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狼之嚎——《刺客信条:叛变》的感悟

发表于2015-12-15
评论7 1.1k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策划行业精英群

361498939

 

孤狼之嚎——《刺客信条:叛变》感悟

 

前段时间终于空闲下来,有幸玩上《刺客信条:叛变》这一款作品。

平心而论作为刺客信条系列的粉丝,对此作的感受更多是唏嘘与无奈。

《刺客信条》系列一直刺客华丽的身手厚重而细腻的历史氛围。加上似真若假跌宕起伏剧情,凝造出一个波澜壮阔的史诗舞台让人深陷其中,情难自拔

 

毕竟花无百日红,当刺客系列成为了年货之后从一场大家翘首以望的歌剧变成了固定更新的肥皂剧。而《叛变》这已经是刺客信条系列的第11部作品,且不说《刺客信条2》给玩家一场非同凡响的游戏体验,从而奠定了该系列在玩家心中的地位,也成为了难以超越的经典。

由此往后的每一代主角都在艾吉欧的阴影之下被人评头论足无论是有印第安与英国血统代表着美利坚成长的康纳,还是纵横加勒比海劫富济贫的爱德华。他们都是制作组用于表达“自由”“反权威”理念的角色。按刺客信条的理念与世界观,套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是恰如其分。但经历过多次相似的游戏体验后玩家们已经有审美疲劳,甚至可以预言接下来刺客系列的剧情必然是某个主角被圣殿骑士欺负得家破人亡,然后投靠刺客组织一边报仇一边揭开圣殿骑士们的大阴谋,在死了几个亲朋好友之后最终手刃圣殿大BOSS主角解开了自己的内心矛盾,完成了角色弧得以成长,也为后续的作品留下伏笔。

(游戏开始出现logo的时候和主角一起跳塔的NPC感觉必死无疑啊·······)

 

值得庆幸的是在《刺客信条3》中通过圣殿骑士海尔森的角色朔造某种程度上对圣殿一方进行了“洗白”,一改前几作当中圣殿一方纯属贪权,奢靡,残暴等观念。而《叛变》的出现更多是一部尝试作品,抛开原有的套路让玩家扮演圣殿骑士的一方。某种程度《叛变》若然能到达《刺客2》的销量与影响水平,必然会衍生出《圣殿信条》的品牌系列作品。与刺客系列双碧生辉,无论是对育碧,投资人,还是玩家而言都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本身而言《叛变》承担着为企业盈利,延续玩家情感持续朔造品牌,持续改善游戏引擎,尝试挖掘新游戏题材4项主要任务。但不幸的是,《叛变》是年货的一份子,作为《黑旗》三部曲的最终章在制作时间受限制与KPI的压力之下制作组只能在游戏内容上有所取舍。让作品未能发挥至极余下许多可改进的空间余地。

 

说了那么多以下才是正文。我将重点在情感工程的角度论述《叛变》并提出改进方案。欢迎大家交流。

我主观地总结出了《叛变》做得不足的地方于对应造成的问题。

情感处理不足的地方

对应的造成问题。

对角色塑造不足

玩家难以理解与认同主角的所作所为。

更难以在角色身上映射自身的情感,与角色一同经历矛盾冲突,推进故事发展

对刺客一方的负面描述过少

1.无法让玩家将叛变合理化。

2.无法让玩家在杀死刺客时候得以释放情感。更无法营造一种与昔日同僚为敌难以下手的感觉。

对主角的“叛变”未有足够合理化。

主角“叛变”时显得过于牵强,错过了一给予玩家强烈情感体验的机会。

在主角投靠到圣殿一方后未能展现出圣殿骑士的“正义”。

  1. 玩家在叛变后无法体验到角色的转变
  2. 未能表达出圣殿骑士的理念如何在游戏中实践。
  3. 无法推进主角的角色弧,让其解开自身的矛盾

1.对角色特点的塑造与成长弧的缺失

 

对一个角色的朔造分为角色矛盾,角色铺垫,角色弧三个部分。

 

角色矛盾:

一个角色对于自己内心与身份,周边身环境和其他角色的矛盾,是造成戏剧冲突的来源。

角色铺垫:

通过角色服装,对白,行为表达一个角色。作用是为了让玩家了解角色,产生认同从而将角色的行为合理化。

角色弧:

一个角色在游戏中的成长历程,不是指等级,装备技能之类的成长,而是特指角色解开内心的矛盾,内心成长到下一个阶段,变成更丰富的角色或是完全不同的角色

 

《叛变》的主角谢伊·寇马克,无论是圣殿骑士服装上的细节,还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我的好运掌握在我自己手上 在角色矛盾与角色铺垫上育碧算是做得不过不失,但所缺少的是对角色弧的深化。

 

《刺客2》中的艾吉欧能让玩家如此难忘,与其说是剧情上的渲染力更不如说是其情感工程做得细致到位。让玩家认同艾吉欧这个角色,再跟着角色推展剧情发展,经历矛盾冲突,赋予不同的成长体验最终完成角色弧

 

艾吉欧的角色弧度分为一明一暗两条,明的是“复仇”为了向波奇亚家族报复而磨练自身,从一个富二代蜕变成刺客领袖。

——而更深层的角色弧是“寻觅”。从年少时候寻觅仇人再到暮年寻圣器,贯穿其中的其实觅人生的意义。所以在《余烬》才有那段艾吉欧反思的遗言,未片言只字有提及大仇得报的快感或正义的以伸张,而是阐述自己一生所寻觅的是爱。

 

经历了三部曲,艾吉欧逐步解开矛盾,逐步成长,从一开始在威尼斯烟夜巷里流连的风流少年逐步转变为英雄迟暮的父亲。而贯穿整个游戏的“袖剑”——从个人复仇的工具,到实践刺客理念的象征物再到收割鲜花回归家庭“化剑为犁”,跟随着艾吉欧完成了成长历程。而玩家们通过互动深刻体验到角色的成长轨迹,最后让玩家感动并且铭记绝不是艾吉欧杀死了多少个圣殿骑士,而是艾吉欧一生的转变成长的各个时刻

——成长,才是刺客信条系列的主题。

 

举个游戏以外电影的例子。

电影《最后武士》讲的也是一个叛变的故事,主角纳森(汤姆•克鲁斯 Tom Cruise)在美军服役期间曾经屠杀印第安妇孺,从此沉沦在醉生梦死之间以逃避战争的创伤。机缘巧合下作为雇佣军受聘于日本政府训练新式陆军,其后被迫提前与武士交锋,在战场上奋力厮杀最终负伤被俘。

被困于武士村落的那个寒冬里,他一边被恬淡的田园家庭生活所安抚,另一边在与武士领袖胜元的交往中逐步学习了武士道,化解了过去的战争创伤,重新找回了自己值得战斗的理由。战斗的意义从“获取财富”转化成“守护所爱”。

当武士与政府军再次交战时,他明知武士一方已毫无胜算,为贯穿武士道精神依然坚定地与胜元一起迎战政府军。随着武士们在格林机枪面前发起最后一次冲锋,胜元兵败切腹自尽宣告武士的时代最终结束。武士道的精神感染在场所有士兵纳森成为最后一位武士。

 

纳森的角色弧表明上是“叛变”,但实际上是“疗伤”,从一个受战争创伤的老兵经过武士道治疗后重新站起来,成为了连通古今的武士。而无论是作为政府的雇佣教官还是武士,都只是角色内心变化后用于展现的身份而已。

 

说了那么多,回到谢伊的角色弧上来。谢伊的角色弧是叛变,从跟随刺客理念到动摇,再到归入圣殿一方。

但很遗憾地谢伊的角色弧是失败的因为谢伊自身在整个叛变过程当中没有成长在开场述说刺客的信条与结尾在凡尔赛宫诉说圣殿理念的谢伊是同一个人,没有解开任何矛盾,也没有情感的宣泄。谢伊只是换衣一套衣服,继续杀人,继续驾船航行,继续执行上司交付的任务。既没有成长为更好的刺客,也没有走向另一个极端成为圣殿骑士。

恐怕无论是对刺客还是圣殿的理念谢伊都是流于表面的理解,因为至终他都是在寻找一个强大组织作为依靠,然后将自己的理念付诸实践。

在《叛变》推出前网上已经有很对关于剧情的推测,从“无间道”再到因为被出卖而叛变都有,我改编一个无间道的角色弧让大家一起讨论:

 

修改方案

修订故事剧情

设定谢伊的父亲是为圣殿骑士服务的船,某次为了运送圣器而前往欧洲。谢伊出于对冒险的向往与对父亲的思念偷偷潜入船上,却被船中的圣殿骑士导师发现导师很欣赏谢伊的勇气与机智,请求让船长让谢伊随行。不料航行中被埋伏已久的了刺客阿德瓦莱所率领的海盗船袭击,几经激战圣殿骑士最终凭借圣器退了刺客,但混战中谢伊父亲却被阿德瓦莱所杀。  

这件事极大地刺激了谢伊,除了种下了他对阿德瓦莱的仇恨外更催生了对圣殿骑士的感激崇拜,并且对圣器强大的力量所着迷。

圣殿导师出于怜悯与欣赏收留了谢伊,将其带回英国作为养子培训成圣殿组织的预备成员。

1747年在北美洲再次发现圣器信息,鉴于刺客组织已经在美洲建立兄弟会,导师带同16的谢伊返回美洲准备拓展圣殿骑士的事业

而返回纽约后,谢伊机缘巧合在酒吧遇上了童年的好友利亚姆,两人合力击退了街区上的黑帮。而此时利亚姆已经成为了刺客,利亚姆并不知道谢伊在欧洲的往事,逐表示希望谢伊能加入刺客组织,谢伊则表示要再三进行考虑。

圣殿导师知道此时后,向谢伊说明当年的杀父仇人阿德瓦莱正是刺客一员,谢伊的父亲是为了圣殿骑士崇高事业而牺牲,希望谢伊潜伏入刺客组织当中作为内应,并允诺瓦解刺客组织后让谢伊亲手报仇,正式加入圣殿骑士。但也时刻提醒谢伊圣殿骑士所施行的杀戮并非为个人仇怨而是为了达成目标。

最后在父仇与友情交缠之下谢伊向刺客组织投诚,由于自身的情感因素谢伊对刺客信条始终抱有抵触与怀疑,而这也导致了谢伊不被刺客组织所信任。被安排各种测试忠诚的任务,谢伊一边要完成刺客的任务获取信任,另一边要圣殿骑士传递情报。

在完成双方任务的过程中,谢伊对刺客与圣殿理念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特别是接触到仇人阿德瓦莱之后,从其身上了解到刺客所行的事也是为给世人带来和平与幸福。他开始反思圣殿与刺客双方理念与立场,但这也让他逐步陷入更深的矛盾当中。

 

刺客给予谢伊最后一个测试任务是参与刺杀圣殿导师。

谢伊得知任务后连夜请求导师逃离导师一番思量后却平静地把手上的圣殿戒指给予谢伊,表示自己会返回欧洲,而新的圣殿导师海尔森即将到来。

为保证谢伊的身份安全他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谢伊潜伏的事,就连即将上任的海尔森都无从知晓。让谢伊自行选择适当的时机再凭戒指重归圣殿一方。同时再三吩咐谢伊按刺客的计划行动,切忌暴露身份,面对刺杀他会另有安排。

在刺杀当日导师却没有逃回欧洲,反而从容地赴约,独自杀死多名刺客后故意死在谢伊袖剑之下。让谢伊能获得刺客们的信任与青睐并在临终时用咒骂的方式让谢伊铭记圣殿的理念——杀戮并非为个人仇怨

由于谢伊成功刺杀了圣殿导师,获取了刺客组织的信任正式成为刺客的一员得以委以重任,地位迅速跃升。但随之而来的是维纶德里等其他人的对谢伊的嫉妒与排挤,并且在后来扩展黑帮势力任务中谢伊越发感到刺客组织的阴暗面,与刺客信条相行渐远。

 

而导师死后谢伊失去了圣殿骑士庇护,只能以刺客的身份继续存在。最终在里斯本的任务中,因为自己未能阻止大地震的发生而深感自责,在未有联系到圣殿骑士的情况下自行偷取了先行者手稿但中了刺客组织埋伏承接原游戏的剧情。被圣殿骑士所救后谢伊也通过戒指与海尔森确认身份,正式加入圣殿骑士一方。

杀父之仇与对曾为刺客效力的罪疚感,成为了谢伊狩猎刺客组织的动力。最终肃清了刺客兄弟会在北美洲的据点,建立起圣殿骑士的势力网,并且将余生都投入到追寻“先行者之盒”的任务中,终于在1776年法国凡尔赛宫夺回了先行者之盒。

45岁的他多年来看透了隐藏在双方伟大理念之下的个人欲望,认为圣殿骑士最大的敌人并非刺客,而是自身对权力与力量的占有欲,上古圣器正是对人性最大的诱惑。平民与刺客无法面对如此诱惑,而圣殿骑士又能否在诱惑面前依然坚守信念?

已经是圣殿导师的谢伊最后选隐退。在海尔森死于康纳手上,北美圣殿分部请求谢伊复出接任大团长一职。谢伊拒绝了邀请而选择在海尔森葬礼上放下圣殿戒指与袖剑作为陪葬,既然表示海尔森此生与圣殿和刺客的纠结,也表示自身放下一切恩怨。

-------------------------------------------------------------------------------------------------------

 

修订故事的主题

力量与个人欲望的反思

-------------------------------------------------------------------------------------------------------

 

修订故事线:

将故事的明线为谢伊“弃暗投明”从刺客叛变为圣殿骑士。

暗线则是“放下”,谢伊从对力量的渴求到摆脱“欲望”的过程“力量”既包含了更强的战船,更巧妙暗杀手段,更特指织中的权力。呼应《刺客3 暴君华盛顿》中将金苹果投入大西洋,让力量与欲望都归于沉寂。

本质上谢伊同时叛变了双方组织。先是意识到刺客组织被个人欲望所腐化违背了本身的信条,所以谢伊叛变后将北美兄弟会肃清。但其后在执行圣殿骑士的任务中也逐步发现圣殿骑士也难逃规律,因而选择隐退,不再依附组织所提供的“力量”让自己得以解脱

-------------------------------------------------------------------------------------------------------

 

修订角色定义:

少年的谢伊与父亲生活在艰苦的环境中,所以谢伊渴望拥有力量来帮助父亲开展事业。父亲的死让他对自己的无能产生愧疚,刺激了对力量的渴望。同时也渴望被强大的力量所保护,因此而追随圣殿骑士。

通过在刺客与圣殿两个组织的生活中,谢伊逐步拥有力量的同时反思该如何合理地使用力量。当两个组织对力量的控制都失控后谢伊不再追求被组织的力量所保护而选择放下自己的力量。

历代刺客的映射物都是代表自由的“鹰”,而谢伊则应该是“狼”。除了原游戏开场与结尾动画中出现的狼,以及摩莉甘号船首像和暗红帆上的狼头图案。更重要的是谢伊的本身的行径就是狼,前半生被刺客驱使,后半身狩猎刺客。

-------------------------------------------------------------------------------------------------------

 

矛盾冲突分为3层:

谢伊自己与刺客仇恨

(个人与环境的矛盾,通过父亲被杀,导师殉难建立。阿德瓦莱与刺客们被杀而解开

圣殿骑士与刺客组织的对立

(环境外部矛盾,故事背景的设定。北美刺客兄弟会覆灭而解开)

自己对力量的渴

(个人自身成长矛盾,角色定位的设定,从自己没有力量守护父亲而开始,到通过谢伊多年对圣器的思考,最终放下戒指与袖剑而解开

 

而谢伊的角色弧也分为了5阶段,在每个阶段触发角色的行动机

 

关键匙(payoff)设定:

袖剑:

仇恨的符号

(父亲被阿德瓦莱袖剑所杀,谢伊对袖剑印象深刻,并将杀父之仇映射到所有佩戴袖剑的刺客身上。最后谢伊用袖剑杀死阿德瓦莱,仇恨得以宣泄,因此而起也因此而终。

刺客信条的符号

谢伊加入刺客组织之后带上袖剑,既是表示刺客对谢伊的认可。既表示谢伊成功获得了刺客的身份,但同也表示实践自己意志的双手被禁锢。袖剑是刺客组织意志的体现,谢伊使用袖剑刺杀圣殿导师成为了刺客组织实现目标的工具

力量的符号

通过获得袖剑学习战技,谢伊获得了复仇的力量。袖剑映射为可夺取性命的力量,但这份力量不由谢伊所控制,是属于刺客组织,谢伊只是实践力量的工具。

当成为圣殿骑士后以袖剑猎杀刺客,表示谢伊不再是力量的工具。而是可以反过来掌控力量的圣殿骑士,最后在海尔森葬礼上放下袖剑寓意放下这种力量的追求。

 

圣殿戒指:

守护者的符号:

(谢伊第一次在船上看到圣殿导师所带的戒指,导师对抗刺客组织。由此将圣殿定义为守护者,谢伊加入圣殿骑士带上戒指也是履行守护者的职责,扑灭刺客造成的骚乱

圣殿骑士理念的符号

(戒指作为圣殿骑士意志的承载物。圣殿导师安排后事时交予谢伊,是对谢伊最后的引导,让其铭记圣殿理念,也是内心认可谢伊作为圣殿骑士

谢伊带着袖剑的手中紧握戒指,表示是谢伊外表是刺客而内心还是圣殿骑士。是用刺客的手段来实践圣殿骑士的理念。

海尔森为谢伊举行仪式,正式带上戒指表示“叛变”完成,谢伊身份变为为圣殿骑士。)

力量的符号

(戒指在欧洲也是作为图章使用,本身带有权力的含义。谢伊成为圣殿骑士后可以调动殖民地当中的势力猎杀刺客,戒指正是权力的展现。最后在海尔森葬礼上放下戒指,寓意放下这种力量的追求。)

-------------------------------------------------------------------------------------------------------

2.展现刺客的黑暗面:

就刺客与圣殿双方的誓言和教条来看,都是为了人类能更好的存活,理念之间的异同与优劣本身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更重要的是圣殿一方在列代作品中之所以扮演邪恶的角色更多的不是来源于理念,而是行事的表现方式。

圣殿骑士们夺取权力与财富甚至神器,本质上并非是为实现个人的愿望,而是作为实现组织目标的手段。由此所犯下的杀戮罪行,本身难以避免也微不足道。

但组织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身的愿望与目标,艾吉欧与康纳某种程度是利用刺客组织来完成个人的复仇而海盗爱德华则是更直接地追求财富。只是他们的手段相对正义,能让玩家觉得他们是“好人”。

相对地圣殿骑士一方的之所以表现为邪恶,更多是因为每一个圣殿骑士BOSS利用圣殿组织的力量来实现个人的欲望。这一点最典型的是2代当中的波奇亚家族的父子相残,通过他们的贪恋权势,表明玩家所扮演的刺客对抗的不是圣殿骑士的理念,而是在这层华丽外衣之下的个人权欲,也产生一个让玩家可以心安理得刺杀的目标,进一步映射为刺客组织与圣殿骑士之间的对立。

同样,在刺客组织之下又会有人以相同的行径来行恶?刺客与圣殿骑士自身如何处理组织内的才是《叛变》应该深入挖掘的大好素材。

要谢伊顺利地从刺客一方投靠到圣殿一方,除了要“洗白”圣殿外,更必不可少的元素就是要“黑”刺客一方。然而游戏中刺客中扮演“坏人”的角色不多,也未足够深入地展现邪恶一面。导致主角谢伊的叛变显得平淡无奇,既没有被迫离开的无奈,也没有弃暗投明重获新生的感觉。

 

要达成抹黑刺客组织需要从2个方面入手:

其一是通过朔造刺客一方NPC的负面性格特点,让他们变得“可恨”。维纶德里是刺客中主要承担负面信息的代表,但戏份不够多未足以表达效果。

其二是通过给予任务玩家互动,让玩家执行带有厌恶感的任务,既体现出成大事不拘小节”无论是刺客与圣殿骑士都会为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将两者在道德层面上持平。再着重展现刺客一方的角色处于劣势是否会放宽信条对自己约束,例如使用毒气把刺杀目标和无辜一并杀害。

改进方案:

以两个刺客NPC为例,增加他们的负面特点,并且通过任务方式进行表达。

霍普·詹森原游戏中表现刺客们对谢伊叛变的惊讶与痛心,与谢伊交互的戏份最多被杀死时也最能让谢伊感到无奈。但角色本身没有污点,也对其手下的黑帮描述过少。

增加的性格行为:

长期在纽约的地下世界中生存磨练出她做事心狠手辣的一面。而对自己养父被谋杀一直无法释怀,企图借助刺客的力量找出凶手。只要能为养父母与自己悲惨的童年报仇她将会不惜一切手段。

与谢伊的交互:

  1. 教导谢伊使用各种毒箭,讲述自己的故事

(良性交互,作为良师益友,为邪恶一面铺垫理由)

  1. 刺客任务的名义让谢伊为自己的家庭报仇,用毒气屠杀仇人全家

(恶性交互,表达个人愿望与信条的冲突)

  1. 为了组织筹集资金要求谢伊和匪帮一起收取保护费

(恶性交互,从另一个角度表达“耕坛于黑暗,为黑暗带来光明。也为原游戏中芬尼根夫妇被匪帮收取保护费做伏笔

-------------------------------------------------------------------------------------------------------

肯瑟苟沃斯原游戏中用于表现刺客们对谢伊背叛的愤怒。但戏份过少,无法表达他和刺客们给予谢伊的师恩。也无法表达谢伊杀死恩师时的纠结与无奈。

增加的性格行为:

由于英军对原住民的迫害,对英军带有刻骨铭心的仇恨,以至于执行对英军任务时的手段残暴超出了必要的尺度。如英军战俘按印第安习俗割下头皮。(据说康纳本来也有这个动作,后来制作组觉得太残忍取消了······)

 

谢伊的交互

  1. 教导谢伊使用绳镖,讲述自己的故事。

(良性交互,作为良师益友,为邪恶一面铺垫理由)

2.在与谢伊一起跟踪英军行动时故意暴露,伺机攻击英军发泄私仇。

(恶性交互,表达个人愿望与信条的冲突)

3. 命令谢伊殴打战俘,以获取情报,最后用战俘喂养猎狼。

(恶性交互,从另一个角度表达为“耕坛于黑暗,为黑暗带来光明

 

通过给NPC负面的特点,将杀死他们的理由合理化。让玩家对杀死每个NPC都抱有复杂的情感,既有惋惜,也有纯属的厌恶。

-------------------------------------------------------------------------------------------------------

3.让叛变的过度更自然

“叛变”是这一代的主题,是主角谢成长的关键。但也是众多玩家表示转折唐突,难以理解的地方。

从游戏设定上来说,促成谢伊叛变的原因来自于刺客组织的“阴暗与圣殿骑士“正义”两方面才能合理地过度,里斯本大地震的剧情尽管关键但只能作为导火线。

如图所示,《叛变》的故事基调与伏笔有着从深到浅的安排,是有足够的理由推动角色“叛变”,但由于事前铺垫与展现不足无法将这种情绪凝造给玩家。

 

最终在游戏剧情中展现的是谢伊在里斯本的任务触发大地震,造成了众多无辜的人殉难,自己成为了帮凶。由此让谢伊对信条产生动摇,并且回到达文波特家园阿基里斯对质时双方的冲突进步一升级,导致谢伊需要在自己的良知与对刺客组织的忠诚之间做出选择。大地震成为了主因而非诱发因素。更何况谢伊与阿基里斯所展现的冲突更多是语言上的误会而非理念上的分歧。

 

就里斯本大地震一章而言只能说制作组完成了任务,通过限时奔跑模式在地震中求生,让玩家感到谢伊被刺客组织“坑”了一把。但并未危及刺客本身的信条,还不足够让玩家产生脱离组织的动力。

不是因为里斯本的状况还不够惨,而是玩家对这个城市的事物还没有投入感情,即使伤亡再多也无法产生内疚感。所以改进的重点在于增加玩家对里斯本的感情投入,需要增加里斯本的章节流程,增加主线的任务。

而深层的原因需要通过任务与事件给予玩家压抑感,通俗一点说就是要表现出谢伊在刺客公司混得窝囊,付出高收入低给上司打压,给同僚排挤。更关键的是看不到希望,无法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最后是因为背了黑锅而失业了。让玩家同情谢伊的处境,然后将自己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困境映射在谢伊身上。产生出“离开反而是一种解脱”的感受,甚至是产生要报复老东家的情绪让玩家有动力去投靠圣殿骑士。

 

改进方案:

在里斯本的加入2角色,与延长维纶德里骑士的出场,分别产生了3种主要动力促成“叛变”。

就是举个例子,名称与头像大家自动忽略吧······

-------------------------------------------------------------------------------------------------------

 

 

谢伊在进入里斯本后被街上的孤儿盗去钱包,一轮追逐之后到达孤儿院遇上A通过她了解到里斯本的社会环境与圣殿骑士的行动。谢伊通过A的帮助发现教堂秘密找到圣器,同时A最后为了守护孤儿院而死在大地震当中,被谢伊挖掘出来后用遗言一语相关地询问谢伊“找到追求的事物了吗?”,既指教堂中的神器也暗喻谢伊此生所追寻的信条,最后由玩家使用袖剑为A解除痛苦送往天堂。

A存在的作用:

1.与谢伊之间的互动进一步朔造主角的性格,也以论证的方法探讨刺客与圣殿的理念异同

2.通过孤儿在街上偷窃谢伊的钱包,与A训导孤儿的行为表达无制约自由是有危害,需要有法律与权力约束

3.通过A表达孤儿院是圣殿骑士资助建立的,从一个侧面铺垫圣殿一方的“正义”行为。

4.谢伊为孤儿院完成驱赶流氓的小任务给予教堂与圣殿骑士的情报,让主角为孤儿院付出,建立感情链接。

5.在大地震发生之后,用任务方式让主角在孤儿院的废墟中进行挖掘,挖出孤儿的尸体与A进行最后的对话。将悲恸剧情推至最高峰,让玩家为自己执行的命令而后悔产生负罪感,也产生出质疑刺客信条的理由,形成脱离组织的动力。

-------------------------------------------------------------------------------------------------------

圣殿骑士得到了刺客行动的情报而派威廉来里斯本拦截刺客,在海上与城市中与谢伊多次交手,让刺客受尽苦头。

在巧合的情况下在A的孤儿院中与谢伊相遇,威廉表示由于孤儿院的特殊环境不会与谢伊动手,并且与谢伊一起为孤儿院驱赶了流氓。但警告谢伊放弃寻找神器,下次再相遇必定会将猎杀剩余的刺客。

当谢伊开启了大教堂的地下神殿时,威廉及时赶到与谢伊发生战斗,但被维纶德里在背后开枪所伤倒地后依然拖着维纶德里的腿阻碍其触碰神器。

最后维纶德里命令谢伊用袖剑杀死威廉,临死前谢伊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放弃,他答道“世间仍有值得舍身守护的真理······”

而当谢伊叛变受伤芬尼根夫妇所照料临别两人拿出儿子的衣服与武器给谢伊使用,谢伊才知道芬尼根夫妇的儿子就是被自己杀死的威廉。谢伊隐瞒了自己与威廉的事带着愧疚感离开,其后也从乔治·门罗的口中得知威廉的生平事迹了解到圣殿骑士信念。

在谢伊加入圣殿骑士后正式登门向芬尼根夫妇表明真相谢罪,也表示愿意代替威廉承担儿子的义务,将剧情推动到一个高潮阶段。夫妇原谅了谢伊,请谢伊继续投身圣殿骑士的事业完成儿子的遗愿。

 

威廉·芬尼根的作用

1.以个人的言行与殉职来表明圣殿骑士的“正义”理念

2.在孤儿院的暂时休战与谢伊一同驱赶流氓建立情感关联。

3.用自身的死亡让谢伊形成内疚,持续推动谢伊为赎罪而靠近圣殿骑士。

-------------------------------------------------------------------------------------------------------

 

安他排带领主角前往里斯本执行任务,除了言语上的不屑与挤兑,故意派遣谢伊作为诱饵引开圣殿骑士的追捕。

当谢伊从修女A中获取情报后维纶德里要求谢伊杀死A,原因是A与圣殿骑士有联系需要防止行动泄密。但被谢伊严词拒绝并指出该命令违反信条,并表示回到殖民地后会向组织请求调离的管辖让两人矛盾加剧维纶德里骑士立心要除去谢伊

在教堂当中维纶德里执意要谢伊杀死威廉,而自己无视任何劝阻拿起了神器导致了大地震,在地震过程中抛弃谢伊不顾而独自逃跑。

回到刺客总部后诬蔑谢伊暗通圣殿骑士导致任务失败,掩盖了神器的真正作用也误导了阿基里斯。当谢伊回到总部与阿基里斯对质时故意煽动双方情绪,企图陷谢伊于死地。

当谢伊在偷窃书本逃跑时,从背后开枪(游戏中原本的设定,但没有表现出来,只有在最后谢伊杀死挚友时有对白说明

 

维纶德里骑士”存在的作用:

1.本身作为刺客导师,个人极端的言行曲解“凡事皆允”映射出刺客组织为求达成目标不择手段黑暗一面。

2.用他的言行与圣殿骑士威廉作为对比,映射出谢伊的行径更接近圣殿骑士。

3.深化与谢伊之间的冲突矛盾,陷害谢伊让其有生命危险,将“叛变”合理化

4.将谢伊作为诱饵,铺垫出后续剧情中刺客们使用诱饵误导谢伊的手段。

-------------------------------------------------------------------------------------------------------

 

最终通过三个人对谢伊的互动展现出谢伊叛变的动力与拉力,让整个叛变的转接更为流畅。

-------------------------------------------------------------------------------------------------------

4.圣殿骑士的正

在原游戏中由于系统功能未有进一步开发,谢依成为圣殿骑士后的玩法内容并没有变化依旧是刺杀某人,在海上航行打劫船只,跑地图收集物品。这是最让玩家感到扫兴无奈,也是该作品最可惜的地方。未能展现出圣殿骑士的行事方式给予玩家全新的游戏体验。

毕竟已经有太多位潜入,爬墙,跑酷的刺客了。如果说玩家购买《黑旗》是因为被波澜壮阔的海上激战所吸引,那么以圣殿骑士为主题的《叛变》究竟又应该以什么吸引玩家?

 

刺客与圣殿两个组织都认为自己的理念与作为都是对人类最好的选择

刺客认为人们应该从根本上自由地思考并按自己的意志来行动。

反之,圣殿认为们还没有准备好拥有刺客所提供的那种绝对的自由。于是,人们应该被引导(或者有人说奴役)。圣殿骑士是用通过各种方式对人进行统治,让每一个人都嵌入社会分工当中成为一个零件,从而让整个社会的效益最大化。法律,宗教,科技,甚至连金苹果等神器都是为实践这一目标的工具。

有一点讽刺意味的是,在AC3中康纳有一个任务是阻止两个木匠斗殴,两个木匠都是按自己的意志而攻击对方的。康纳没有遵循他们自己的意志,反而是出于对他们的保护而阻止他们继续斗殴,从而维护了庄园的秩序应了圣殿骑士誓言“引领所有躁动的灵魂,直到走上宁静之道

 

刺客与势力雄厚的圣殿骑士相比始终处于劣势,要争取胜利必须出奇制胜,使用各种廉价而有效的手段。匿藏,渗透,潜入,刺杀这些手段与其说是刺客们所擅,倒不如说是他们处于劣势而不得不使用的方法如果讲在刺客一方的主要任务展现是“刺杀”与“推翻秩序”的话。那么在圣殿一方对应的则是“创造财富”与“维系秩序”,剿灭刺客也能算是实现目标的手段之一。而为了达成这两项目的的行径以及出于个人愿望聚敛财富之类的行径,本身不在圣殿骑士的理念当中而是个人的行为属于“侧面”。

 

而圣殿骑士的真正实力在于对社会的控制:

圣殿骑士真正所做的是建立一个系统网,将人类网罗其中。为了达成终结的目标他们需要人类社会创造出财富,同时确保社会机械正常运作需要维系秩序。而达成这两项目标又需要以权力作为依据。由此引申出圣殿骑士内部在方面的分工合作。

当然,如前文所描述的,圣殿骑士也是有欲望的人,会优先满足自身的欲望。他们除了引导人们尊徐社会秩序外,本身也会站在秩序顶端作为统治者掠夺人们产生的财富。但正如一个贪污的官员般,他必须想办法让统治的地区产出财富,然后他才有财富可以贪恋。

 

所以要展现圣殿骑士的正面,需要通过“创造财富”与“维系秩序”这两项主题创造任务与系统功能给谢伊进行体验以表达谢依叛变后不同于刺客行为,而谢伊在圣殿的角色中属于“控制武力”的范畴,专门猎杀刺客维系秩序。

改进方案:

通过提供独特玩法,让谢伊变成圣殿骑士后拥有不同的行事方式,向玩家提供不同的体验。


写于结尾:

感谢各位对我的拙见能看到结尾,我知道《叛变》并非是刺客系列中最成功或最让人铭记的。但它至少是最有特色的一代,如果说每个人心底都有一款不出名但属于自己的神作的话,《叛变》便算是我的神作吧对其的评点难免流于主观,或许游戏中的情感设计内容本身就是主观认定,而非可以通过客观的数据所验证。所提出修改建议也只是一时兴起之作,欢迎大家来交流说说你们对刺客系列的见解,或谈谈你心中的神作~~

 

QQ56264795(虫族)

微信:p12366151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