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虚拟人机交互实验室探秘:VR将会给人脑带来什么(三)

发表于2016-11-30
评论0 915浏览

MB好的,接下来是是第三问题,人们真的要戴上头显吗?这些小众产品真的要变成主流吗?

JB:结束上一个问题,Goodell 来这里不是要谈论球迷,而是要说说同情。他真的想了解如何思考种族问题、性别问题,我们实验室的许多研究是关于有人们怎么用另一个人的角度去思考,这就是为什么 Goodell 来了。

MB:问题是,没有人会想戴上它。

LG:是的,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除科学家以外的人该怎么接触它?

JB:我强烈的认为,VR 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能够给你带来一些密集的体验,改变你对自身的思考方式,让你体验一些珍贵的瞬间。为了让 VR 体验更好,我们已经做了许多努力。我认为在接下来一两年里,会出现一些早期采用者,会出现一些 B2B 而不是 B2C 的商业模式。我不认为 VR 设备已经到了进入家庭消费的阶段,如果我每天只会把头显设备戴 20 分钟,那我肯定不会买。我不会把钱花到 VR 系统上,也不愿意把所有的时间和努力用在 VR 体验上,不愿意每天把笨重的头显戴 8 个小时。所以我的直觉就是短期内,VR 不会进入家庭市场。但 VR 将席卷各个行业,如运动员训练、实地考察、学习科学知识,或只是让人们体验一些好玩的东西,比如成为一个曲棍球守门员。但我不认为跟踪运动和渲染复杂系统已经准备好了。

LG:所以像一个 VR 目的地还是什么?JB:是的,他们称之为 VR 激活。

LG:我自己有个小问题,您对三星 Gear VR 的体验怎么看,虽然才 100 美金,但可以戴着走动。它能否和那些笨重的机器结合起来?

JB:一般情况下,当我们想到像 Gear VR 系统,并将它和其他比较,最大的不同就是所谓的翻译跟踪,但 Gear VR 只允许你旋转你的头部。它不会追踪身体动作,这意味着在房间内走动,画面也不会更新。所以 Gear VR 的特色就是让你自由走动,Google Cardboard 也是如此。

               

MB:下一个问题,苹果在下一盘 VR 的大棋吗?似乎下一代的硬件产品都很贵重?LG:我想我们能得到一些苹果的小道消息了。

MB:是的,请告诉我们吧!

LG:苹果也来过这儿吗?
JB他们当然来过。但像这样的高科技公司,都不止一个数据点(data point)。但我认为苹果跟其他公司一样,也对 VR 进行了深入的战略思考。此前,苹果收购了面部追踪公司 Faceshift,还从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挖到了 VR 教授 Doug Bowman。

MB:作为 VR 学者,您对高科技公司,如苹果,Google,微软,Facebook 等,他们都已经聘请了很多来自学术界。您在意吗?
JB:嗯,在这里,我的工作是给我的研究生自己的梦想的工作。但如果他们的梦想中的工作恰好是在大的高科技公司,我会很难过。他们不想成为教授,但我必须让他们做他们想做的事。MB:有没有大公司支持的独立研究报告?
JB:嗯,我认为教授的工作很棒,同事们不会全走上 VR 大公司的道路。
MB:公平!

                  

LG:好吧,接着进入下一个问题。到目前为止,您所见过的 VR 在医学上的最有竞争力的案例是什么?
JB:看吧,将会出现很多医疗 VR 应用。事实上,VR 的成功案例之一就是手术培训和不同类型的远程操作。我今天想要讨论的一个领域是缓解疼痛。因此,我们得到了 Mayday 的资金支持,他们希望能资助实验室完成用 VR 缓解疼痛的学术研讨。实验证明,你会一点点受到模拟情况的影响,对身体的感触慢慢减少,意味着你完全沉浸在模拟环境中,甚至忘记了旁边还有个坑。自从上世纪 90 年代起,Hunter Hoffman 的研究就表明 VR 能够从客观方面减少心理疼痛,。所以从这个意义上看,痛苦仍然存在。但是,您可以覆盖各种心理策略,和 Hunter Hoffman 在 20 世纪 90 年代证实的那样:如果你把烧伤受害者放在雪世界里,那么他对痛苦的主观经验可以大规模降低。这类研究成果几十上百个,发表在权威期刊上。所以当 Mayday 找到我,Skip Rizzo(我在南加州大学的同时)和 Walter Greenleaf(实验室访问学者)时,我们决定做另一项痛苦研究。我们要做的是举办一场聚会,把研究 VR 疼痛的学者和决策者邀请到一起,还有来自不同机构和公司的人参与。这次活动将于 9 月份在洛杉矶举行,虽然规模不大,但我们非常期待。学者们和决策者们将汇聚一堂,可以弄清楚怎么把通过 VR 减轻疼痛的费用报销,减少鸦片类药物的使用和 VR 之间的关系,怎么在医院中推广,等等。

LG:这不禁让我想问在医院和诊所推广这种技术会有多昂贵?6 个月之前,我曾经做过膝盖手术,并进行了物理治疗。幸运的是,在治疗之前我就预料到会发生些什么:和上世纪 80 年代的物理疗法差不多,就像我 15 年前接受治疗时一样。所以,医院和诊所采用这种技术是为了什么?JB:所以我只是一个虚拟现实的家伙,我研究 VR 以及它如何影响大脑。我们这个会议的目的是把是 VR 学者和决策者聚集在一起,他们了解医院增加设备的成本,约束条件是什么?因为我不知道。MB:这是医疗行业第一次正式谈论 VR?

JB:不!已经有很多优秀的学者和大公司对 VR 疼痛展开研究,很早就有行业对话了。这一次不同的地方在于硬件设备更贵,采用新设别就需要考虑更多。但医院确实给人们带来了家用、设施、物理治疗系统,等等。

MB:是的,这是一个可行的 B to B 模式,而不是一个真正的消费者应用程序,对吗?

JB:是的,但总的来说,我强烈地感受到在未来一两年,这些都是本垒打。不需要把 VR 应用全面铺开,只需要找到需要 VR 技术的地方就可以了。VR 不是万金油,电影仍然是伟大的,文字仍然很重要。你知道,当学生们来到实验室向我推销想法,毕竟在斯坦福人人都有创业的想法,如果有 20 个都是想用 VR 解决问题,那么我发现至少有 19 个都可以用视频或文字,或其他技术去解决。换句话说,VR 不是为一切服务的。沉浸感也不是免费的,我们应该把 VR 放在适合它的地方。

                 

LG:最后一个问题,在未来十年里,VR 还是 AI 更具冲击力?
MB:大主题,小问题!
JB:这实际上很容易回答。没有虚拟现实,而有 3 个独立的技术:有一个技术跟踪你的动作,我们称之为跟踪;有一个是渲染,从新的位置和不同的角度重绘图形,这主要是计算机图形;还有一个是显示,计算出光学展示人的感官的信息,定位使用空间化立体声扬声器、气味和触觉。如果没有 AI 的进步,以上三种技术都将一无是处,所以这一票我投给 AI。MB:我们现在能否换个话题。在 Pokémon GO 出现之前,科技大佬们都在谈论:先 VR 后 AI。随着 Pokémon GO 的流行,人们又开始说 AI 将在 VR 之前接触到更多消费者。JB:我觉得 Pokémon GO 是一个精彩的游戏,但不是 AR 游戏——它只是在一个视频图像中加入了可爱的小图片,但他们做了正确的事情,对不!(笑~~~)
LG:你在玩吗?
JB:很遗憾,我研究 VR 都没有时间玩游戏,但我在高中时玩游戏。
MB:你会做 AR 研究吗?
JB:在这个实验室中,我们仅仅研究的纯粹的 VR 沉浸感。我喜欢的是这样一种世界:人们可以戴上头显,把精力完全放在模拟、学习、体验上,然后摘下头显,到外面去。我喜欢这种每天持续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的虚拟世界。当然 AR 也很棒,可以挣大钱,让玩家们每天花好几个小时在其中。MB:或者 24 个小时。
JB:嗯,你知道,为什么不呢?
LG:你认为还要多久,人们才能用 VR 设备在虚拟环境中与其他人互动?如果人们画下亲人的样子,当他们过世后,你们可以在虚拟世界里互动。我们距离这样的模拟世界还有多远?

                            


JB:技术要求是,捕捉某人化身的样貌、动作和非语言的细微差别。但很多公司的动作捕捉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例如 IBM 的 AI 捕捉技术。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社会学家 William Bainbridge 对研究个性捕捉很有心得,这也是在虚拟世界中互动的要求之一。虽然这个话题很有争议,但你可以想像得到,很多很有智慧的人都投入精力在研究。

MB:你是说所有的高科技片段的存在。

JB:我是说科所有的高科技片段组合起来可以创建 3-D 模型,看起来就像你一样。这些高科技片段可以捕捉到你的笑容,你非语言的细微差别,你移动和标记的方式,所以这些高科技可以捕捉到你大部分的样子和动作。现在的问题是...... 如果我能捕捉到你的化身,然后 30 年后向你的化身提一个问题,但并不是 30 年的那个运动队,它会产生一个新的响应吗?在我看来,这不太可能。

LG:听起来这既是一个 AI 的问题,又是一个 VR 的问题。很多类似的技术都取决于 AI,这种技术实际上能够处理新信息,进行逼真的模仿。

JB:从互动的角度考虑,这种技术更多的涉及 AI,而不是 VR。我的意思是,这里存在一个很大的哲学问题:如果我现在就把你抓住,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在那里,你的化身就是 3D 高保真的。50 或 60 年后,我的下一代,下下一代都可以在你身边走来走去,从不同的角度看你,坐在你的腿上。该技术主要体现在这里。

MB:太好了!
LG:让我们开始吧!我要永远活着。

首页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