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oid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

发表于2015-09-07
评论0 1k浏览

想免费获取内部独家PPT资料库?观看行业大牛直播?点击加入腾讯游戏学院游戏程序行业精英群

711501594
    • The Void虚拟现实体验馆之亲身体验—UPloadvr



    文章译自UPLOADVR,文中叙述了作者和Taylor Freeman(UploadVR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一起参观The Void虚拟现实体验馆,并亲身体验了他们的游戏。
    前面作者主要叙述了The Void虚拟现实体验馆的建筑和办公室的环境,我们在此就不加详细说明,主要把重点放在体验上。还有就是如果没看过The Void之前发布的短片,不妨细细品味一下,之前我们也介绍过The VOID虚拟现实体验馆。
    • 进入玛雅神殿

    Jensen开始让我体验,灰色的Void标志出现在屏幕上,标志消失后,我发现自己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房间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就跟标志一样…空白。


    我四处张望一会后,我的身高开始由系统校准,一个女解说员的声音传来我的头盔里。当她开始说话的时候,我身后的墙撕开了一个洞,从洞口望出去可以看见一个长满丛林植物的古老神殿建筑。她要我通过洞口进入这个地方,我照她的话做。我很谨慎,直到整个身体通过洞口才放松了下来。当我走出洞口后,白色的房间消失了,我发现我站在墙外的神殿下,跟我在房间里看到的情景一样。



    我开始行走,我本能地伸出手来触摸我旁边的墙,让我十分惊讶是,我的手竟然能触摸到这些坚固的墙。我继续摸着墙往前走,伴随着我的每一步,沉浸感越来越强烈。

    我转过拐角,发现自己在一块小空地上,在它旁边还有一张小石板凳。女解说员召唤我走过去然后坐到板凳上。我照她意思做,在我坐下来之前的第一感觉是,她也在这里。正在这时,女解说员告诉我,我需要去探索一个玛雅神殿,寻找宝藏。这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已经融入到这个场景,我的大脑完全沉浸于这个幻想的虚拟现实中,感觉很舒适,就跟在真实世界一样。



    这时,跟在我旁边的Jensen递给我一个火把(现实世界里它其实是一个改装过的PS Move控制器加上Optitrack动作捕捉标志点)“一般来说你会抓住这个墙,”他说,“但我们还没有安装它。”

    听他说完后,我站了起来,走过古殿的大门。在我面前是一条漫长的走廊,在我左边的墙上有许多裂缝和孔洞。我用火把凑过去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并没有隐藏着什么秘密。我继续沿着笔直的走廊走,或者说至少我大脑认为这是直的
    当我走到走廊的末端时,Jensen打断了我的体验。“我希望你转身,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我转过身来,他指着走廊说:“你认为你一直在一条很直的走廊上走吗?实际上它是弯曲的。”
    • 顺带说一下重定向行走



    The Void利用一种重定向行走技术,它利用感觉欺骗让你的大脑相信你是走在一条直线上,即使你实际上是走在曲线上。


    你看,大脑就是这么有趣的东西。


    你可以试试戴上眼罩,走超过10英尺的直线,我敢打赌你肯定偏向左边或者右边。原因有待了解,但主要的共识是,大脑感知能力在没有视觉的帮助下对于“直线”是会给出错误的判断。在这种情况下,头盔充当了眼罩,体验则可以利用视觉的细微差别来拟补实际空间的不足。


    Curtis Hickman是公司的首席创意官,以前是现实生活的魔术师,他设计了The Void的技术,这是在我体验过的最有效和最有说服力的使用重定向行走技术。

    “我可以让你在一直走在一条数英里的直线上,但实际上你是在原地踏步。”The Void的首席创意师Curtis Hickman说道。

    我继续前进,在走廊的尽头右转,再经过弯弯曲曲的几个小过道后,我发现已经进入一个燃烧着火焰的房间。


    当我靠近火焰的时候,女解说员这时候出现并开始谈论它,她指出这个火焰是奇怪的,即使这个地方被抛弃多年但火仍然在燃烧。片刻沉思后,她鼓励我走向它并感受它。我尝试去接触,我虚拟的双手感受到火焰的温暖,我马上缩了回去。

    “那真是太棒了!”我兴高采烈的解释这就像现实生后中双手围着保温灯取暖的那种感觉。
    我从右边走了出去,出现在我面前的是神殿的一个长满草的并且摇摇晃晃的木板站台。平台左边是一个倾泻而下的瀑布,就在我面前,我能感受到风和雾气经过我的脸。
    女解说员又回来了,她要求我把手放到站台末端的石板上。我走到石板面前,用手触碰它,我感觉手碰到冰冷的石板表面,突然石板隆隆作响,并开始慢慢沉入地面。我感觉到现实世界的石板也在下沉,就跟虚拟世界看到的一样。



    同时我感受到地板下面有一种强烈的反冲力,站台开始摇晃着慢慢上升。在那一刻的存在感很真实,在我之前尝试所有虚拟现实的生涯中第一次不得不稳住自己。我大脑的生存本当我转移到一个平衡的位置后不会让我再移动。


    我尝试过各种事情,包括在斯坦福大学人机交互实验室里尝试过著名的plank floor演示(多数人拒绝跳进坑下面的木板),我从没有感到如此合理的出现在一个场景里。

    站台上升持续了15秒后停了下来,我扑通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在我面前有一个窗台,我往窗外张望,但我不能走到窗台的边缘。
    走下站台回到神殿的石头地板上,我继续向前探索神殿,再次进入蜿蜒的走廊。过了一会,我发现自己在一个摇摇欲坠的房间里。房间的地板像是快要掉下去一样。我小心翼翼地趴在地板上的其中一个破碎口往下看,在底下很远的地方看到一个房子。再一次,我知道这里没有任何真正的危险,但我大脑仍反应让我后退一步,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这些地板上的跳跃点,就像个孩子玩热熔岩(hot lava)游戏一样。
    我走到这个的房间尽头,最终到达另一个有很高天花板的房间,这时候我身边的所有东西开始摇摇欲坠。整个神殿塌了下去!
    女解说员迅速跳进水里并把我拉出这个场景回到安全的地方。我脱下头盔,看到我已经回到开始游戏的地方。

    • Alien Capture

    对于第二个演示,我有幸在Void里体验这个团队合作游戏。James让我先搭建好游戏环境安装应用程序,在我旁边的Taylor已经加载好游戏换上游戏装甲设备


    解决了一些小的技术困难(这毕竟还是开发阶段)之后,游戏已经安装完毕。然后出现在我眼前的是Taylor的战士造型,战士造型还是早期的版本,其实这个战士造型是最近才新增的,但是与Void之前发布的预告片里的战士造型很相似。是一个穿上了发光盔甲的星际战士,Taylor是红色光的,而我的是蓝色光的。

    Jensen把体感枪交给我们,体感枪其实是改装过的Delta Six枪型手柄加上Optitrack动作捕捉标志点(启动这个追踪显示程序对剩余的游戏设置有一点影响,但大多数情况正常的)。
    进入游戏之后一个女解说员出现,讲述完我们的使命之后,大门入口也随之打开。我们需要找到冰冻封存的外星人,将外星人解封,击倒它并且带它回到基地,这就是星际战士的所有工作。

    Taylor首先进入,我紧随其后。在这个时候团队需要制定与队友互动的操作指南。当我尝试紧跟着队友操作的时候却两次撞上了Taylor,但是这个操作指南也不算太差。


    随着我们的深入,一大群外星蜘蛛爬上来了,我们马上向它们开火。我不是蜘蛛侠粉丝,所以咆哮着摧毁它们。



    外星人蜘蛛的绿色内脏飞溅到墙上,有些还溅到我的头盔上。

    当我们往左边走的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两条分岔路,一边是笔直的走廊通道,一边是露天站台。我们按James的意思走进通向露天站台大门。霎时间很多眼里发白光的球状机器人无人机出现在天空上,他们没有对我们开火但是可以确定它们要向着我们撞过来。我惊讶的发现很容易瞄准目标,甚至是坐着也很容易(我之前试过很多次,在VR里的射击者来说,这是最容易的一个方式——full Rambo)。
    扫清了露天站台的无人机之后,我们回到刚刚看到的分岔路口,走向走廊那边。这时Taylor很兴奋。在James的带领下,我们与走廊的异型展开正面对抗。
    “继续互相射击”James笑着说,“在这个演示里,你不可以杀死对方,但是你可以知道在Void里玩第一人称的多人合作游戏对战是什么感觉。”
    我们一边前进一边向对方疯狂扫射。向右转弯,解锁一组密门之后,我们进入到冷冻室,女解说员再次出现,告诉我们要把外星人从冷冻室里解封出来,然后击昏它,并且把它带回到基地上。我向着冰封的外星人走前,感觉得到冰上透出的寒气,然后我把冰射垮了,外星人也随之解封了。
    当外星人上蹿下跳试图逃走的时候,我们的枪都对着外星人扫射。最后给它致命一击,外星人马上跌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我走过去用枪拍了拍外星人确认它是否还能反抗。当抬起它带回基地的时候,它就像布娃娃一样轻巧。
    然后,在冷冻室突然打开了一扇门,当我们走进那扇门的时候,女解说员又出现了,大赞我们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最后我们回到白色的房间卸下游戏装备,并再一次回到我们游戏最开始的地方。

    离开前我们有机会看一下the Void团队目前正打造的一个项目,虚幻竞技场4(Unreal Tournament 4)的一个港口,这款游戏为特定的媒介重新做了调整。你能够以每小时70英里的速度绕着the Void跑,也许有人会因此受伤或感到不舒服,但这看起来很有前途。


    华丽的界面转化的很好,物理空间的性质真的很适合去做一个有趣的第一人称射击,把激光抢射击追求带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最后总体概括一下the Void,我过去一年里尝试过很多令人惊讶的事。The Void是迄今为止最让我完全沉浸的一个体验。我的大脑完全被吸引了,有时候尽管我能够意识到这是一个虚拟环境,但本能却能忽视了我的意识。这是如此的接近The Void的概念“真实存在”。
    Mel Slater博士在他的论文中论述了“存在”的几个层次,幻觉和可信度可以在沉浸式虚拟环境导致现实行为(2009)。根据Slater所述,在虚拟现实里沉浸感分两个层次,第一个是意义上的“存在”,你感觉自己是在一个虚拟的世界。我们尝试过一些最好的虚拟现实的体验,这个意义上接管了你的真实世界。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存在”的层次在the Void里实现了,这是Slater调用合理性错觉或者通俗称为“真实存在”。这里使用现实增强虚拟现实,所以,当你在虚拟环境中的电梯开始上升,其实在现实中,它是真的在上升。
    虽然现在谈论The Void还为时尚早,但The Void已经创造了令人难忘的身临其境的精彩时刻。

原文链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社区发表内容存在侵权行为,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侵权投诉指引

游戏学院公众号二维码
腾讯游戏学院
微信公众号

提供更专业的游戏知识学习平台