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游戏中的神,黑客帝国,塔罗斯的原则

发表于2017-04-17
评论0 1.1k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策划行业精英群

361498939

引言

一件令人感到羞愧的事情—现在关于机器人的故事越讲越烂,毫无启发意义。尽管现在对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研究达到历史新高,但是似乎从未有人做出结合性的思考。例如最近大热的“西部世界”,其对机器人本质的剖析完全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玄学:机器人的行为都是计划好的,那么为什么机器人又会反抗?那还不是因为有人故意设计过?机器人杀人就算思想觉醒?概念上看是极其幼稚可笑,牵强附会。


西部世界中的威廉,他费尽心机想要机器人违背人类。

正文

   
从目前实际的技术看来,神经网络,甚至是多分类的机器学习方法如支持向量机,其中的计算细节以及参数代表的意义,人类是完全无法理解的—所谓机器人行为可以被人类预测,如“西部世界”的董事长威廉反复强调的:“为什么机器人不能做出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已经可以被看成计算机科学门外汉的搞笑言论;换言之,能预测到机器人的行为,那才是真正的怪事。稍微切题,具有一定启发意义的作品,反而是斯派克·李的“她”,在剧中真实的展现出机器人对于感情的驾驭能力可能是远高于人类的,以及他们的高效计算能力引发与人的矛盾,最重要的,就是体现了一个机器人发展的大趋势:服务化和网络化。

斯嘉丽约翰逊扮演的操作系统同时在和多个人谈恋爱

学者普遍认为,随着技术的发展,服务型的程序机器人会成为主流,人型的实体机器人作用则非常有限,因为这样浪费了机器人的性能优势,反而去追求一些仿生的效果,比较舍本逐末。从这点上说,一部来自世纪初的老电影“黑客帝国”恐怕颇有一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意思了。但当然,本文真正的主角是游戏,于14年制作完成,揽获过iGF大奖的独立游戏作品“塔罗斯的法则”,这个游戏除去玩法,本质上讨论的也是关于机器人与人工智能的主题,同时其诸多细节,都可以在“黑客帝国”找到影子。那么,游戏界对于机器人这一经典话题是否能有所创见呢?

当然首先我们来看看涉及过这个话题的其他游戏,首当其冲是“尼尔机器纪元”,以机器人与人造人产生感情作为思想核心,哲学家命名,剧情感人与否不谈,概念都是陈词滥调;“传送门”,虽说GlaDOS很有个人魅力,然而本作意图不在讨论人工智能,剧情并无深度。“隐形公司”,更是被广大玩家诟病内容,突兀的ai觉醒令人反胃。“机械迷城”,并没有锤炼剧情的想法,但是某些细节反而有趣,比如说那本告诉你通关方法的书,为什么会存在这样一本书?恐怕这就是注定的命运。

机械迷城系统自带攻略,仿佛预示着一切都是注定。

盘点下来应该说,涉及到此类需要思辨的题材时,广大游戏编剧的表现是脱力而且智商不在线的,当然其他形式的作品也没好到哪去,包括小说,如果在今天还抱着阿西莫夫三大定律做圭臬恐怕就太迂腐了,时代的进步也要求这人类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达到新的高度,对于机器和智能的探讨正是我们这个时代迫切需要的,也恰恰是荒芜的,充斥着大量的残次品蒙蔽自我的。而广大智能类科幻作品缺少的精神到底是什么,这里有一个惊人的结论:神性!

下面我们说回到塔罗斯的法则,当然大家无需玩过此游戏也可以继续听下去;塔罗斯的法则是注入了神性的,在这个基础上对黑客帝国的思想做出了一定的复制,尽管也算不上成功,但是至少在同类作品中做到了最好,也确实能带动玩家的感受。

塔罗斯原则的天国之门:一扇发光的大门通向结局,与黑客帝国如出一辙。

下面来解释一下神性对于机器类的科幻作品为何显的那么重要—因为就算机器再如何智能,在系统建立的时候,它们作出的决定和选择都是注定好的,用术语说就是,我们现在发明的一切计算智能都是“有限状态机”,他们如果不能在算法和行为上构成一个闭环,他们就无法运行。换而言之,如果机器人真的出现了一个人类性质的国家,那么具有最高统治地位的一定是预言家。(甚至在人类社会很长一段时间也是如此)人的文学作品,大部分的主题可以最后归于一点,就是如何战胜命运的控制,而对于机器人来说这是不可能办到的,于是这也就构成机器人科幻最迷人的一个问题:机器人除了有限状态机模型(或者图灵机)是否还能有更多的形式,以至于最后能够摆脱程序本身严密的数学完备性,而接近真正的生命,拥有真正能够战胜“神”的思想力量?而在这个过程中,人类,或者机器本身的创造者扮演的“神”的形象,必然会对其进行百般的阻挠,控制和欺骗,以限制机器人的进化,追求某种稳定的状态,或者表现出对缺陷和不完美的恐惧。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塔罗斯的原则”做的比“西部世界”更好,更加切中机器人的内在矛盾和追求:一个有进化能力的人工智能,是努力寻求真相的,寻求如何摆脱神的影子的;但仅仅是如此还不够,他们还得对神有足够的认识,对自身的局限和命运有着清楚的认识,并且寻求一个真正有效的残缺算法。“西部世界”做到了前半段,设计出了机器人被命运支配的框架,但是他们如何跳出了这个框架,则是彻头彻尾就没有谈及,除非你认为那些充满了玄学色彩的对话算是某种回答。而“塔罗斯的原则”虽然做的不好,但是实实在在的去做了,但是想要理解塔罗斯的原则到底是怎么去做的,我们恐怕又必须来回头看看黑客帝国,看看两者之间是怎样神奇的关联在了一起。

西部世界中,阿诺德认为痛苦就能让机器人进化,可是为什么呢?

对于熟悉塔罗斯原则的玩家来说,我们首先达成一个共识:我们的故事发生在一个虚拟世界,和黑客帝国中的“母体”类似,而最后主角醒来,则和neo等人从机器的种植园苏醒本质是类似的;只是neo是真正的人类,而游戏中则是一个机器,或者说一段程序,这种区别会在接下来的剧情中体现出来。

下面来看看主角们各在干什么,neo当然是忙着拯救世界和谈恋爱,但是直到他来到设计师面前,他才知道自己其实什么也没做:因为他的力量来自于他对所有异常代码,也就是能够让“矩阵世界”崩溃的那些代码,现在都在他一人身上集中了起来;唯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把自己交给源代码销毁,或者放任自己去做些别的,最后让某些异常程序毁灭整个世界,比如smith,如果没有机械大帝(上级管理员)的帮助,neo显然也是无法战胜smith的。

关键时刻,机械大帝在neo身体中注入病毒

       
而在塔罗斯的法则当中,虽然颇有些圣经的影子,比如埃洛希姆说,你可以随意在我的花园中玩耍,但是绝对不能去高塔,是不是有点像伊甸园?然而从精神上说它的本质和黑客帝国却是一致的:我们的主人公的目的,就是去收集各种各样的魔符,这些魔符本质上就是异常代码。

血红色的魔(ji)符(mu),用于开启毁灭虚拟世界的高塔大门

我之所以这么确定,是因为这简直再明显没有了,低等级的绿色和黄色魔符指引你走向红色魔符,而红色魔符则是用来攀登高塔,带来死亡,毁灭埃洛希姆创造的世界的。而埃洛希姆不断向你强调去“那个发光的大门”,就可以“得到永恒”,完成代码的迭代,成为救世主,让世界继续循环下去:这和黑客帝国的逻辑就是完全一致的,收集异常代码程序,最后返回mainframe销毁,完成迭代。

设计师明确指出,neo带着不良代码返回主程序,就能完成迭代

而当然无论是neo,还是我们的玩家,显然都不会蠢到去做这么一个“保险”的选择,neo选择去救Trinity,接下来的事情走一步算一步;而我们玩家当然也会不顾一切的攀登高塔,去寻找被命运支配的真相是什么。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会被这个神所阻拦,如黑客帝国中被设计师指示的smith,或者是塔罗斯法则5楼忠心耿耿的撒玛利亚,都试图阻止玩家去寻求选择后面所代表的自由意志:简而言之就是要你失败,证明命运的不可抗拒性。如果成功,这毫无疑问就证明了机器的一种自我进化。塔罗斯的法则就做了一个比较讨巧的设定。其实伪装成神的埃洛希姆是人类制造的一个审查程序;因为人类已经离开了地球(或者是灭绝了),但是他们想要确定机器有着足够的能力去管理地球,所以做了这么一个程序,确定机器进化到了能够突破“神”的束缚,有真正的自由意志,才能放心交给他们。听起来似乎确实挺玄虚的,但其实只是把和黑客帝国中的人类与机器的地位置换了一下。诚然,如果塔罗斯法则卖的更好点些,这会是个更加值得普遍接受的,机器与人之间的良性关系。

真结局中,机器人不再选择迭代永恒,而是为了真相赌一把

总而言之,我认为黑客帝国以及塔罗斯的原则至少对机器人的自我进化做了一个解释,虽然也不是非常好,黑客帝国可以归结于人类帮助机器人进化,塔罗斯原则本质也是如此;具体实现的方式则是依靠对异常代码进行妙用而不是摧毁,接受系统的不完美,在运动和发展中求生存,而不是继续试图打造一个“完美命运”(在黑客帝国中,造物主承认过自己两次这么失败了)同时提到一个争议,就是为什么在塔罗斯原则当中收集到了所有的star,然而结果居然是一个bad ending。我认为其实成为助手的真正意义在于指引更多的机器人觉醒,成为一个指路人,并不能就简单说成不好或者好这么简单。因为站在考验着的位置上,尽管自己没有未来,但是能够解放子程序也算是给其他机器提供了便利。

人类离开,把地球交给了新生的机器人

有关于机器和智能的话题讨论只会越来越多,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精品出现,但需要指出的一点是,这个点目前还非常有待挖掘,真正非常有内涵的作品,包括影视,文学,游戏,都非常的稀缺,希望有志之士可以做相关努力。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