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贺杰:VR畅谈之虚拟现实是金山还是泡沫

发表于2015-11-25
评论4 2.5k浏览

专访嘉宾

贺杰:

广东虚拟现实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创立虚拟现实输入交互设备知名品牌XIMMERSE,一个对虚拟现实怀着绝对兴趣的男人,2007年开始便一直致力于对虚拟现实的研究,2014年成立自己的公司,同时参与创办了中国最大的虚拟现实社区——VRPlay。


 

主持人

赵亮:

腾讯互娱研发部GAD开发者平台高级运营经理。

 

内容:

贺杰:(笑),是采访吗?

赵亮:(同笑),对,就是一个简单的对话,回头我会请编辑整理出来。

贺杰:(笑),嗯。

赵亮:贺总,那我的第一个问题,嗯,因为我其实也是第一次进入到VR这个行业来,您肯定已经在这个行业很长时间了(贺总笑着点头),然后我一直有听到这样一个说法,说VR的春天来了(两人都笑了起来),然后,我记得其实几年前,有人说手游的春天来了,但是现在我们看手游,其实已经……

贺杰:(点头接道),已经下坡了……

赵亮:对,已经在走下坡路了,我就在想,VR的这个春天能够持续多久(贺总又笑),它是一座金山,让我们有着无限的空间去挖掘它,还是说也是一个泡沫,过几天就会破掉了,我们这些人这样跑了一圈,结果都白跑了……

贺杰:(一边点头一边接道),没错没错,这是我们最关注的一个问题。

赵亮:那我就想问,您是怎样看待这样一个问题的。

贺杰:(咳了咳),其实我研究VR已经很久了,07年到现在,因为我自己一直在想我们对未来交互的可能性,我们的理解从一维到二维,现在二维到三维,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其实VR和AR是一个必然的产物,因为人们的求知心和好奇心对世界的探索是永远不会有止尽的,我们的需求肯定是会不断的往前推进,维度的提高也自然是一个必然的方向。

我以前也是基于这样一个理解,VR和AR肯定是今后的一个发展方向,所以从07年开始我就一直在研究这个东西,之所以会是从07年开始研究这个事情,其实也是出于一种好奇,正好那时在国外有一个VR小的高潮,那个时候第一次接触VR,顿时觉得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非常的吃惊,不敢相信我们还能拥有这种技术。(贺总笑了起来)

赵亮:(同笑)所以那个时候发现这个有前途。

贺杰:(笑着点头),对,那个时候其实VR行业,做的人比较多,包括许多的巨头,在我们国家也有不少人在涉足这个行业,像当时如日中天的盛大。

其实当你进入到一个行业的时候,会有一种自我催眠的效果,当你决定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赋予这件事情很多的意义,觉得这个很厉害啊,是未来啊,那时我也很心动,不过还好并没有冲动,当我将整个行业看了一大圈之后,感觉这件事情还早,整个产业的产业链,各种各样的技术,离产品化都还有很长的一条道路要走。

所以看下来之后,我并没有决定立马要去做,而是以一个研究观望的态度先等一等,后来看了之后,觉得自己这个判断其实基本上还是正确的,因为很快这个风就过去了,在国外,那些做了很长时间VR的资深人士都十分的谨慎,国外像这样的风已经吹了很多次了,一波一波越来越High的小高潮迭起,但是这些小高潮之后却都是失望。

直到Oculus出来,Oculus的出现基本上代表了整个产品和技术的成熟,不管是从渲染啊,还是显示,面板,还是各种形态,都已经成熟了,这个时候大家再一看,才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觉得真正的时候到了。

回到刚刚说的盛大,当时盛大的陈天桥为了构筑自己的泛娱乐帝国,极力发展VR技术,在11年12年甚至豪掷了两三个亿来做这个VR基金,从国外甚至是谷歌拉了许多的博士生来做这方面的研究,但后来呢,钱还没用完就不做了。

为什么?因为这件事情在普及的过程中还是有一段距离,我们的方向还是没有找准,可能是属于VR的时代还没有到,也可能是VR的需求还不足以超越当下时代的产品所提供给我们的需求,换句话说就是你的技术的确很牛,但是并没有什么没用,用户对其并没有需求。

所以这件事情的关键到底在什么地方,我觉得还是需求,而这个需求并不是来自于我们人类自己的需求,很多意识到这个需求的人毕竟还是少数,比如现在我们觉得苹果看电视挺好的,但是我们是否还记得,以前我们用台式看电视也是觉得挺好。需求是不断的被创造出来的,最根本的需求来自于供给的需求,供给需求推动了整个行业链的发展。

这里我举个例子吧,当然里面的观点纯属我自己的理解啊,比如现在行业里面手机的面板,1K到2K再到4K,甚至还有16K出来了,GPU像什么460,760,不断的更新换代,然后CPU从二核到四核,在我们用惯了二核的死后,突然出现一个四核,我们都觉得,这手机好快,玩起来好顺畅,然而再由四核到八核的时候,大家似乎并没什么感觉了,八核到十六核,可能更没什么感觉了,还有电脑上的CPU,GPU虽然在不断的在提升,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那个感觉了,仿佛兴奋点已经不在那上面了。

再比如游戏,现在的由此层出不穷,很多的玩法和元素都已经被我们穷尽了,所有的创意都只是将以前的创意加创意再进行组合而已,已经完全激发不了大家的兴奋点,我们出现了审美疲劳了,我们需要新的需求了。

很多时候,用户的需求不是他们自己发掘出来的,而是当他们在看到一个产品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这个需求似乎很对我的胃口,于是,需求出现了,所以实际上,是先有供给需求,然后才有消费需求,创造需求的前提是创造供给,用供给需求去激发消费者的消费需求,然后消费需求的扩大,再催化新的供给需求,如此才能够长盛不衰。

说到这里,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至于VR是金山还是泡沫,应该就很清楚了,VR技术是一个时代创新,它的出现必然就会有它存在的必要,所以是不是泡沫,关键在于我们创造怎样的供给需求,随着我们技术的不断的进步,VR的体验必定会越来越完善化,人性化,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赵亮:所以从产业上来说,VR必定会是一座金山?

贺杰:对,从宏观角度来讲,VR是一个必然的方向,基于这个方向,细分到市场里面,VR的输入输出啊,内容啊,按阶段来说,不管是泡沫还是金山都会有一个过程,但是早期探索阶段,必定是泡沫多一点,但是随着技术的沉淀,经验的累积,必定会是金山多一点。

话说回来,我们这个行业的从业者还是应该摆好自己的位置,找好自己的一个发展方向,如果你掌握不好,在这个即将越来越激烈的竞争行业,在那些巨头都在争抢的兵家必争之地这样的一个背景下,你很有可能就会是一个泡沫,只有搞清楚要做什么,努力的去规划自己方向,则很有可能就是一座金山。

赵亮:对,但是实际上,不管那个产业,里面的同质化都非常的严重,就比如手机,iPhone3的时候还没有这么的流行,到了4的时候,苹果突然一下流行起来了,这时市面上的手机基本上看上去都一样了,都在模仿,只有硬件的升级,没有其他的创新,那接下来的一个问题可能与这有关,刚刚我基本了解了一下VR,VR不管是在硬件还是在软件都有一个很大的想象空间,那您觉得最后它也会走向这种同质化的方向吗?

贺杰:是这样的,我认为,同质化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VR肯定也会经历这样的一个同质化的过程,而且这行的主流就是同质化,为什么?它可能会有这么一到两个,两到三个方向,但是它整个发展的方向,生态的方向很有可能会是聚集的,因为开发者是希望在同一个平台上去做同一件事情,就像刚开始的时候,手机系统有许多,但是最终也只剩下了安卓和苹果两个系统,从硬件和软件的可能性上来说,VR在硬件上应该会有很多不同方向,但是最终应该都会集中在一两个核心平台上,它会提供很多差异化的选择,但是平台会归于统一。

赵亮:那会不会是和现在的手机市场很像,会都接入到安卓或者是都接入到苹果,但是里面应用各种各样,然后一下子出现很多这样的创业公司。

贺杰:对,软件当然会有很多,他必须依靠这样一个生态将平台的生命力绽放出来。

赵亮:但是活下来的不多。

贺杰:确实不多,但是也是有一个比例嘛,就像手游一样,它有一个曲线嘛,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消费者本来就不多,在这样一个刚开始消费市场还没有完全形成的时候,可能不是很赚钱,然后慢慢的市场成熟了,进到行业的人越来越多,市场进入到黄金期,刚开始成功率会更高,经典产品也会最多,后面随着同质化的问题,竞争越来越激烈,便开始进入到一个下滑期,不管是那个行业都会有这样的一个情况,但是生态不会死掉,最终只要你的产品好,同样会脱颖而出,所以最后其实才是真正的考验阶段,那些真正的技术才会存活下来。可能到时候AR就出现了,这就有点像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道理一样。(贺总笑)

赵亮:(同笑)贵公司的这个名字取得好像很有意思,后面这个英文单词IMMERSE就是VR的一个核心的意思,浸入式,然后在前面加了一个X,像是一个十字路口(笑),那我就想知道,这个十字路口是通向哪个方向的?

贺杰:(笑)其实在我刚开始取XIMMERSE这个名字的时候,并没有赋予它太多的意思,那时我想,到底要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好,然后想了很久,本质还是IMMERSE,但是发现这个名字很多都被注册掉了,然后我就想在前面加个什么,我比较注重未知的感觉,X代表了未知嘛,未知的沉浸感,所以最终就是XIMMERSE了。其实我们现在还并不知道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会发展到一个什么程度,它能够带来我们一种什么样的梦想实现和感官的刺激,就像我们刚开始用计算机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想到计算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形态,我们现在的理解也完全不知道在未来更高的维度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也就是未知嘛,所以XIMMERSE,我感觉很符合VR的一个定义。

赵亮:那现在这个方向定好了吗?

贺杰:我们的方向嘛,怎么说呢,就像Oculus,Oculus本来就是眼睛的意思,Oculus的方向是做看的设备,他们现在也在慢慢的做这种虚拟现实的感官再现,感官再现加上环境的识别,那就是AR,那Oculus做的是看的方向,我们主要做的就是输入的这样一个方向,也就是空间的感觉,你的触觉,其他的肢体知觉作为一个点,我们做的方向就是相当于是把行业里面的一根链条补全了。

赵亮:前几天在GDC峰会上听到您的分享,感觉你们挺不容易的,毕竟是创业团队嘛,我们时间其实并不长,也就是今年一年,然后我们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贺总笑),当天的与会者对贵公司的成绩很惊讶,就觉得这么短的时间做到这种程度已经非常厉害了,那么我觉得,作为创业者,背后肯定会有很多的汗水和泪水,尤其是像你们这样一年就创造出了这样成绩的团队,背后的辛酸肯定更多了,这个我们可一定要分享。(两人畅笑)

贺杰:我们之所以做的这么快,主要还是因为我们背后有一支很专业的团队,因为这个事情是以技术为核心的嘛,像我们的CTO戴博士,他还带了一群海归博士和一群经验很丰富的算法工程师,嵌入式工程师和硬件工程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迭代了很多很多版,真的就是在8、9月份,我们这些工程师做了很多事情,付出了非常大的艰辛的努力,基本上没怎么休息过,因为大家都抱着一个很热情的心态在做这个事情,大家还是都有一个很强的使命感吧,所以大家在里面付出了很多泪水汗水……其实没有泪水啦,都是汗水。(两人大笑)

然后我们自己在做的过程中,不喜欢做重复的事情,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无论是定位,是技术还是方案提供方面,努力加上创意,然后我们就做了很多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于是便得到了一个很好的成果,我觉得整个过程中,我们的团队之所以能够有如此高的效率,主要还是因为我们的团队非常的坚韧,在努力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无数的困难,包括那些几乎是毁灭性的问题以至于我们大半个月的努力全部白费,但是我们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失落和郁闷,立马掉头开始走另外一条路。

所以实际上,虽然我们有很多的汗水,但是我们还是挺开心的,我们带着使命感在做这件事情,我们都用了心,用心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本来就是一件令人非常愉快的事情。

赵亮:除了坚韧,我觉得更多的还有梦想在里面,因为我是佛教徒,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佛陀时代,大家都去给佛陀供养,当时有一个人,他身上只剩下了一枚硬币,这是他全家的家当,但是他觉得能够去供养佛陀,时间很开心的事情,他毫不犹豫的将那一枚硬币供养给了佛陀,然后他带着这颗欢喜的心回到了家里,到了家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钱吃饭了,但是他很开心并没有任何的后悔,于是,在他从佛陀那里走到他家的这一段路程,七里地,全部变成了黄金。那么你们这么多年的努力,回过头来,就是一座很大很大的金山了。

贺杰:其实怎样说呢,我们的目的创造价值嘛,我们从移动虚拟现实这个点切入来做这件事情,一开始我们在研究在定方向的时候,我们想的很清楚,我们不能做重复性的工作,因为再找个行业里面太多的事情还没有定义,如果我们去做一些重复性的工作,其实是在浪费我们的精力,也是在浪费我的创意,浪费我们的时间,所以我们当时就把我们的目标瞄准了移动端上面,因为这方面没有人做,最后我们的价值实现,大家都需要我们。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