太空飞船、镭射枪或者宇宙怪物?

J:在今年1月到3月我一直在新西兰为一部未来风格电影进行创作工作。我并没有参与过太多的科幻作品,但探索新的主题总能让我感到兴奋!



F:如果我们邀请您来杭州,您是否有时间哈?

J:几年前,我曾简单地访问过杭州。 这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我也愿意再次回来参观了解这个地区。 这是我当时到杭州后写的博客http://www.john-howe.com/blog/2009/08/01/snakes-and-towers/


作品欣赏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